轟轟!

石龍秘境外,那座搬龍陣在此時終於是運轉起來,只見得有無數道光線垂落而下,宛如是道道鎖鏈般,直接與那些自石龍龐大身軀上升起的搬龍釘光線盡數的連接在一起。

那一刻,有一股浩瀚力量的涌動。

整座空間仿佛都是在此時劇烈的震顫起來,再然後,諸聖便是眼中帶着喜意的見到,那座石龍在這種牽引之下,開始漸漸的升起,並且在對着諸天搬龍陣靠近過來。

“搬龍陣啟動了!”

諸聖面露喜色,只要待得那座石龍開始接近,他們這些聖者就能夠出手將其收走。

“不要鬆懈!”不過在他們歡喜間,金羅古尊低沉的聲音卻是響起。

諸聖心頭一凜,目光投往了這座空間的另外一側,那邊是聖族大軍所在,雖說此次的爭奪是諸聖更勝一籌,但那聖族的聖者,必然不會心甘情願。

所以,他們一定會找機會出手的。

至於此前所定下的規矩...諸聖經歷了太多,自然不可能天真的以為憑此就能夠對聖族造成一絲一毫的限制。

在金羅古尊的提醒下,諸聖心念一動下,有偉力直接是覆蓋了這片空間的所有角落,同時一股股恐怖力量在悄然的凝聚,準備應對着任何的突髮狀況。

龐大的石龍不斷的接近搬龍陣的方向,而立於其上的周元等諸多諸天強者,也是面色漸漸的變得凝重起來,一些目光不斷的投向聖族所在的方向。

整個空間在此時都是顯得格外的安靜。

但那種緊繃壓抑的氣氛,幾乎是讓得人喘不過氣來。

而就當這種緊張的氣氛持續到石龍進入到搬龍陣萬里範圍時,安靜陡然被打破,只見得那屹立於這座空間中央的巨大源氣屏障直接是在這一霎那,被一股如莽荒般古老強悍的偉力瞬間震碎開來。

源氣屏障爆碎的那一刻,有一道道聖者偉力直接是貫穿了虛空,以一種毀滅之勢,狠狠的對着搬龍陣轟擊而來。

那每一道力量,都是讓得位於石龍之上的諸天強者頭皮發麻,心神戰慄,而別說他們,就算是此時的周元,都是面色凜然,他明白,即便此次他實力暴漲到一個極為驚人的地步,但這與真正的聖者之力比起來,依舊還是有着難以逾越的差距。

“妄想!”

不過諸天聖者同樣有所準備,當那橫隔空間的源氣屏障破碎的同一刻,便是有響徹星空的浩瀚之音響起,緊接着,虛空扭曲,形成了道道空間漩渦,一道道偉力自其中橫掃而出,將那些聖族聖者攻擊盡數的攔截。

聖者偉力的碰撞,倒是並沒有什麼驚天動靜的巨聲,因為當兩股力量對沖時,一切都是在悄然間湮滅,不論是空間,還是天地源氣...

在周元他們的眼中,只能夠見到一個個巨大的黑洞不斷的在無盡虛空中成形,宛如惡魔之嘴,散髮着令人心悸的幽深之意,然後漸漸的散去。

金羅古尊面沉如水的望着這由聖族聖者發動的浩大攻勢,淡淡的道:“太彌,你還真是沒讓人失望呢。”

“金羅,你應該明白,在這個世界上,我聖族所作所為,一切皆為真理。”

虛空中,有一道淡漠聲音傳來,迴蕩整個空間:“不要將弱者的想法,強加於吾族。”

“既然我們是弱者,那為何你聖族沒能搶去石龍?”金羅古尊語帶嘲弄。

“那不過是小兒嬉鬧而已,當不得真,金羅,能不能從本座眼皮底下將石龍搬走,就得看你有多少能耐了。”伴隨着太彌古聖聲音的落下,虛空突然撕裂開來,一道古老的圖捲飛出,冉冉展開,一座神聖巍峨的聖山顯露,散髮出了讓諸聖都是有些驚懼的威壓。

三蓮聖寶,聖山圖!

這太彌古聖顯然也沒打算試探,一齣手,便是將這最強之寶祭出。

聖山於虛空間投影而出,似是無窮之大,無窮之高,然後帶着神聖不可侵犯的力量,對着諸聖鎮壓。

不過金羅古尊也是在此時出手了,只見有源氣光流自其天靈蓋衝天而起,化為源氣慶雲,慶雲之中,有一座金鐘散髮璀璨金光,猶如可照耀諸天。

三蓮聖寶,混沌金鐘!

金鐘迎上,綻放出金色光環,將那聖山投影所抵禦。

兩名處於三蓮境的存在,再手持三蓮聖寶,這等交鋒可謂是整個世界之巔,那所散髮的衝擊波,直接是令得這座石龍秘境開始震顫起來,若非此處有着祖龍意志侵染,恐怕早就被徹底的磨滅。

“太彌,如今先機在我諸天之手,憑你,恐怕還搶不走石龍!”金羅古尊緩緩的道。

兩人實力不分高低,如今搬龍陣率先啟動,對方也不可能越過他去毀掉搬龍陣。

虛空中,有一道腳踏光蓮的人影浮現出來,正是那太彌古聖,他目光俯視着金羅古尊,淡淡的道:“金羅,本座一人不行,那再加一位古聖呢?”

金羅古尊聞言,瞳孔頓時微微一縮,道:“你們七古聖,常年有四人鎮守聖山,不敢離開半步,其餘兩位古聖,我歸墟神殿另外兩位古尊也時刻鎖定...”

太彌古聖淡笑道:“以往吾神重傷沉睡,需要四位古聖為其獲取力量源泉恢復,但這些年吾神漸漸蘇醒,自然是不再需要那麼多人手,所以騰出手來一位對付你,並不算太難。”

而就在他聲音落下的那一瞬,那混沌虛空中,似有震天動地的步伐聲響起,緊接着,混沌仿佛是被劈斬而開,而周元等人則是驚駭的見到,混沌虛空深處,有一道巨人踏空而來,他手持巨斧,那股凶蠻之氣,滔天席卷。

諸天聖者面色大變,有失聲響起:“那是...天斬古聖?!”

當那持斧巨人踏出混沌虛空的同一時刻,位於某處虛空的歸墟神殿深處。

兩道古老身影睜開了眼目,那精光暴射間,似是穿透諸天。

他們同樣是窺見了那現身的巨人古聖,當即就欲出手,但他們還未曾有什麼動作,便是察覺到了兩道古老偉力從遙遠虛空中投來,直接將他們鎖定。

“帝龍,赤姬...”

“還是不要有所妄動為好。”

瀰漫著漠然的聲音,猶如是穿透了遙遠的距離,最後落入了歸墟神殿深處那兩道身影的耳中。

歸墟神殿深處,那兩道身影眼神凌厲,對視一眼,卻是並未理會對方之言,反而是霎那間爆發出驚天偉力,直接是破碎虛空而去。

“哼。”

虛空深處,兩名聖族古聖冷哼出聲,空間層層涌動,最後偉力席卷,星河震顫,將那兩名諸天古尊之力,盡數攔截。

混沌虛空深處,無人知曉間,已是有滔天殺伐之氣爆發。

...

而當歸墟神殿的兩位古尊被攔截時,那石龍秘境空間中,手持巨斧的巨影帶着無邊凶蠻之氣降臨,其中蘊含著滾滾煞氣的雙瞳,直接鎖定了金羅古尊。

手中沾染着斑斑血跡的巨斧揮起,悍然斬下。

同時有驚雷之聲,響徹諸天。

“金羅古尊,今日這裡,便是你隕落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