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金龍爪在徐徐的消散,地面上的巨坑卻依舊是顯得極為的刺目,整個龍首戰場一片安靜,所有人震驚的看着這一幕,心中情緒翻江倒海。

誰都沒想到,周元竟然真的下手斬殺了徐北衍...

那可是一位頂尖的法域第三境啊,而且其身後,還有着三位聖者師尊!

如此背景,都未能留得住其性命?!

一道道目光,極為複雜的望着周元的身影,那眼神中,頗有些敬佩。

今日之事,歸根究底,還是那徐北衍先起了陰毒心思,而周元能夠為了他的一些隊員的性命,當著諸聖的面,一怒斬殺徐北衍,這等魄力與心性,讓得他們打心底的敬重。

畢竟不論是從那些折損的隊員身份以及實力來說,都與徐北衍天差地別,如果說在這兩者間要做取捨,恐怕不乏會有人選擇徐北衍。

交好一個如此背景的天驕,顯然要比幫一些死人報仇會更加利益最大化。

雖說眾人也明白,周元執意下殺手,更多的或許是因為那徐北衍主要是在暗算他,但不管如何,這並不能否認周元的那一腔熱血與潑天膽氣。

這個年輕人,胸中那口意氣,足以捅穿天穹。

或許,這也是為何他能夠時刻保持着勇猛精進的原因之一吧...

而當周元在抹殺掉徐北衍的那一瞬,石龍秘境外的諸聖,也是處於了短暫的失神。

想來連他們都沒見到如此膽大之人。

明明金羅古尊都已經說話了...結果那周元,還是趁機斬殺了徐北衍。

轟!

而在他們失神間,一股浩然偉力陡然暴動,直接是引得星空震顫,諸聖目光看去,便是見到綠柳面色鐵青,眼中猶如是有着火焰噴出來一般。

“好膽!好膽!”

綠柳氣得渾身都在發抖,滔天氣勢涌動,他的目光穿透虛空鎖定了周元的身影,眼中怒火似是要將後者焚滅一般。

“綠柳,你想要做什麼?”一道低沉之聲響起,只見得蒼淵目光銳利的鎖定綠柳,雙肩處,聖光凝聚,化為兩朵徐徐旋轉的聖蓮,其中仿佛是蘊含著兩方天地世界。

“做什麼?!”綠柳咆哮道:“蒼淵,你看不見嗎?!他竟敢當著我的面,將我那徒兒斬殺?!”

蒼淵眼神沉了下來,道:“之前你那弟子當著我的面暗算周元時,你在乾什麼?”

綠柳氣勢一滯,咬着牙道:“可周元不是沒死嗎?!但現在,徐北衍是真的被他連肉身神魂都給抹殺了!”

“沒死,那是因為周元命大,徐北衍現在死了,只能說明他命賤,活該有此劫。”蒼淵冷聲道,看得出來,他心中也是有着怒火在升騰,畢竟若非周元命硬,這一次還真是會被那徐北衍給害死。

“你!”

綠柳怒極:“就算徐北衍有罪,那也該由歸墟神殿論罪處置,他一個小小法域,哪來的膽子越俎代庖?而且先前分明金羅古尊都已下了令,他卻枉顧聖令,執意下殺手,這等跋扈,是不將歸墟神殿放在眼中嗎?!”

“綠柳老鬼,你這心思這麼多年了,還是這麼陰狠。”

蒼淵淡淡道:“徐北衍暗算周元,不僅害他被重創,而且也讓得他那些被庇護的隊員慘死於其面前,他有一腔熱血,這些年來,周元為了諸天有多少征戰,想必所有人都心知肚明,所以所謂跋扈,不過是你這老鬼一廂情願而已。”

諸聖暗嘆,其實今日的事情本可以事後懲處的,但誰都沒想到周元如此的剛烈,不過對於周元的貢獻,在場聖者的確是心知肚明,自然不會真被綠柳一句言語所引動。

諸聖微微沉吟,那目光就都是看向金羅古尊,今日事情做什麼結論,還是得看這位地位最高的古尊。

金羅古尊面沉如水,讓人看不出他的心中所想,他同樣是在凝視着石龍秘境內的那道年輕身影,好半晌後,方纔緩緩道:“徐北衍暗算周元在前,有此結局,當是咎由自取,而周元違令擅自斬殺,也有責任,此次石龍秘境最後的賞賜,盡數剝奪。”

此言一齣,便是給事情定了性。

諸聖目光閃爍,皆是點頭,唯有綠柳面色陰沉,這種懲罰對於周元來說簡直就是毫無力度,而且這小子在石龍秘境中已是偷偷煉化了不少的祖龍魂髓,眼下連法域境都已踏入,他還需要什麼賞賜?

所以這種剝奪,毫無意義!

“古尊,這個懲罰不公平!”綠柳咬着牙道。

金羅古尊盯着綠柳的眼神中,帶着一股令人心悸的冷冽之意,道:“綠柳,不要再胡攪蠻纏了,此前只有我與蒼淵察覺到了徐北衍的暗算,但當時我們都沒有說什麼,因為我們感知到了周元並沒有真正失去所有生機。”

“老夫也在這裡與你說句最直白的話,如果周元真的死在了這裡,我會親自抹殺掉徐北衍,甚至...包括你。”

綠柳渾身泛起了一股寒意,他怔怔的看着金羅古尊,這位古尊在諸天中資歷最老,引得諸聖敬重,而往日他所顯露的也是諸多平和,這是綠柳第一次見到這位古尊顯露出如此駭人的眼神。

其他的聖者皆是默然不語,他們這般身份,自然是都明白金羅古尊言語間的深意。

一個周元,或許在諸聖的眼中的確不算太重,甚至就算是加上蒼淵,也撼動不了歸墟神殿,可是...周元身後,不止有蒼淵。

還有那位第三序列之神!

那是歸墟神殿佈局萬千載的希望。

雖然他們這些聖者也對那位與周元間的情感感到有些不可思議,但事實就是如此,那位神女與周元間,的確是有着極為深厚的感情,如果周元真的死在了這裡,他們無法想象那一位會做些什麼。

那一位在這些年中,都只是做着隨意的事情,似是顯得人畜無害,可唯有他們這些聖者方纔明白,所謂的第三序列之神是何等的恐怖。

所以,周元真在這裡因為徐北衍的暗算而殞命,那麼金羅古尊會毫不猶豫的斬殺徐北衍,甚至綠柳,他必須要用這師徒的命,來填補那一位的滔天暴怒。

“綠柳,你應該慶幸周元沒有真的死在徐北衍手中。”

“而徐北衍會有這個結果,你這個師尊有很大的責任,他不明白那一位的恐怖與重要,難道你會不知道?或者說,聖者的傲慢,讓你忽視了一切?你是想要我諸天希望,毀在你們手中?!”

金羅古尊低沉的聲音在綠柳的耳邊響起,宛如怒雷般,讓得後者的身影都是有些踉蹌後退了兩步,面色漸漸蒼白。

這一刻,綠柳感受到了什麼叫做如遭雷擊。

這些年來,他與徐北衍另外的兩位師尊形成了小陣營,這令得他們在歸墟神殿內都是有着一席之地,所以面對着雙蓮境的蒼淵,他怡然不懼,然而他沒想到的是,這種足以傲視諸天的聯合,在面對着一個他此前根本就不看在眼中的周元時,居然完全的失了效...

此時,綠柳明白了一種從未有過的感覺,那是...自取其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