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太軒的肉身消失,留下一顆聖瞳孤零零的懸空時,這不論是聖族還是諸天強者,面色都是出現了劇變。

聖族那邊的反應最大,因為他們最清楚太軒此舉代表着什麼,那是他獻祭了肉身,神魂,將自身的聖瞳推動到了極致,這是一種捨命之術!

顯然,眼下的局面,已是將太軒逼到了絕境,他若是不採取這種極端手段,恐怕今日這場鬥法,或許輸的就會是他。

到時候不僅他自身性命難保,而且還會影響聖族的大局,那般結果,聖族諸聖不會輕易的放過他,所以與其如此,還不如絕境一搏。

雖說太軒付出了肉身,神魂,但依舊會有一縷印記在那聖瞳內,如果最終他能夠抹殺掉周元,到時候由族內的古聖出手,還是有一線生機讓他復生。

所以他們對於太軒會如此選擇,倒也不算是太過的意外。

只是他們投向周元的目光中,依舊是難免有些複雜,其中那種猶如看待下族般的輕蔑目光倒是消散許多,後者展現出來的實力,不論他們是何等的高傲,都不得不將其承認。

畢竟,連他們聖族最強的法域,都被周元逼到了這種絕境。

“不過,也就要到此為止了...”

聖族那些頂尖強者面色沉凝,身為聖族之人,他們最清楚當聖瞳進化到九星聖瞳是何等的可怕,即便太軒這是以外力強行進化,但放眼聖族內,九星聖瞳,那是聖者的專屬。

以聖者之力,足以橫掃一切。

虛空上的周元此時也是面色變得極為的凝重,他盯着那一顆九星聖瞳的視線中充滿着忌憚,其中所散髮出來的那種若有若無的危險波動,讓得他感覺到了死亡的氣息。

這太軒的確不愧是聖族最強法域...這些手段,簡直是層出不窮,讓人不敢有絲毫的放鬆。

孤零零還帶着血絲的九星聖瞳之內的瞳孔轉動,直接鎖定了周元,其中似是有着一種譏嘲的眼神出現。

隱約的,似有一種如死神般的低喃聲傳出:“周元,你死定了。”

血紅的氣息開始自九星聖瞳內升騰而起,而那一顆聖瞳則是在此時開始漸漸的變得黯淡。

周元望着那升騰而起的莫名血紅氣息,卻是從中感覺到了無邊的危險,於是他毫不猶豫的催動源氣,直接施展出道道源術,形成洪流攻勢,鋪天蓋地的轟向了那團血紅氣息。

噗嗤!

然而如此規模的攻勢落進那血紅氣息內,卻是沒有引起半點的波瀾,猶如是石子投入到了無底黑洞一般。

周元面色愈發的肅穆,他感覺到了不妙。

那血紅氣息,讓他的神魂都是在微微的震顫,那是一種大難臨頭的預感。

“這東西,究竟是什麼?!”周元眼神驚疑不定。

血紅氣息越來越濃烈,最後漸漸的在那九星聖瞳上方形成了一道淡不可見的巨大影子。

那道影子模糊不清,只是當其出現時,有一股至高無上般的威壓在若有若無的散髮,模糊的面孔上,仿佛是有一對如神祇般漠然無情的目光,在註視着這個世間。

而當這道散髮着至高威壓的虛影出現時,石龍秘境外,諸天這邊的眾多聖者齊齊變色,就連金羅古尊,面色都是猛的沉了下來。

“那是...聖神之影?!”有聖者言語低沉的說道。

金羅古尊面沉如水,道:“的確是聖神之影,不過一枚依靠外力強行晉升的九星聖瞳,不可能召喚得出聖神之影,這之中必然是有聖族的古聖提前做了手腳。”

“當真是無恥!”有聖者憤怒出聲,這隻是聖者之下的爭鬥,可這聖族不僅使了諸多陰招,眼下竟然連聖神之影都給搗鼓了出來,簡直就是徹底不要臉皮了。

雖說那道聖神之影不過只是一縷微不足道的投影,但不論如何,那都是具備了真正聖者的力量,或許他們這些人能夠化解,可對於現在的周元來說,卻是絕對不可能。

畢竟周元再強,也只是法域,而法域,不可能抗衡聖者之力。

那種差距,遠比法域與源嬰之間更為的宏大。

“怎麼辦?”有聖者看向金羅古尊,聖族已經做到了這一步,可謂是不擇手段,若是他們不採取手段的話,恐怕那聖神之影會直接抹殺掉周元。

“做好準備吧。”金羅古尊微微沉默,然後平靜的說道。

其餘諸聖點頭,眼中有肅殺之氣升起。

諸聖的眼力能夠辨認出那道神秘之影,可石龍秘境內的諸多法域境卻是做不到,不過這並不妨礙他們感受到那道神秘之影的恐怖,那種隱隱散髮的力量,讓得他們神魂都在顫慄。

此前因為周元占據上風的那種興奮激動瞬間被潑滅...

“這完全是在作弊。”有人咬牙切齒的道。

所有人都是苦笑,他們懂那種憋屈感,但眼下是一場戰爭,並非是什麼公平決鬥,這裡只有勝與敗,生與死。

他們所有人的目光,都是投向了那道立於虛空上的年輕身影,雖然他們都明白,將所有的壓力都放在周元的身上太過的沉重,可那畢竟是他們最後的一絲希望。

在那無數道目光的註視中,周元也是眉頭緊皺的望着那道模糊的神秘之影,那種力量,即便是現在的他,也不可能抗衡。

因為這是兩種不同層次的力量。

不過...若是在其他的地方遭遇到這種程度的攻擊,恐怕是真的沒有半分的希望,但在這裡,卻並非是完全的絕望...

“作弊的話,我可不怕你。”周元盯着那已經黯淡無光的九星聖瞳,喃喃自語。

“論起底牌,我恐怕要比你更勝一籌。”

周元伸出手指,指尖閃爍着璀璨熒光,那是體內源氣與神魂的力量盡數結合了起來,然後他指尖飛掠,宛如龍飛鳳舞般,於虛空間留下了一道道極為古老的痕跡。

那仿佛是形成了一道古老連聖者都會動容的神秘紋路。

而伴隨着指尖一筆一筆的落下,周元渾身浩瀚磅礴的源氣在以驚人的速度消散,甚至眉心神魂都是開始變得黯淡。

不過如今實力終歸是非同以往,伴隨着周元最後一筆艱難的落下,那古老紋路徹底成形。

轟!

而此時,那聖神之影漠然無情的目光已是投來,然後那巨掌輕輕拍下。

巨掌落下,一切歸於湮滅。

不論有形還是無形,皆是在其一掌下,盡數的虛無。

面對着那種毀滅之掌,周元無動於衷,他面前的古老紋路漸漸淡化,猶如是融入了這方天地。

在那無數道驚駭欲絕的目光中,他抬起頭,望着那拍下的聖神之掌,昂然道:“聖神之影又如何?別忘了這裡是何處,這是祖龍之地,輪得到你一道殘影撒野嗎?!”

轟隆!

而就在周元聲音落下的那一瞬,所有人都是感覺到,整座石龍秘境在此時劇烈的震動起來。

位於秘境之外的諸聖,也是瞳孔微縮的見到,那巨大的石龍,竟然是在此時睜開了龍目,而後龍首轉動,龍嘴張開,猶如可吞天噬地。

吼!

原始而古老的龍吟聲猶如是穿透時空般的響起,一股真正凌駕於所有存在的至高力量,在這霎那,猛然自龍嘴中噴出!

直指那道聖神之影!

諸聖倒吸一口涼氣,那是一道...祖龍意志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