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那一枚古老碎片穿過太軒胸膛時,天地間沸騰而狂暴的源氣浪潮突兀的凝滯了下來。

太軒的神情同樣是有些凝固,片刻後,他方纔有些艱難的低頭,只見得胸膛處出現了一個小小的傷口,這種傷口看上去並不起眼,以他肉身的恢復速度,幾乎是眨眼間就能夠修複。

但真實情況卻並非如此。

因為太軒能夠感覺到這一刻,有一股古老而強橫的力量在體內瀰漫開來,那股力量所過處,體內的一切都是在漸漸的化為無形,猶如是被生生的抹去。

那股古老力量,無比的霸道!

這一次,太軒心中涌起了一抹恐慌,周元那道攻勢的確是極為的強大,但在他的預估中,就算自身真的被擊中,他也只是重傷而已,可他沒想到,那攻勢中竟然還蘊含著一道古怪的碎片,那碎片的殺傷力遠比他想的更為恐怖。

太軒如枯骨般的身影踉踉蹌蹌,他捂住胸前的傷口,眼中滿是驚駭與難以置信的望向周元:“那是什麼?!”

周元伸出手掌,有一枚古老碎片自虛空中傳出,懸浮掌上。

那枚碎片不知是何種材質,其上佈滿着古老原始的紋路,仿佛天地初開時所化。

這枚碎片,來自於蒼玄聖印!

此前四道聖紋所形成的光球最內部,便是藏着此物,以往的周元無法將其催動,但隨着此次的突破,他在四道聖紋的掌控力度上再度上升了一個臺階,這才能夠借助四聖紋的力量,將這蒼玄聖印的碎片催動,給予了太軒致命的一擊。

聖印碎片極為的特殊,其中蘊含著蒼玄天的天域之力,如今太軒身軀被其洞穿,以其力量,必然會被那天域之力迅速的侵蝕。

只能說這家伙還是小覷了周元的攻擊,他恐怕從未想到過,周元的手中竟然還隱藏着此等大殺器。

“看來你沒機會用我來成全你的登聖之路了。”周元淡淡的道。

太軒身軀顫抖,隱隱有着裂紋自皮膚上面浮現出來,腳下的血海在此時開始迅速的枯竭,那本在與九爪聖龍激戰的不滅血魔,也是發出了痛苦的咆哮聲,龐大的身軀陡然破碎開來,化為滿地的血腥之氣。

而觀戰的兩邊大軍中,也皆是在此時目瞪口獃的望着這一幕。

誰都沒想到轉折出現得如此突然...

先前明明是太軒施展出血獄九印取得絕對的上風,按照聖族這邊的強者所想,此時的周元,應該是被鎮壓進了無間血獄中,飽受萬千折磨才對,可誰能想到,率先崩潰的,竟然會是他們寄以厚望的太軒!

“怎麼可能!”

無數聖族強者面色劇變的低吼出聲,眼中滿是驚恐以及憤怒。

特別是那些法域第三境的頂尖強者,他們面色簡直跟鍋底一般,他們一方面憤怒於太軒的失手,一方面又驚駭於那周元的實力,他們無法想象,怎麼會有人能夠在聖者境之下,打敗這個狀態的太軒!

太軒敗了?

這完全是不可思議的事情!

可不論如何的震撼,事實就在眼前,太軒逐漸崩潰的身軀以及法域,都在說明着他受到了極為致命的重創。

而諸天這邊,卻並沒有什麼歡呼聲,反而是一片安靜,因為所有人都被眼前的結果震撼到難以言喻,他們的目光有些獃滯的望着虛空上那道年輕身影,畢竟此前就算是周元實力暴漲的再度現身,他們也並沒有人真的認為他能夠打敗太軒。

他們最大的奢想,便是希望周元能夠抗衡一下太軒,最起碼可以讓得他不能如此前那般肆無忌憚。

可誰能想到,周元最後不僅是打敗了太軒,而且還將後者徹底重創,眼下這模樣,說不得那太軒就要身死道消了...

這是讓人何等震撼的結局?!

諸多法域第三境的強者面面相覷,然後皆是從對方的眼中看出了驚駭以及漸漸升騰而起的敬畏,此前他們面對周元,還只是將其當做小輩,後輩,可現在,他們已是明白,這個這些年在諸天中不斷創造奇跡的青年,已是開始徹底的超越他們。

此人,未來必然成聖!

面對着這等人物,給予敬畏並不丟人。

郗菁此時的眼神也是極為的欣慰,她猶自還記得,多年前初次見到出現於天淵域的周元時,那時候的後者,不過只是神府境的實力,他在她的眼中,真是一個初出茅廬的青澀小子,然而誰能想到,曾經的毛頭小子,現在已然踏足這一步。

在場中,唯有那徐北衍身軀發出細微的顫抖,他眼神深處,隱藏着嫉妒以及不甘,還有一分恐懼。

周元展現出來的實力,連他都受到了驚嚇。

連太軒那種怪物都被其打敗,這說明他與周元間的差距已經是難以衡量。

此前他暗算了周元,也不知道這家伙究竟有沒有察覺到...

徐北衍目光閃爍,他已是決定,待得此處爭鬥結束,他必須立即離開,不管周元有沒有察覺到他此前的暗算,他都必須躲到三位師尊的庇護中,而此次之後,他就要下決心閉關,如今天變在即,他若是能夠請求三位師尊為他搞來一點祖龍魂髓,說不得也是有着衝擊聖者的機會。

一旦等到他踏入聖者,那時候自然就不用再擔心周元的報複,而且未來之事,誰又說得清楚,這周元壞了聖族不知道多少好事,風頭太盛,指不定哪天就被盯上,真正的被抹滅,而那時,他才是笑到最後的人。

心中掠過這些想法,徐北衍的驚慌也是漸漸的壓制下來,目光幽深的盯着遠處周元的身影。

對於那諸多投來的敬畏,憤怒目光,周元倒是並未理會,他只是盯着肉身與法域都是在此時漸漸崩裂的太軒,緩緩道:“此時你若是退出石龍秘境,由你聖族聖者出手,可能還救得了你。”

他倒不是什麼慈悲心腸,只是他也明白,雖然此時太軒被重創,但到了這種層次,任何的搏命反撲都是極為的可怕。

只要將這太軒逼走,石龍秘境就會落入他們諸天之手,此次的任務,就算是徹底的圓滿了。

太軒感應着自身體內的情況,他那如枯骨般的臉龐上,突然露出一抹讓人不安的笑意:“周元,你的感知真是相當可怕呢。”

他望着周元,嘆了一聲:“真沒想到,我太軒竟然也會有這一天...或許此前迦圖被你打敗時,應該也是這般心境吧。”

“你是諸天的希望,我感覺,未來的你,會給聖族帶來極大的麻煩。”

旋即,他一字一頓的道:“所以,周元,你必須死在這裡。”

當他聲音落下的時候,所有人都是見到,太軒的身軀開始漸漸的崩解,虛化...一寸寸的自腳掌往上蔓延,最後沒過了全身。

數息後,太軒的身體徹徹底底的消失了,猶如是被抹除於這個世間。

但周元的面色卻是在此時猛然變化起來,因為當太軒的肉身消失時,一顆聖瞳,卻是靜靜的懸浮於他消失的地方,聖瞳流轉着詭異之光,猶如太軒消失的肉身,盡數的化為了養料投入了其中。

而讓得周元面色陡然陰沉下來的是,那原本的八星聖瞳內,一點星光凝聚,漸漸的...化為了第九顆星辰。

那是,九星聖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