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涌浩瀚的血海中,一道裂痕從中撕裂而開,紫金之光跳躍,令得那血海始終難以恢復,血海劇烈的翻涌,猶如是在承受着巨大的痛苦一般。

那一口紫金龍息,顯然是對血海造成了極大的創傷。

漫天無數道目光驚愕,那口龍息的威力,同樣是超出了他們的想象。

太軒立於血海之上,此時他那素來都漫不經心的臉龐,卻是陡然間變得陰沉下來,他望着血海中的刺目裂痕,有一股令人戰慄的氣勢自其體內緩緩的散髮出來。

不僅其他人沒想到,連他自身都沒料到周元的力量如此的強橫。

“沒想到這下五天中,竟然也有人能夠在法域境達到我這種層次。”太軒緩緩道,那聲音之中,瀰漫著不加掩飾的滔天殺意。

周元搖搖頭,道:“我們可不一樣。”

“你不過只是借助了聖族其他頂尖強者的血氣,才能夠暫時的達到這一步,但我卻是憑藉自身的力量...”

他的嘴角划起一抹戲謔與譏嘲:“所以,你憑什麼跟我比?”

諸天與聖族兩邊都是嘩然出聲,周元這道言語,當真是狂得沒邊了,要知道他面前的,可是聖族法域中的最強者,此前憑藉一人之力將諸天眾多法域第三境追殺得狼狽不堪的超級凶人,然而眼下,周元卻是說後者根本沒資格跟他比?

不過雖說嘩然沸騰,但卻並沒有任何人覺得周元如同瘋子,即便是那些聖族強者,雖說面色冰冷不愉,但那眉宇間的凝重卻是掩飾不住。

畢竟先前周元那一口紫金龍息已經表明瞭他的力量,那是絕對不遜色於太軒的。

而且最重要的是...周元這句話,倒真是沒錯,太軒的力量雖然恐怖,可其中有一部分的原因是借助了聖族諸多頂尖強者的血氣...

一個借助外物,一個憑藉自身,這之間,終歸是有些不同的。

太軒目光盯着周元,那幽幽森冷足以讓得一些法域第三境的強者都有些膽寒,任誰都看得出來,周元那番話,讓得他動了真怒。

“周元,世間之事,只有結果,沒有過程。”

“沒有人會在乎死人曾經有多輝煌,今日你這踏腳石,我太軒踩定了。”

太軒眼神森然,旋即他雙手一抬,只見得那血海仿佛是隨着其殺意而開始沸騰起來,下一刻,血海中,那數萬丈龐大的血魔再度凝煉而出,仰天爆發震耳欲聾的咆哮聲。

“以為“不滅血魔”這麼容易就會被你抹殺嗎?天真!”

“撕碎它!”

最後一句話,是太軒指向了周元上空那紫金聖龍。

猙獰血魔咆哮,踏空而出,直接是裹挾着無邊暴戾,沖向了紫金聖龍。

吼!

而面對着那不滅血魔的挑釁,紫金聖龍也是爆發出了低沉威嚴的龍吟聲,下一刻龐大身軀一動,便是碾碎虛空,正面迎了上去。

轟轟!

兩頭龐然大物衝撞,廝殺,所過之處,一切都被毀滅。

周元與太軒都未曾看向那邊的毀滅衝撞,那裡看起來驚天動地,其實不論是聖龍還是血魔,都只是法域之衍變,它們的力量都來自兩人,所以想要真正的分出勝負,還是得看真身間的鬥法。

兩人的目光對撞在一起,其中皆是蘊含著難以掩飾的殺意。

轟!

兩座碰撞的法域中有源氣風暴肆虐,瘋狂的扭曲天與地。

唰!

下一瞬,兩道人影幾乎是同時間的消失,沒有人能看清楚他們是如何消失的,但當他們回過神時,那兩道如魔神般的身影,已是在虛空中如隕石般的衝撞在一起。

轟轟!

兩道人影舉手投足間都是裹挾着足以讓法域第三境強者都頭皮發麻的力量,然後於那瞬息間,直接進行了千百次的碰撞。

所有人都只能夠聽見那源氣碰撞所引發的雷霆在咆哮,虛空在哀鳴。

尋常法域強者已經無法用肉眼窺見那無邊狂暴源氣中的兩道身影,唯有那些法域第三境,傾盡全力的還能夠捕捉到那種恐怖的戰鬥...

轟!

虛空崩碎,兩道身影同時揮拳,毀滅源氣匹練如銀河般貫穿空間,然後碰撞。

盛大的煙花綻放,蘊含的卻是死亡的氣息。

周元與太軒身影皆是微微一震,旋即他們都無視了那源氣衝擊波的影響,身影化為無數道殘影掠出。

太軒面龐冰寒,先前那短暫的碰撞中,兩人已是交手了數千回合,但面對着他的所有攻勢,周元卻是盡數不落的全部接了下來,這份力量,連他都是忍不住的生出了一絲嫉意,畢竟正如周元所說,他的這種力量,有一部分是來自於聖族的一些頂尖強者。

雖說這也算是他獨特的能力,但有了周元這種憑藉自身崛起的怪物比起來,終歸似乎是有些落了下乘。

“此人潛力可怕,若是讓得他過了此劫,必定有入聖資格,必須趁此之前將其抹殺!”

太軒眼中寒光閃爍,下一刻他大手一握,突有無盡血光在掌心凝聚而來,一柄沾染着血跡斑斑的青銅長矛閃現而出,那青銅長矛一齣現,便是爆發出了滔天煞氣,那股煞氣之強,連周元都是雙目一眯。

那似乎是一柄聖源兵!

嗡!

而在他心中閃過這道念頭的時候,那太軒已是手握長矛,直接刺來。

長矛揮動,天地間有連綿血海涌現,那血海仿佛壓服了天與地,充斥視野的盡頭,讓人生不出絲毫反抗之意。

不過周元卻並未閃避,待得那一波猶如貫穿天地的血光長矛呼嘯而來時,他手掌也是一抬,斑駁黑筆閃現而出,有浩瀚之氣涌動,其上八道古老源紋耀耀生輝,那等光芒之強盛,是以往從未所見。

顯然,伴隨着周元此次實力大進,他已是能夠徹底的將天元筆的威能所展現,只是可惜的是,那天元筆第九紋,倒依舊未曾被點燃。

可即便如此,此時周元手持天元筆,方纔是真正的感受到了聖源兵所帶來的那種驚人力量。

“萬鯨!”

他一筆揮出,天地間頓時有無數古老鯨吟聲響徹,而天元筆似乎是在此時變得無比沉重,揮出之時,虛空不斷的破碎。

鐺!

斑駁黑筆與青銅長矛相撞,嘹亮的金鐵之聲猶如是傳盪遍了整個石龍秘境,諸多法域強者都是緊皺着眉頭,那撞擊音波連他們都是產生了不適。

兩柄聖源兵碰撞處,猶如是形成了巨大的黑洞,吞噬着一切。

不過就在那種碰撞持續數息的時候,太軒眼中有着一抹森然浮現,他盯着周元,嘴角的笑容有些猙獰起來:“你真以為我這隻是一柄普通的聖源兵嗎?”

周元眼神一凝,然而還不待他有所反應,那太軒手持的青銅長矛上,便是有着一道微光綻放,那微光有無邊玄妙,似是蘊含著整個世界的力量韻味。

微光收縮時,最終形成了一道古樸的蓮花印記。

而當周元見到那蓮花印記時,瞳孔終是忍不住的一縮。

那是...蓮印!

這太軒手中的青銅長矛,竟然已經凝煉出了一道聖蓮之印?!這可是聖者才有的手段!

“吞噬掉他吧,化生血矛!將他的一切,都給奪走!”

太軒大笑,手中青銅長矛陡然化為血光飆射而出,那血光直接是形成了一道道猩紅光環,光環環繞在周元周身,然後以各種角度旋轉起來,遠遠看去似是形成了血紅圓罩囚牢,將周元困於其中。

而那猩紅光環在迅速的收縮,在其收縮時,其內的一切物質,包括天地源氣,都是化為了虛無。

諸天這邊,眾多強者也是感應到了那一絲帶來無窮威壓的偉力,當即面色慘白,誰能想到,這太軒手中的聖源兵,竟然還凝煉出了一枚蓮印,要知道這種蓮印,就算是聖者本身都是需要磨練多年,才能夠將其誕生!

蓮印聖源兵,即便是對於聖者而言,都是相當的重視!

而且具備蓮印的聖源兵,聖者之下者,根本難以催動!可眼下,這太軒是如何做到的?!

他們望着那陷入猩紅血牢中的周元,心頭忍不住的往下沉。

他們明白,這下,周元恐怕要有些麻煩了。

這個對手,出乎想象的棘手與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