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天的光點在飄散,宛如一場盛大的煙花。

而不論是諸天這邊,還是聖族那邊,雙方的強者面色都是在此時猛然劇變,眼神震驚的望着這一幕,誰都沒想到,素來所向披靡的太軒,竟然在此時被周元抵擋下了攻勢...

那個周元,怎麼變得這麼強了?!

後方郗菁等諸多法域第三境的強者也是處於失神中,好片刻後,回過神來的他們,便是眼中忍不住的有着驚喜之色涌出來。

雖然他們不知道周元怎麼會強到這種變態的地步,但不論如何,對於眼下的局勢而言,簡直就是救命稻草!

諸天大軍中,同樣是爆發出了震耳欲聾般的歡呼喝彩聲,此前他們被那太軒壓制得太狠,如今在見到周元挺身而出,竟然擋下了那勢不可擋的太軒,這如何讓得他們不狂喜激動。

“怎麼會...這麼強了?!”

徐北衍也是微微有些顫抖的望着這一幕,他望着周元的背影,渾身都是散髮着一些寒意以及一種掩飾不住的嫉恨,以往不管周元在那煉製祖龍丹上折騰出多大的名堂,其實徐北衍都不算特別的在乎,因為他看待周元總是帶着一些俯視,畢竟後者不論如何,那也不過只是源嬰境而已,而他,卻是貨真價實的法域第三境!

甚至有望聖者!

這是他優越感的來源,可現在,這種所謂的優越感被踐踏得粉碎。

在那無數道震驚視線中,太軒的雙目也是在此時漸漸的虛眯起來,那素來漫不經心的臉龐首次的變得認真了一些,周元先前的那道反擊所蘊含的力量,同樣遠遠的超過了其他法域第三境。

“真是難以想象,剛剛開闢法域的人,竟然能夠達到這種地步...”

太軒盯着周元,緩緩道:“看來這諸天法域第一人,應該就是你了。”

“不過這樣才有意思,總算是有人有資格讓我鬆鬆筋骨了。”

太軒咧嘴笑起來,眼神中似是有着期盼之色涌出來,他心念一動,下一刻有浩瀚源氣轟然爆發,那源氣猩紅如血,當其出現時,整個天際都是變得暗紅起來。

猩紅源氣宛如血海肆虐,沖盪天穹。

“九品源氣,不要以為就只有你有!”太軒長嘯,宛如雷鳴滾滾。

無數道驚懼的目光望着太軒身後如血海般的猩紅源氣,那種源氣極為的粘稠,宛如血晶般的透徹,而且,血海翻涌間,有尋常難以察覺的嘶嘯聲,那種感覺,仿佛這血海具備着某種特殊的生命一般!

不論是諸天還是聖族的強者,都是眼露艷羡。

九品源氣,那是源氣之巔!

不過九品源氣極為罕見,放眼整個天源界,能夠修成九品源氣的功法都是罕見至極,這等源氣功法,就算是聖者都是極難創造出來。

而九品源氣,最為特殊之處,便是將會誕生靈性以及生命,簡單來說,便是源氣有了靈!

傳聞若是被這等源氣侵入體內,聖者之下,根本就無人能夠憑藉自身的力量將其清除,反而會漸漸的被這道源氣吞噬掉體內所有的源氣,最終就算是法域強者,也會在一日日的虛弱中,被其抹掉生機。

九品與八品...差距如深淵。

那近乎是一種本質上面的蛻變。

周元望着那倒映在眼瞳中的猩紅血海,在他的眼中,那血海宛如是一頭血海之魔,正在咆哮着釋放着無邊凶煞。

而且,從太軒這猩紅源氣中,他察覺到了一種熟悉的波動。

他想了想,便是記起了這種熟悉的來源,那是當初與迦圖戰鬥時,後者所施展的那種同樣極為厲害的源氣...而且,最讓得周元驚異的是,對方的源氣,與他的祖龍經,有些似是而非的相似。

似乎是叫做...古神經?

“你所修煉的源氣,倒是與我聖族的古神經有些相似。”而就在周元心中閃爍着這些念頭的時候,那太軒則是突然緩緩開口。

他的眼中有些疑色,此前他還未曾在意,可如今隨着周元實力大漲,在先前的那種硬碰中,他已是察覺到對方源氣與其所修,似是有些相同。

“什麼古神經,不過是我所修煉的祖龍經的簡化版而已,看來那位聖神是在用他們當做試驗。”周元若有所思。

他倒是突然明白了一些,祖龍經雖說隱秘,但以那位聖神之能,未必是沒有接觸過,祂以此為基礎,創造出了古神經,試圖超越祖龍經,而不論是迦圖,還是眼前的太軒,他們都是聖族之中頂尖的天驕,聖神傳給他們古神經,顯然也是想要看看最終的結果。

不過,雖說對方也是將古神經修煉到了九品層次,但周元卻還是能夠感覺得出來,兩者在那最為細微處,依舊還是有着一些差距,更何況...周元可一直記得夭夭說過,九品,可並非是祖龍經的極限。

所以從他這位對祖龍經深有造詣的人來看,那聖神以祖龍經為基礎創造而出的古神經,恐怕還是要稍遜一籌的。

太軒眼神漠然的盯着周元,道:“雖然不知道你從哪學來的這種與吾族聖神所創的古神經有些相似的功法,但都不重要了,殺了你,一切都沒了。”

他雙手合攏,指尖陡然結印。

嗡!

下一刻,似是有着一道巨大的波動以其為圓點,陡然擴張。

那是...法域!

諸天這邊,郗菁等眾多強者面色驚色的望着這一幕,這太軒自從現身後,這是他首次將自身的法域展現出來,顯然,此時的周元已經讓得他開始認真起來了。

法域所瀰漫之處,大地瞬間化為滔滔血海,其內似是誕生着諸多惡念。

“此為...大血神法域。”

“能夠讓我施展法域...周元,你應該沒有什麼遺憾了。”

太軒淡笑,與此同時這法域在以驚人的速度對着周元覆蓋而去,似張開血盆大口,要將其吞噬而進。

周元眼瞳中倒映着那巨大的暗紅法域,他感受着其中所蘊含的恐怖之力,雙目中卻並不見懼怕,反而是充斥着躍躍欲試。

“法域麽...”

“那也請你來試試,我這一口新開闢的法域!”

周元一笑,下一刻,他一步踏出,與此同時有無邊神聖之光自其體內席卷而出,緊接着,一道法域伴隨着似是穿透時空的古老,原始,神聖的龍吟聲猛然席卷開來。

法域之內,神聖之氣如瀑般的垂落。

周元輕笑,眼中戰意如烈火般的升騰。

“此為...聖龍法域。”

“請閣下品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