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首戰區,地面。

巨大的結界光罩上,覆蓋着一層層粘稠如鮮血般的猩紅之光,而這些猩紅之光顯然是具備着一種特殊的侵蝕,污染之力,所以隨着時間的推移,那集合了諸天大軍力量的防禦結界,正在漸漸的變得稀薄,黯淡。

遠處的虛空上,血鏡矗立,不斷的折射出道道猩紅洪流。

聖族大軍遠遠圍觀,他們望着結界後方慌亂的諸天大軍,皆是面露譏嘲,殘忍的笑容。

只要待得這防禦結界被破,那麼接下來這些諸天大軍,就是他們眼中待宰的豬狗。

太軒凌空而立,他眼神淡漠的註視這一幕,他視線掃過諸天大軍中的徐北衍,郗菁等人,暗暗搖頭,感覺到了有些無趣。

“諸天還是如此不堪...這種廢物生靈如何能與高貴的聖族相比?果然這個世間,唯有我聖族聖神才是唯一,那創世祖龍創造出來的這些生靈,毫無潛力。”

“不過也罷,終歸是要被滅絕,世間之力,都將會回歸吾神。”

太軒搖了搖頭,對着結界內淡淡的道:“待得結界破碎時,若是有人跪下投降,為我聖族之奴,可留性命。”

聽到他的話,頓時諸天大軍皆是面露怒意,此人居心叵測,此時竟然還想打擊士氣。

“鱷魚的憐憫,簡直可笑,我諸天,寧死不降!”郗菁眸光冰寒,冷聲道。

“我諸天,寧死不降!”

有諸多諸天強者眼中有戰意升騰,下一刻,無數道振奮人心的厲吼聲響徹起來。

太軒見狀,笑了笑,無所謂的道:“感人至極,既然如此...那就都去死吧。”

“這結界,還有半柱香時間...這就你們最後的時間了,好好享受吧。”

他雙手負於身後,眼目微閉,僅僅只是一人立於虛空,那所散髮出來的壓迫感,卻是讓得諸天這邊眾多法域強者都是有些難以呼吸,眼中的驚懼根本掩飾不住。

對方的強大,簡直就讓人感到絕望!

以前他們從未想過,竟然有人能夠在法域境時達到如此恐怖的程度,眼下的太軒,恐怕才是當世真正的聖者之下第一人。

整個結界內的氣氛,壓抑到近乎凝固。

而半柱香時間,也是緩緩而過。

眾多強者望着那立於虛空上,依舊氣勢浩瀚強盛的太軒,眼中不免浮現出一些絕望,他們退守結界,原本就是指望能夠撐到那太軒跌落強盛期,但眼下來看,結界顯然是撐不到那個時候的。

徐北衍此時的面色也是有些難看,他雙掌緊握,只是他那看向太軒的目光深處,則是帶着一絲懼意。

“諸位,結界即將破碎,我們已經無路可退,準備拼上所有,與他死戰吧。”

郗菁冷冽的聲音響起,其中蘊含著決然之意。

附近的法域第三境強者皆是看着她,他們面對着此時郗菁那種無所畏懼的決然之態,也是抱有欽佩,畢竟在面對着如此強敵,還能夠保持着不懼與戰意,這並非是所有人都能夠做到的。

“這太軒是此次聖族集中所有力量方纔創造而出的產物,若是能夠將他拖死在這裡,就算我們全部自爆法域,那也是值得的!”

郗菁眸光掃向其他人,緩緩的道:“就看...我們敢不敢而已。”

自爆法域?

諸多法域強者心頭一震,神色複雜,這算是法域境最後的手段了,而一旦施展,就再無輓回的機會,唯有真正的殞命一途。

徐北衍望着此時氣勢凌厲,決絕的郗菁,喉嚨滾動一下,有些乾澀的道:“郗菁元老,沒必要如此吧?這裡都是諸天的精銳力量,如果事不可為,為何不暫退一步?保存力量,才是最重要的事情啊。”

郗菁冷冷的看來:“此時後退,必將讓出石龍秘境,聖族可憑此再出現許多強者,而之後,聖族侵犯諸天,到時候你又退哪裡去?!”

“還是說,你徐北衍...怕了?!”

面對着郗菁的咄咄逼人,徐北衍頭皮有些冒冷汗,心中暗罵瘋女人,但此時其他人也是目光看來,他這若是承認了膽怯,往後聲名怕是得盡毀。

於是,他勉強一笑,道:“怎麼可能?”

咔嚓!

而就當他們這邊說話的時候,突然有着一道細微的碎裂聲響起,那聲音雖然不響,可落在諸天大軍耳中,卻是宛如驚雷一般,讓人猛的渾身汗毛倒豎。

一道道驚駭的目光順着聲音投去,便是見到那結界光罩上面,有一道裂痕,緩緩的延伸而開。

“結界要破了...”有人聲音乾澀的道。

咔嚓!咔嚓!

破碎的聲音在短短數個呼吸間,此起彼伏的響起來,裂痕在諸天大軍驚恐的目光中迅速的蔓延,最後直接是覆蓋了整個結界光罩,遠遠看去,猶如破碎的雞蛋殼一般。

轟!

當裂痕達到極限的時候,防禦光罩終於是無法承受,轟然一聲巨響,結界爆碎,化為了無數光點。

那一霎那,仿佛連時間都凝固了。

虛空上,負手而立的太軒緩緩睜開眼眸,其內一片淡漠無情,他註視着失去所有保護的諸天大軍,淡淡的聲音響起:“你們的屏障已破,接下來,是選擇死,還是跪下為奴?”

轟!

回答他的,是一道驚天源氣爆發,只見得郗菁俏臉凌厲,她沒有任何的言語,只是催動源氣正面迎上。

她用行動表明瞭答案。

在其後方,那些慢了一拍的諸天的法域強者見狀,眼中掠過一抹羞愧之意,他們的戰意,甚至都還不如一個女子...

“上吧,我等可敗,不可辱!”有法域第三境強者聲音低沉的道。

唰!

下一瞬,一道道強悍源氣爆發,他們的身影化為流光暴射而出。

郗菁沖在了最前方,她目光鎖定着太軒的身影,眼眸中滿是決然,她知道以她的力量,根本無法撼動太軒,所以此次出手,她已是抱着必死之心。

她要用行動來振奮諸天的士氣,逼起他們的死戰之心!

“風神法域!”

青色的法域陡然間擴張,同時其內的力量變得極端的狂暴。

“哦?這是要...法域自爆?”太軒臉龐上浮現了一抹饒有興趣,這個諸天的法域第三境女人,倒是有些血氣,值得欣賞。

“不過...”

他嘴角挑起一抹詭異之意。

“看來你還沒有體驗到什麼叫做絕望...”

“在我面前,你連自爆法域的資格都沒有。”

太軒一眼就洞穿了郗菁的意圖,她想要以自爆來激起諸天死戰之意,但他卻並不打算讓她實現。

只見得其眉心間,聖瞳之內有聖光流轉,下一瞬,一道光束射出。

那道光束之光,肉眼無法差距,就連郗菁都是在這一瞬間被光束所籠罩。

再然後,她就驚駭的察覺到,她的法域連同着自身,都是在這一刻失去了控制...她的身軀,凝固於虛空,仿佛時空洪流中被凍結的蚊蟲。

太軒嘴角浮現出一抹戲謔,他手指升起,指尖有恐怖的源氣匯聚而來,下一瞬,直接是形成了一枚雷霆長矛,那長矛之上,雷霆被壓縮,形成了一道道古老紋路,充滿着毀滅之意。

“此為...雷魔矛。”

“既然你有獻身之意,我就成全你吧。”

他屈指一彈,前方虛空轟然爆碎,似有一道黑光破空而出,僅僅一個呼吸間,便是出現在了郗菁的前方。

她眼瞳中倒映着雷矛,其上跳動的毀滅之力讓得她明白,就算是她一旦被擊中,今日也將會煙消雲散。

但她沒有懼怕,只是感到極為的不甘。

她不怕死,但卻不想這麼沒有付出就死去...而顯然,對方是故意為之,這種高高在上的戲耍姿態,讓得郗菁無比的憤怒。

而在那後方,原本衝出去的諸多法域第三境,也是在此時身形凝滯了一瞬,那股死戰的勇氣,伴隨着雷矛轟向郗菁,正在一點點的被磨滅。

“真的...就這樣結束了嗎?”他們有些痛苦的喃喃道。

郗菁盯着咆哮而來的雷矛,最終有些無力的垂下了眼帘。

“師尊,大師兄...郗菁無能,只能先走一步了。”

“也好,可以去陪小師弟,免得他孤單。”她自嘲的低聲道。

轟!

前方毀滅雷矛破碎虛空暴射而至,郗菁已是能夠感覺到那撲面而來的恐怖力量...

無數道視線凝視着這一幕,時間猶如是在此時凍結。

不過,也就當雷矛即將擊中郗菁胸前的那一瞬,虛空中突然有着一隻修長手掌伸了出來,那手掌輕輕一握,如蠻龍般咆哮的雷矛便是被其牢牢的握住。

再也無法寸進絲毫。

修長手掌五指緊握,猛然一捏。

噗。

雷矛爆碎開來。

突如其來的變故,讓得無數道望着此處的視線,瞬間目瞪口獃。

而郗菁也是未曾察覺到毀滅之力涌來,心中不由得有些疑惑,而就在她將要睜開雙目時,她聽見了一道笑聲傳來,那熟悉的聲音,讓得她鼻尖頓時有着巨大的酸意涌了上來。

“郗菁師姐,師弟我可還活得好好的,你可不要咒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