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我能做什麼?”

蘇幼微有些錯愕的望着趙牧神,這種氣運之爭,她是半點都不熟悉,讓她來插手,只會讓得事情變得更為糟糕吧?

趙牧神則是註視着周元與武瑤的身軀,道:“你可不要妄自菲薄,你身懷陰陽神府,天生陰陽二氣,自有玄妙,眼下的情況是周元在無意識中肆意的掠奪最後一份聖龍之氣,你若是能夠以陰陽調和二人交融的神魂,自然能夠讓得他們維持在一個平衡之上。”

“平衡一旦形成,他們就不再是一方肆意的奪取,而是一種獨特的交融,那樣一來,或許能夠保住武瑤的性命。”

蘇幼微聞言,眸光一動,道:“那我試試。”

若是能夠在就醒周元的前提下,也保住武瑤的性命,這自然是最為完美的結果。

於是,蘇幼微在周元與武瑤之間跪坐下來,同時握住兩人的手掌,眼眸漸漸的閉攏。

與此同時,體內陰陽二氣流轉,分別流入兩人體內。

陰陽之氣以蘇幼微為樞紐,連通着兩人,二氣運轉,最後又是流轉而回,互相進入了對方的體內。

黑暗地底中,三道人影猶如是形成了某種完整的聯繫,陰陽二氣於他們之間不斷的流轉,自有一股圓融無缺的韻味在散髮。

那神魂空間中。

神魂本已處於消散間的武瑤,突然感覺到了一股奇異的冰涼氣息涌現,這讓得她有些茫然的恢復清醒過來,再然後,她就感覺到周元那種近乎狂風暴雨般的掠奪漸漸的變得平和以及溫柔了下來。

緊接着,有一股熾熱而充沛的力量突然自周元神魂之中反涌而出。

在那股熾熱力量的灌註下,武瑤那本將要潰散的神魂,竟是在此時再度有了生機註入,神魂變得愈發的明亮。

那種陡然間的溫暖之感,竟是連武瑤這般心性都是生出了絲絲的沉醉之意,神魂交融,猶如難以割裂。

而與此同時,武瑤心中忽有一股頓悟之感涌現。

她在這一瞬,終於是明白了她應該想要做什麼...

聖龍之氣伴隨她多年,但終歸到底,那並非是她之物,她有着真正屬於她的氣運...那才是真正適合她的。

“我的氣運...”

武瑤內心深處有着低低的喃喃聲響起。

唳!

隱約間,似是有着一道清鳴聲響起。

心靈深處,有光芒綻放,一道赤雀之影振翅翱翔。

當年蟒雀吞龍,三人皆是各有氣運。

而武瑤原本的氣運,便是這赤雀之運,只是後來奪了聖龍氣運,聖龍氣運反客為主,反而是將自身氣運鎮壓,而身為其主的武瑤,也是在將其遺忘。

如今,聖龍之氣離去,武瑤於那頓悟間,再度喚回了自身的氣運。

武瑤凝視着那振翅的赤雀之影,輕聲道:“對不起,忘記你這麼多年。”

武瑤能夠感受到,雖說體內的生機開始在恢復,但她卻冥冥中有一種感覺,當聖龍之氣徹底離體的那一刻,她依舊會死去。

龍凰鬥,噬者生。

這是一種命運,想要打破,沒那麼容易。

這就是吞噬原本不屬於自身的聖龍之氣所帶來的詛咒。

而想要真的隔絕掉這種詛咒,除非她自身的氣運能夠稍微的阻擋住聖龍之氣的反噬,但眼下,以她的赤雀氣運的品階,顯然還做不到...但卻還有着一種可能。

那就是...氣運的蛻變。

武瑤眸光明亮的盯着那赤雀之影,然後毅然的伸出手掌。

“你可願意與我搏上一搏?”

赤雀之影長吟,下一刻,直接是化為火光衝天而起,最後直接與武瑤撞擊在了一起,有熊熊大火燃燒起來。

大火之中,仿佛是有着一枚赤紅巨蛋成形。

武瑤在尋求那蛻變之機,不成則死。

而赤紅巨蛋散髮出吸力,在吸收着武瑤體內的一切,而按照正常情況來說的話,就算是將武瑤徹底的獻祭,恐怕都難以讓得氣運蛻變,但好在的是,蘇幼薇陰陽二氣所形成的通道,正在源源不斷的將周元體內的力量也是在輸送而來。

那並非是普通的力量,而是蘊含著聖龍之氣的力量。

赤紅巨蛋的顏色,變得更為的深沉,在那上面,似有神秘的光紋在一點點的浮現出來。

外界。

周元,武瑤,蘇幼微三人之間,陰陽之氣流轉,形成循環。

不知不覺間,三人達到了一種完美的平衡。

而在這種循環下,三人的神魂都是在以驚人的速度開始壯大起來。

趙牧神望着這一幕,眉頭則是挑了挑,有些垂涎的道:“聖龍之氣,當真算是天地間第一氣運。”

此時周元聖龍之氣在徹底的恢復,而蘇幼薇以陰陽二氣為他與武瑤調和,這令得三人間形成了一種完美的平衡,聖龍之氣也是隨之侵潤到了武瑤以及蘇幼微。

顯然,經過完全形態的聖龍之氣侵潤,武瑤與蘇幼微也將會獲得極大的好處。

“這家伙,之前聖龍之氣殘缺就如此的麻煩,而此次聖龍之氣徹底完成,真不知道他又會達到什麼樣的變態程度?”趙牧神感嘆一聲,即便是自傲如他,面對着周元這種怪物,也是忌憚萬分。

而在趙牧神感嘆時,那神魂空間中,伴隨着最後一縷聖龍之氣自武瑤體內抽離而出,周元的神魂在此時忽然間爆發出萬丈光芒,一股難以言明的宏大,古老的氣息自他的體內席卷而出。

趙牧神眼疾手快,急忙以源氣形成光罩,遮蔽了這片區域,不然這種動靜引來了聖族強者,恐怕後果不妙。

他目光灼灼的盯着此時的周元,後者身軀上的所有傷勢徹徹底底的消失,而且他的皮膚上,似乎是有着神聖的龍鱗若隱若現,猶如一層龍甲,將其覆蓋,保護。

最驚人的,還是那自周元體內散髮出來的神秘威勢,那種威勢,簡直比一般的法域第三境還要驚人。

“是完整的聖龍之氣...”

“好想...吃了他。”

趙牧神這一刻,都忍不住的搽了搽嘴巴,因為周元體內散髮出來的聖龍之氣對於他來說太過的誘人了,如果不是還有理智存在的話,他簡直就要撲過去了。

不過,此時周元散髮出來的氣勢,又讓得他隱隱的有些畏懼。

而就在趙牧神這邊轉動着心思的時候,那周元的身軀忽然顫了顫,緊接着那緊閉的雙目,也是在此時緩緩的睜了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