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地底深處。

武瑤青絲披散,一襲紅裙顯得嬌艷而嫵媚,她凝視着周元的臉龐,狹長的鳳目在此時緩緩的閉攏。

在其光潔眉心間,有光芒綻放,隱約間,有着奇異之聲傳出,那聲音,似龍吟,又似鳳鳴...

下一刻,她的神魂伴隨着某些神秘的氣運,猛然呼嘯而出,最後順着那觸着周元眉心的手指為媒介,直接是鑽了進去。

轟!

武瑤的心神在這一瞬劇烈震蕩,她仿佛是身處一方虛空中,她望着前方,只見得那裡有一道人影神魂靜靜盤坐,模樣與周元完全相同,正是後者的神魂所在。

只不過此時周元的神魂也是明暗不定,雙目緊閉,陷入到了某種未曾蘇醒的狀態。

武瑤飄身而上,大紅裙輕擺,宛如一尾紅鯉。

她來到周元神魂處,微微猶豫,然後便是跪坐下來,身子一點點的前傾,最後兩人的嘴唇都是在此時接觸到了一起。

接觸的那一瞬,在那外界兩人的身體都是猛的一顫。

兩人的神魂之力不受控制的涌出,一點點的接觸着,彼此竟是有些交融起來。

在那外界,武瑤嬌軀輕輕的顫抖着,微微低垂的傾城容顏上,一片嬌媚的陀紅之意,嬌軀的溫度都是有所提升。

此時的兩人,雖說肉身未曾有過多的接觸,但他們的神魂,卻是直接纏繞在了一起,那種神魂交融之感所帶來的衝擊,讓得武瑤此時渾身都是有些戰慄。

這種感覺讓得武瑤甚至都心生出了怯意,一時間都要撤回自身神魂。

可就當她有這般倉促念頭的時候,周元的神魂卻是爆發出巨大的吸力,將她牢牢的吸附住。

轟轟!

黑暗空間在此時瘋狂的震動着,只見得周身神魂之後,有神秘之氣升騰而起,那氣息凝聚間,漸漸的形成了一隻巨龍盤踞。

那頭巨龍散髮着無盡神聖之感,威嚴無窮,同時又猶如天威,讓人難以觸及。

武瑤感受到那巨龍的出現,在那巨龍上面她感受到了一種極為的熟悉的氣息,那是聖龍氣運...

曾經的聖龍之氣,在周元出生時,一分為三,而經過多年的努力,三分之二的聖龍之氣再度回到了他的體內,而眼下,最後一分,就在武瑤的體內。

巨龍俯視下來,那漠然的龍目註視着武瑤。

下一刻,聖龍氣運發出低低的龍吟聲,龍嘴一吸,只見武瑤的體內,便是有着一縷縷神秘之氣升騰而起,最後被聖龍氣運吞沒。

那被吸走的,正是最後一分聖龍之氣。

感受着體內那股神秘之氣的流失,武瑤卻並未驚慌阻攔,傾城絕美的容顏反而是一片平靜,甚至,還有着一種如釋重負。

她望着眼前周元緊閉的臉龐,此時兩人的姿勢,無疑是極為的親近,雖說這並非是肉身,而是兩人的神魂,但神魂間的交融,碰觸,那所帶來的感官,甚至遠遠的超過了單純的肉身。

武瑤心中滿是複雜,她出生以來,從未與男子有過親密接觸,甚至對於異性,她或許因為當年武煌那怪癖的緣故還有所抗拒,如今與周元這般,當真是超出了她的底線。

不過...也無所謂了。

武瑤似是笑了笑,因為她能夠感受到,伴隨着聖龍之氣的抽離,她的生機同樣是在迅速的消散,或許,當那一分聖龍之氣盡數取出時,也將會是她煙消雲散的時候了。

這個時候,她想起了當初在親手斬殺她的父王時,後者對着她所發出的譏諷笑聲。

“龍凰鬥,噬者生!”

而被噬者,應該就是個死路了。

不過武瑤卻並沒有什麼恐懼之意,反而感到瞭解脫,或許其他人對於這聖龍之氣會渴望莫及,但她卻是有着一種發自內心的厭惡。

如果不是這聖龍之氣,她的母后也不會那樣的死去...

“也好,周元,我武家當年將聖龍之氣從你身上奪走,如今又盡數的還給你,你我兩家,從此恩怨了清,再無相欠!”

武瑤白皙如玉般的臉頰上,似是水花滑落,旋即她徹底的放開了抵抗,任由聖龍之氣盡數的流失。

外界。

蘇幼微緊盯着武瑤與周元的目光忽的一變,因為她察覺到,武瑤身上的生機,竟然是在此時迅速的消散,本就白皙的肌膚,變得跟紙一般的蒼白與脆弱。

“怎麼回事?!”蘇幼微大驚。

一旁的趙牧神搖搖晃晃的走過來,看了一眼,眼神一凝,道:“他們的氣運在交融,我聽說這武瑤的身上,也有一道聖龍之氣吧?”

蘇幼微點點螓首,這畢竟已經不是什麼秘密了。

“這武瑤,倒是個狠角色。”

趙牧神緩緩道:“她在主動將這道聖龍之氣還給周元,但這道聖龍之氣在她體內多年,早已跟她產生了千絲萬縷的聯繫,而眼下那周元處於無意識中,只是在以最為粗暴的姿態掠奪着這份原本屬於他的聖龍之氣,那最後造成的後果,便是將那最後一道聖龍之氣連帶着武瑤的生機,全部的奪走。”

蘇幼微柳眉緊鎖,她望着武瑤的身軀,臉色變得有些複雜起來。

當初在混元天遇見武瑤的時候,後者對她倒是有着諸多的欣賞,這一點,蘇幼微也能夠感受得道,但她卻並沒有接受,因為周元的緣故,她對於大武王朝以及武瑤,皆是抱有敵意。

可這些年相處下來,因為周元都對武瑤的敵意淡化了,她自然也就沒有再抱着這種心態,所以兩女間的關係,倒是變好了許多,最起碼,蘇幼微是真的將她當做了一個朋友。

“有什麼辦法可以幫一下嗎?最起碼...讓殿下不要這麼粗暴的掠奪。”蘇幼微問道。

趙牧神搖搖頭,道:“你如果讓我吞了他們,我可以做到,但是在這事上面幫忙,我也沒這個能力。”

蘇幼微聞言,不由得有些難過的低下頭,不忍再去看武瑤那生機消散的嬌軀,那一幕,仿佛一朵有着絕代風華的嬌艷之花,正字漸漸的走向凋零。

趙牧神則是盯着看了看,好半晌後,方纔緩緩道:“有個辦法倒是可以試一試,雖然不知道是否可行。”

“什麼辦法?”蘇幼微連忙抬頭問道。

趙牧神目光轉向蘇幼微那清麗絕倫的臉頰。

“這個辦法,不是靠我,而是靠你。”

“想要讓得武瑤不被周元搞得香消玉殞,或許就只有你蘇幼微有可能做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