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地底深處。

武瑤與趙牧神皆是默默的望着周元那破碎身軀,他們與後者曾經都算是對手,所以他們很清楚這個人的韌性,然而連他們都不得不承認,這一次周元是他們見到受傷最重的一次。

如果不是那破碎的身軀中還有着一縷縷頑強的生機,恐怕他們都要認為周元被生生的打死了。

有這般結果並不奇怪,畢竟那出手的人,可是匯聚了聖族諸多頂尖強者力量於一身的太軒...連徐北衍,郗菁那些法域第三境聯手,最終都是被攆得只能撤退,而如今周元硬生生的吃了他一擊猛烈攻勢,眼下還能夠有一口氣在,這已經算是他生機頑強了。

武瑤上前,輕輕拍了拍蘇幼微肩膀,輕聲道:“不必傷心,他雖然被重創,但還有一口氣殘留,我們現在應該想辦法幫他恢復。”

蘇幼微搽去雪白臉蛋上的水花,其實她的性格是極為柔韌的,以往經歷了諸多事情也從未讓得她失態,可眼下在見到那個眼中素來自信昂揚的殿下竟然落得這般下場,心中才忍不住的感到心疼。

她伸出小手,貼在周元那血肉模糊的身軀上,感應着其內的生機。

“殿下的肉身受創極為嚴重,但好在他的體內有一股充滿着生命力的痕紋在不斷幫他修複,這才令得肉身未曾徹底崩壞。”

蘇幼微秀眉緊蹙,道:“但是他的傷勢太重,那種生命力也是在被迅速的消磨,難以讓得他真正的修複肉身,恢復意識。”

一旁的武瑤紅唇緊抿,對於這種生命力上面的事情,她並不擅長。

趙牧神面色變幻,片刻後,他蹲下身子,戳了戳周元那破碎的肉身,然後引來了蘇幼微的怒視。

“我說這家伙傷成這樣,要不讓我把他吞了,然後繼承他的遺志,以後幹掉那太軒如何?”趙牧神道。

蘇幼微面無表情的道:“這個玩笑一點都不好笑,趙牧神,你不要挑戰我的底線。”

她渾身有着若有若無的寒意散髮出來,那如寒冰般冷冽的眼神,連趙牧神神色都是一僵。

武瑤也是淡淡道:“若是幫不上忙就滾一邊去,不要在這裡礙事,剛纔沒有他的話,現在你連一攤肉泥都不算。”

趙牧神嘴角抽搐了一下,撇撇嘴:“幫不上忙的是你們才對,讓開吧。”

蘇幼微有些懷疑的看了他一眼,但還是退後開來。

“雖然我看這家伙不是很順眼,但欠他命的事,我趙牧神也不屑去否認。”

趙牧神深吸一口氣,道:“這一次,就當是了清吧!”

話音落下,他神色猛的一狠,右掌抓住左臂,然後硬生生的一扭,咔嚓一聲,就將整條手臂都給撕了下來,頓時鮮血噴涌。

他這突如其來的自殘,讓得蘇幼微與武瑤皆是一驚。

趙牧神握住左臂,直接對着嘴中塞去,而他嘴巴變大,將其一口吞進去。

趙牧神面色有些猙獰的嚼動着,似是有血水濺射。

噗!

嚼了片刻,趙牧神張嘴一吐,只見得一股暗紅氣流席卷而出,那氣流中有着澎湃的血氣與生命力蘊含,氣流涌過,這黑暗地底中都是有着草木生長出來。

暗紅氣流落在周元那破碎的身軀上,只見得那些破碎的血肉頓時貪婪的吸收起來,血肉開始以驚人的速度在恢覆著。

一旁的兩女看得頓時面露喜色。

一口悠長的暗紅氣流噴出,趙牧神的面色則是在迅速的變得蒼白,因為那氣流中所蘊含的,是他自身的生命力。

不過待得一口氣吐完,他發現周元那破碎的肉身並未完全的修複,顯然他這部分生命力還不夠。

這讓得趙牧神面色有點難看,這家伙真是個無底洞...這筆買賣是不是有點虧了啊?

他看向蘇幼微與武瑤,發現兩女正期盼的看着他,特別是蘇幼微那眼神,這讓得趙牧神懷疑如果他說接下來他不乾的話,她會不會直接動手幫他一把,將他給撕得七零八落?

於是他只能暗嘆一口氣,有些悲催的將自己的右臂也給削斷了下來。

下一刻,又是一口蘊含著血氣與生命力的氣息噴出,落入周元身軀。

而這一次,周元那近乎生機斷絕形如枯木的身軀,終於是恢復過來,只是那面色依舊是顯得極為的蒼白。

趙牧神一屁股坐在地上,面色煞白,他看了一眼空蕩的雙臂,這想要再長出來,倒是費一些功夫了。

“該做的我都做了,往後可不要再說我欠他一條命了。”趙牧神冷哼道。

蘇幼微撲倒周元身旁,伸出小手感應了一下,有些驚疑的道:“肉身明明已經恢復到差不多了,但殿下的意識依舊沒有恢復。”

武瑤也是蹲下來,她仔細的感應着,片刻後道:“而且他的體內並沒有源氣在運轉。”

“是被封進了神府中...”蘇幼微也是補充道。

“在殿下神府處,有一股恐怖的力量在殘留,是那太軒的力量...應該是此前拳印中侵入而進的。”

兩女對視一眼,皆是感到麻煩,那股力量極強,封堵着周元的源氣無法衝出神府,自然就不能掌控身軀。

而以她們的力量,顯然也是無法撼動那股力量的。

“要不要將他搬出去?他那郗菁師姐可以幫忙的。”趙牧神提議道。

“結界應該已經關閉了,說不得上面正在爆發一場大戰,我們此時出去,隨便一點餘波就能滅了我們。”蘇幼微搖搖頭,冷靜道。

趙牧神與武瑤也是陷入了沉默。

三人都是陷入兩難的境地,如果無法將周元蘇醒的話,萬一有聖族強者發現了此處,對於他們而言無疑是極大的危機,可現在他們也不敢隨意動彈,那樣同樣會引來聖族的註意。

所以這不論動不動,對於他們而言都是極為的不利啊。

武瑤凝視着周元那蒼白的面容,鳳目這種有着一抹複雜之色浮現出來,對於後者,她的心態真的是有種理不清的感覺,畢竟她的體內,有着來自於周元的聖龍之氣,這一點她與武煌完全不同,後者是並不願意承認聖龍之氣是屬於周元的,不過在武瑤看來,聖龍之氣屬於誰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最終誰是贏家。

但從眼下的情況來看,周元是占據了絕對的優勢。

這一點是武瑤很佩服周元的地方,因為她最清楚周元當初的起步是何等的艱難,氣運被奪,八脈難開,連踏入修煉之路都是極為的艱難。

可最終,他偏偏是成功了,然後還一步步的追了上來...

自傲如武煌,最終由其所斬殺。

大武王朝,因他而破滅。

不過對於周元,武瑤並沒有什麼仇恨之心,只有着競爭之意。

但隨着周元來到混元天,兩人間的競爭,其實也已算是出現了結果...

武瑤濃密的眼帘輕輕垂下,然後她伸出冰涼小手,輕輕的撫在了周元眉心處。

“你做什麼?”蘇幼微驚訝的問道。

武瑤輕輕擺頭,髮髻碎開,化為青絲鋪散下來,此時的她眉眼間散去了平日里的凌厲,雪白貝齒輕咬着鮮艷紅唇,竟是顯得有一種極為罕見的嬌媚之意。

她沒有看向蘇幼微,只是盯着周元的臉龐,黑暗中有平靜的聲音傳開。

“將原本屬於他的東西,還給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