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不見盡頭的幽黑深淵自大地上憑空出現,深淵中還有着恐怖的拳印殘餘力量散髮出來,令得虛空都是在震顫。

明明只是隔着一層看似薄薄的防禦結界,可卻仿佛是與生與死的界限。

結界內鴉雀無聲。

所有人都是沉默的望着,氣氛沉重到讓人喘不過氣來。

“周元...”

郗菁臉頰此時一片蒼白,她眼神有些恍惚,顯然是有些難以接受周元竟然在她的眼前被一拳生生的轟死。

她有些搖搖晃晃的上前兩步,卻連忙被身旁的一些法域強者給阻攔下來。

郗菁沒有理會其他人,只是喃喃道:“他不會有事的!”

其他法域強者暗嘆一聲,先前太軒那一拳,恐怖到無法形容,莫說是周元,就算是他們這些法域第三境的人若是挨上了,恐怕都得重創,而周元,即便他自身極為的不凡,但不管如何,畢竟只是一個源嬰境...

“郗菁元老,節哀。”徐北衍輕嘆了一口氣,面容沉重的道。

郗菁眼中忽的變得銳利,她盯着徐北衍:“是不是你搞得鬼?!”

雖然她沒有任何證據,但出於一種直覺,她對這徐北衍抱有深深得懷疑。

徐北衍聞言,卻並沒有動怒,只是沉聲道:“如果你是怪我關閉了結界,那我的確要說一聲抱歉,但如果我還需要做選擇的話,我依舊會這麼做!”

周圍那些法域強者見狀,也是紛紛出言相勸。

在他們看來,郗菁這的確是在遷怒,畢竟徐北衍掌控結界權限,還需要對更多的人負責,之前的情況,如果繼續延緩下去的話,一旦讓得太軒也是衝進了結界,那所造成的後果無疑將會是毀滅性的。

所以徐北衍這麼做,是沒有任何錯誤的。

郗菁面沉如水,她冷冷的看了徐北衍一眼,沒有再說什麼,因為她知道眼下的情況,就算她有所懷疑,那也沒人會相信她,繼續鬧下去,也不會有人支持她。

一切,都只能之後再看,如果到時候她真的調查出是徐北衍在搞鬼,不論如何,她都要將其斬殺,為周元報仇。

吼!

不過在郗菁這裡消停時,虛空中突然傳出暴怒的咆哮聲,只見得一頭金色巨獸踏空而出,狠狠的衝撞在結界之上,將其撞擊得漣漪陣陣。

正是吞吞!

先前雙方分開了一段距離,但連它都沒想到,周元這邊會突然出現這種變故。

眾人也是認出了這頭跟隨在神女以及周元身邊的先天聖獸,一時無言,只能任其發泄,不敢上前安撫。

而當結界內因為周元一行人的消失而出現動蕩時,在那結界的前方,虛空扭曲,一道白髮人影浮現而出。

赫然是太軒。

隨着他的出現,結界內所有的目光都是投射而去,那些目光中充斥着恨意以及驚懼。

太軒笑眯眯的迎着這些仇恨的目光,他顯然並不在意,反而是將視線投放在面前的結界光罩上面,他伸出手指,之間有浩瀚源氣匯聚而來,宛如是形成了一輪璀璨大日。

轟!

璀璨大日直接是轟擊在了結界上,頓時爆發出巨聲,結界光罩上面有漣漪綻放,但卻是毫髮無損。

結界內,原本提起心的眾人頓時忍不住的鬆了一口氣。

看來依托着結界,倒是能夠阻攔住太軒。

“好厲害的防禦結界。”

太軒也是贊嘆了一聲,這結界極為的不凡,必然是諸天聖者的手筆,其中又匯聚了諸天這些法域強者的力量,這令得此時的他一時間都難以撼動。

“你們是打算以這結界來拖延時間嗎?”

太軒目光投向結界內的諸天大軍,笑着點點頭:“其實你們的想法是沒錯,我這種狀態的確是有持續時間。”

聽到太軒此話,諸天大軍頓時眼睛一亮,果然,如果他們能夠拖到對方狀態失效,那麼就能夠進行反撲。

太軒負手而立,他凝視着眼前的結界光罩,淡笑一聲,道:“只不過問題是,這玩意,真的能夠護你們那麼久嗎?”

徐北衍冷笑道:“太軒,不要裝腔作勢了,這道防禦結界乃是我諸天聖者所創,你想要將其打破,簡直是痴心妄想!”

太軒笑道:“一群喪家之犬也敢言勇?”

他揮了揮手,很快,後方天地微微的震動起來,只見得那聖族大軍鋪天蓋地而來,密密麻麻如蝗蟲一般。

聖族大軍出現,其中出現了片刻的騷亂,緊接着便是有着諸多的身影猶如是被驅趕了出來。

那些大部分都是源嬰,偽法域的聖族強者,其中更多的是一些醜陋猙獰的巨獸,赫然便是周元在龍靈洞天接觸過的孽獸一族。

這些被驅趕而出的聖族以及孽獸族人,他們的眼中皆是帶着一點茫然之色,不過很快他們就感覺到一些不對勁,因為他們從其他那些聖族大軍的目光中看見了戲謔與憐憫。

太軒轉過身,他望着這些“養料”,這些都是屬於聖族中地位較低的人,而那孽獸一族更不必多說,於聖族高層看來,只是如牲畜一般,可隨意宰殺。

“諸位,聖族將會記得你們的功勞,你們的親人,都將會因為你們的獻身而受益。”太軒面露悲憫,緩緩說道。

那些被擠出來的諸多聖族,孽獸族隊伍也是感覺到一些不妙,他們眼中有慌張流露出來,然後急忙後退。

太軒眉心聖瞳中,有血紅光芒暴射而出,血光直接對着那些“養料”刷去,而凡是與其碰觸到者,幾乎是頃刻間化為血水,血水升空,漸漸的在虛空上形成了一面巨大的血鏡。

血鏡散髮着一種無比的凶戾,陰毒之氣。

在那結界後方,諸天大軍目瞪口獃的望着這一幕,渾身都是泛起了無盡寒意。

誰能想到,這太軒對待同為聖族之人,竟然也是如此的凶殘...這聖族,果真是個無情之族。

“他究竟想要做什麼?”

他們望着那面詭異的血鏡,一時間也是開始有些感到不安起來。

而他們,很快也就知曉了太軒想做什麼。

當血鏡成形時,在那後方,無數聖族強者眉心的聖瞳猛然間張開,下一刻,一道道聖瞳之光暴射而出,直接是射向了那詭異血鏡。

這些聖瞳之光一接觸到血鏡,便是被折射而出。

只不過被折射出來的聖瞳之光,已是化為血紅色...

噗!噗!

無數道血紅而詭異的聖瞳之光破空而至,落在了結界光罩之上,那一刻,原本透明的光罩開始變得猩紅,猶如是被無盡的鮮血所潑灑了一般...

而最讓得徐北衍等人驚駭的是,隨着那些猩紅的蔓延,防禦結界上,竟是有着急促的漣漪開始綻放出來。

他們感覺到,那防禦力極為恐怖的結界,似乎是在此時開始被侵蝕,污染。

從而變得...稀薄。

...

而當這地面上聖族開始污染結界時,在那道看不見盡頭的黑暗深淵最深處。

泥土中,突然有着手掌伸了出來,然後掙扎着爬出來,那是一道纖細的身影,不過此時她卻顯得有些狼狽,渾身都是淤泥,但她卻不顧自身,美目有些驚惶的望向四周:“殿下?!”

正是蘇幼微。

她突然聽到黑暗中有些響動,急忙驚喜的看去。

卻是見到兩道身影踉蹌的走了出來,美眸中的光芒頓時黯淡下去。

那是武瑤與趙牧神。

“殿下呢?!”她急忙問道。

武瑤紅唇緊緊的抿了抿,與趙牧神對視一眼,然後讓開了身子,蘇幼微眸光望去,小臉頓時煞白。

只見得在那裡,一道人影靜靜的躺在地面上,不,那已經算不得是一道人影了,他渾身幾乎是盡數的破碎,血肉,骨骼都仿佛融合在了一起,如果不是勉強從那股熟悉的細微源氣波動能夠分辯出來,蘇幼微甚至都無法相信他竟然會是周元。

蘇幼微有些顫抖着緩緩上前,來到那破碎身軀的旁邊,跪坐下來,忽然淚如雨下,自從兩人認識以來,她第一次見到周元如此的凄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