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元怔怔的望着海底漩渦中的那一滴混沌般的神秘液體,心中卻是翻起了驚濤駭浪,因為這一滴混沌液體,正是此前蒼淵與他提及過的“祖龍魂髓”。

而按照夭夭所說,他的源嬰想要突破極限,這祖龍魂髓就是必不可少之物。

祖龍魂髓乃是祖龍殘魂濃郁到某種程度後,方纔會僥幸凝聚而成,其稀罕程度不言而喻,所以當周元在這突然間看見一滴的時候,繞是以他的心性,都是忍不住的揉了揉眼睛,有點不敢相信。

“這是夭夭在保佑我嗎?”周元眨了眨眼睛,果然,信夭夭,有好運!

旋即他不再有絲毫猶豫,身影一動,便是化為一道流光衝進海域中,迅速的對着那海底漩渦所在而去。

數息後,周元就出現在了漩渦之外。

而如此近距離的接觸,周元更是能夠清晰的感知到那一滴祖龍魂髓之中蘊含著何等浩大與古老的神異力量,因為在這一刻,他甚至感受到神府中的源嬰在發出細微的顫動。

那種渴求之意,仿佛連源嬰都要失控了一般。

周元直直的盯着,喉嚨都是滾動了一下,眼神火熱的幾乎要將附近的海水都給蒸發。

這的的確確就是一滴祖龍魂髓,只是可惜的是,這滴祖龍魂髓太小了...

但周元明白,想要凝煉出這麼指甲大小的一滴魂髓,不知道需要多少祖龍殘魂的凝聚,他能夠在這裡就撞見,真的是有氣運護身。

“我費了那麼大的心思解決了淵泉,獨享一滴魂髓不過分吧?如果有人有意見,可以直接說出來。”周元問道。

周元頭頂的吞吞有些茫然的看了看四周,這海底似乎就它跟周元,於是它翻了個白眼,這混蛋,想要就想要,偏偏還要表示得很公正的樣子,當真是無恥。

而周元在見到無人出聲反對後,這才滿意的點點頭,然後他也不猶豫,神魂之力席卷而出,直接是將前方海水分離,涌入那漩渦之中。

混沌液體在神魂之力的馱負下,緩緩的飄起,鑽出了漩渦,漂浮在了周元的面前。

“幫我護法。”

周元對着吞吞提醒了一聲,然後盤坐下來,海水在神魂之力的操控下,化為一座水蓮出現於身下。

而那一滴祖龍魂髓則是直接飛向了周元,被其一口狠狠吞下。

如今石龍爭奪正如火如荼的爆發,諸天與聖族方面皆是戰力全開,他如果還想要參與後續的爭奪,眼下的實力稍微顯得有些勉強,而眼下正巧遇見了一滴祖龍魂髓,周元自然是想要盡可能的提升一些實力。

只不過唯一遺憾的是,這一滴祖龍魂髓太小了,憑藉於此,不可能真的讓他的源嬰突破極限,但做一些提升,應該還是能夠達到的,這樣不說會讓他有跟那些聖族前幾的法域第三境抗衡的實力,但終歸是能夠多一些自保之力吧?

祖龍魂髓一入體,周元便是感覺到體內源氣有些失控,只見得源氣紛紛避開祖龍魂髓,猶如是在懼怕着什麼一般。

這般變故讓得周元有點頭疼,源氣都不敢沾染祖龍魂髓,這還如何煉化?

周元望着那在體內經脈中亂竄的祖龍魂髓,沉吟片刻,開始將其引導,最後直接送進了神府之中。

祖龍魂髓一進神府,神府內也是有些震蕩起來,隱隱有古老龍吟聲在其中迴蕩。

而那盤坐於神府中央的源嬰,則是睜開眼睛,目光灼灼的盯着那一滴祖龍魂髓,然後直接閃現而出,一把將其抓住,然後以源嬰之身,一口吞下。

那一瞬間,有萬千光華自體內暴射而出,源嬰的身軀都是變得宛如玉石一般。

有一股恐怖無比的力量在源嬰之中醞釀,猶如將要爆發將整個源嬰都是撕碎一般。

常人面對着這一幕,怕是滿心恐懼,但周元卻並未驚慌,畢竟此前兩年閉關,他對於祖龍殘魂也算是頗為的熟悉。

他源嬰跌坐,迅速的運轉祖龍經,神府內,億萬源氣星辰大放光明,照耀下來。

周元以源嬰之體困住祖龍魂髓,再以祖龍經鎮壓,煉化,這是此前兩年閉關中對付祖龍殘魂得來的豐厚經驗。

而這一套程序下來,也的確是取到了顯著的效果,源嬰體內的祖龍魂髓雖然還是處於躁動中,但卻是在一點點的減弱,而且,隨着祖龍經運轉,祖龍魂髓內,也開始有着一絲絲神妙的力量泄露出來,最後被源嬰所吸收。

於是,在這一霎那,周元怦然心動的感知到,那許久都未曾有絲毫動靜的源嬰,竟然開始有了絲絲異動...

...

而當周元在海底找到一滴祖龍魂髓時,在那石龍秘境外,諸天聖者同樣是洞察到了這一幕。

“這周元運氣倒是不錯,竟然能夠在這外部戰區中找到一小滴祖龍魂髓。”有聖者驚訝的道。

一般來說,這種祖龍魂髓需要祖龍殘魂格外濃郁之處,而這七十七戰區能夠孕育出一滴,倒是有些好運。

綠柳面無表情道:“祖龍魂髓乃是最終獎賞,這周元應該待得此次大勝後,論功分配,眼下他私自占據,恐怕不符合規矩吧?”

對於周元,因為此前的恩怨,他自然是有些看不慣,當然更多的原因還是與蒼淵不對付,雖說如今聖族大敵當前,但有人的地方,內鬥爭端就是避免不了的。

眼下這場石龍秘境之爭,綠柳當然是想要他的弟子徐北衍成為最璀璨奪目的那個人,因為這也是其入聖的好機緣,而對於這個周元,雖說看上去只是源嬰境,但身為聖者,綠柳的眼力還是具備的,這周元在他看來就是個怪胎,源嬰境卻是擁有着堪比法域境的源氣底蘊,這說明其源嬰品質極高,他感覺若是任由這小子發展下去,很有可能會對徐北衍造成威脅。

蒼淵聞言,淡淡的道:“此前金羅古尊就說過,石龍秘境內一切所得,皆是自身機緣,綠柳你這胡攪蠻纏的姿態,倒是將聖者顏面丟得乾凈。”

綠柳眉頭微皺,道:“祖龍魂髓可不是源嬰,法域能夠輕易煉化的,那還得需要聖者出手幫忙才行,你這弟子胃口實在太大,也不怕直接被魂髓噬體?”

“本座這麼說,也是為了他好啊。”他一副為周元考慮的樣子。

其他聖者也是微微點頭,祖龍魂髓乃是祖龍殘魂凝煉所化,其中力量神異,連法域強者都很難直接煉化,而周元不過只是源嬰,強行吸收,倒是太過的心急了。

蒼淵一笑,慢悠悠的道:“這就不勞綠柳大尊費心了。”

綠柳冷笑一聲,還欲說什麼,卻是聽到周圍眾聖發出了低低的驚呼聲,當即目光投去,眼神便是忍不住的一縮。

因為他們都感應到了,周元吞下的那一滴祖龍魂髓,竟然開始在被他煉化吸收了...

綠柳蒼老雙目虛眯起來,這個周元...當真是個怪物。

這種憑藉自身之力煉化祖龍魂髓的事情,就連徐北衍都做不到...不過好在這小子終歸是底蘊略淺,跟徐北衍比起來還是有很大的差距。

他或許也是知曉這一點,所以才如此迫不及待的想要煉化祖龍魂髓提升自身,但這臨時抱佛腳,未免有些太晚了。

所以這一次的石龍秘境之爭,最大的機緣,必然是屬於他的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