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周元睜開眼,將自身狀態漸漸恢復後,已是三日之後。

入眼黃沙席卷,此前激戰所留下的巨坑,已是被風沙填了大半,遠遠看去,如同一汪黃色的巨湖。

周元感應自身,神府內的源嬰再度變得靈光內蘊,此前消耗算是徹底的補了回來,不過神府內那四道聖紋所組成的聖紋光球,則還是帶着一些晦暗之意,顯然源氣好補,但這聖紋的損耗,卻是需要時間來修複。

周元無奈的嘆了一口氣,沒辦法,想要越級斬殺一位法域第三境,真不是什麼容易的事情,如果他不付出代價,根本就不可能做得到。

“實力還是不夠啊。”

周元喃喃道,淵泉在此次聖族那些參戰的法域強者中,只能夠擠入前十,顯然,在這石龍秘境中必然還有着比他更強的存在,而周元斬殺淵泉就已是如此的艱難,如果真遇見那種比後者還強的,周元感覺他就算是手段盡出,也是難以抗衡。

說到底,還是這源嬰境太拉胯了。

就算他源嬰九寸七,但終歸還是源嬰...

而如今雖說占領了七十七戰區,但爭鬥卻並未就此結束,按照諸聖的計劃,雙方的爭鬥會不斷的推進,直到這座石龍最為核心的位置,也就是龍首所在。

那裡所爆發的爭鬥,才是真正的至關重要。

可以想象,雙方的人馬最終都會匯聚龍首處做最後的爭鬥。

但那種最頂尖的爭端,周元感覺現在的他,恐怕參與起來會極為的吃力與危險,說不得就遇見了一個比淵泉更強的聖族強者,反手就將他逼入絕境。

“殿下,你恢復過來了嗎?”

而在周元心緒轉動的時候,一旁有着一道帶着欣喜的悅耳聲音傳來。

周元偏頭,便是見到亭亭玉立,嬌軀纖細柔嫩的蘇幼微,他點點頭,目光一轉,只見那不遠處的還有着不少人或站或立,正是其他的隊員。

而這些隊員在見到周元醒過來時,也是面露喜色,那投射而來的目光比起以往,多了一些真正的敬畏。

顯然周元斬殺淵泉,給他們帶來了極大的震撼。

“這幾天情況如何?”周元笑着問道。

“殿下,你恢復的這三天時間中,我們已將這片戰區所有的錨點盡數的占據。”蘇幼微迅速的回道。

周元點點頭:“那道核心錨點呢?”

“那裡倒還沒有占據,主要是想等你親自動手,畢竟那可是你最大的勝利果實。”蘇幼微抿嘴微笑。

周元聞言也是一笑,他站起身來,剛欲說話,神色忽的一動,然後掏出了一枚玉石,玉石上有光芒綻放,在面前虛空形成了一副由無數光點所形成的龍影。

“是諸聖發來的信息。”

周元眉頭微挑,諸聖在石龍秘境外時刻關註着其內的情況,他們雖然無法進入,但卻能夠將諸多信息投來,讓所有人知道如今秘境內的整體情況。

而此時,艾糰子,趙牧神,武瑤等人也是匯聚而來。

所有人註視着那道光點所化的龍影,其中碧綠與猩紅兩種顏色在不斷的互相侵蝕。

“我們七十七戰區在這裡。”武瑤纖細玉指指向了龍影的某處,此時這片區域的錨點盡數的化為了綠色,說明這裡的錨點落入諸天掌控。

“諸天還是有些落入下風啊。”周元凝視了片刻,緩緩的道。

按照這龍影上面的情況來看,猩紅光點要占據更多數,不過好在的是諸天這邊咬得很緊,雙方差距算不上太大。

“各處戰區都逐漸出現勝負,接下來恐怕雙方的人馬都會開始對着龍首戰區匯聚...”蘇幼微輕聲道。

所有人的目光都是看向石龍龍首處,那裡的光點數量龐大,而且個個璀璨奪目,這說明那裡錨點的質量極為的強盛,遠比其他戰區來得更強。

龍首戰區,將會決定此次雙方爭鬥的最終勝負,只是他們這種隊伍,恐怕是沒有參與的資格了,頂多只能作為旁觀者。

周元凝視着光點龍影半晌,然後收起玉石,平靜的道:“其他的不用多想,先將這座戰區的核心錨點占據。”

說完,他身影一動,直接是化為一道流光對着前方疾掠而去。

那個方向,他已經感應到了核心錨點的存在。

他一動身,整個隊伍立即就跟了上去。

隊伍對着沙漠深處而去,約莫半柱香後,沙漠氣候開始變化,只見得一座海域出現在了視線中,海面上有大大小小的島嶼點綴。

周元在掃視一番後,鎖定了其中的一座,袖袍一揮,只見得一道黑光破空而出,最後伴隨着轟鳴聲,直接是插在了島嶼中央的位置。

轟轟!

隨着搬龍釘的插下,這方海域突然間劇烈的震動起來,萬丈巨浪自海面肆虐,遮天蔽日委實壯觀。

“咦?”

而周元則是發現,伴隨着海嘯席卷,那海域中突然有着一絲絲神秘氣流鑽了出來,如游魚般在虛空中遊蕩。

“那是...祖龍殘魂?!”周元瞳孔微微一縮,這些神秘氣流,赫然便是祖龍殘魂!

顯然,隨着他們打入搬龍釘,動搖了此處的平衡,這才引得這些隱匿起來的祖龍殘魂出現。

與此同時,隊伍中其他人也是發現了這些遊蕩的縷縷神秘氣流,當他們在明白過來時,呼吸都是變得粗重起來,眼中滿滿的垂涎之意。

以往在混沌虛空中搜尋時,就算是一個月下來,也不見得能夠找到一縷祖龍殘魂,而眼下的這裡,卻是有着如此之多,這如何能讓他們淡定得起來?

“先將所有祖龍殘魂搜集,然後按照貢獻分配。”周元倒也沒阻止他們,只是吩咐了一聲。

“是!”

所有人都是精神大振,然後急吼吼的沖了出來,到處的獵捕着遊蕩的祖龍殘魂。

“倒不愧是戰區核心錨點。”周元輕輕點頭,之前他們所遇見的那些錨點,可沒有這種饋贈。

吞吞的身影突然閃現到了周元頭頂,它鼻子嗅了嗅,傳來意念:“這些祖龍殘魂,都是從海底跑出來的。”

周元聞言,神色頓時一動,目光轉向海面,與此同時,眼瞳中破障聖紋浮現。

頓時海水在其眼中變得透明,他的目光直接是穿透諸多阻礙,直接是投往了這片海域最深處,片刻後,他視線停留在了某處海溝中。

在破障聖紋的探視下,那裡出現了一個漩渦,漩渦中,正不斷的有着一縷縷的祖龍殘魂遊蕩而出,而在漩渦最深處,周元看見了一滴混沌液體在漂浮,那混沌液體中,似是有一道極為細微的古老龍影若隱若現,散髮着一種難以形容的原始,古老之氣。

周元凝視着那海底漩渦中的混沌液體,心神都是猛的震顫起來,一道閃電掠過腦海,讓他瞬間明白了此物的來歷,那是...

祖龍魂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