嗡!

當周元平靜聲音落下的那一瞬,只見那葫蘆口處,光華流轉,那散髮着無盡熾熱的赤紅梭影轉動,遙遙的鎖定了淵泉所在的方向,緊接着,光華閃爍,赤紅梭影自虛空間一閃而沒。

而淵泉則是在此時渾身汗毛倒豎,一股無法形容的恐怖氣息籠罩心間。

身為聖族中排名頂尖的法域第三境,淵泉自然不是尋常之輩,雖說周元這突然的恐怖反擊讓得他心中駭然,但他也明白,這應該就是來自周元的最後反撲,若是能夠將其抵禦下來,接下來周元與吞吞都將會任他宰殺。

所以,淵泉毫不猶豫的催動了自身最強手段。

“法域之寶,聖燭神甲!”

伴隨着淵泉厲喝聲響徹,只見得這方法域劇烈的震動起來,那法域中矗立的聖燭此時在此時劇烈的燃燒起來,在那聖燭深處,流淌出了金色的液體,那些液體對着淵泉呼嘯而去,轉瞬間便是在其身軀外形成了一幅金色的戰甲。

戰甲之後,灰白色的披風迎風而動,

隨着戰甲覆身,那淵泉的氣勢在此時猛然暴漲,節節攀升,引得虛空不斷的破碎,

此時的他,宛如戰神一般,氣勢攝人,不可抵禦。

而也就是在淵泉召喚出戰甲護身的那一瞬,前方虛空猛然破碎開來,一道赤紅梭影破空而至。

那一剎那,仿佛是有一**日降臨,帶來了毀滅的熾熱。

那股高溫,瞬間將四周的天地源氣點燃,而即便淵泉身披法域之寶所化的戰甲,卻依舊是在這一刻感覺到了灼熱的刺痛,這更是讓得他有些駭然,按照他的估計,恐怕這應該是一道超級聖源術!他無法理解,這周元怎麼可能具備着這種級別的源術。

這種級別的源術,就算是在他們聖族之中,都絕對算得上是頂尖,而且最關鍵的是,這種級別的源術修煉條件極為的苛刻,就算你僥幸得到了,還不一定能夠修煉而成。

放眼他們聖族的那些頂尖法域強者,就算是在第三境中,能夠修煉超級聖源術的人,都是屈指可數!

而他,則是不在此列。

所以當他在見到周元竟然以源嬰境的實力,施展出了一道超級聖源術時,方纔會感到如此的驚駭。

當然,他卻並不知曉,周元能夠施展出這道堪比超級聖源術的攻擊,更多的還是因為四道聖紋的存在,但即便如此,周元也付出了銀影本源為代價。

赤紅梭影穿破空間而至,在帶來無比熾熱的時候,也帶來了死亡的寒冷氣息。

梭影呼嘯,仿佛無視空間,在那不過三寸左右的梭尖處,有一股熟悉的波動,那是破障聖紋,以其為尖,可窺萬千破綻。

梭刃處,有地聖紋縈繞,帶來無邊力量化為無堅不摧的鋒利。

梭柄處,是天誅聖紋,天誅之力暗蘊。

而赤梭深處,是玄王聖紋掌控,調和四紋之力。

短短三寸之內,卻是神妙孕育。

淵泉的瞳孔中,倒映着那三寸赤梭,不過後者速度太快,就算是他,也僅僅只能感覺到一抹赤光掠過,緊接着,似有一**日撞擊而來,熾熱與毀滅同時而至。

碰撞,悄無聲息的出現,卻沒有任何驚天動地的動靜。

就連周元本人,都只能見到一道赤光一閃而過,然後法域內就安靜了下來,甚至連風聲似乎都是消匿。

淵泉身披戰甲的身影依舊是立於虛空上,身軀沉穩,不動如山。

面色有些蒼白的周元,目光死死的盯着那道人影,眼中也是帶着一絲緊張之意。

一旁的吞吞發出低吼,傳來意念:“你這搗鼓的大招是不是個假貨?如果是假的,咱們要不要先趁機逃?”

周元沒好氣的道:“你才是個假貨。”

他那一記大日斬天梭,乃是匯聚了四大聖紋的力量,為了將其催動,他甚至還搭上了銀影得源氣本源,從代價上面來說,絕對是血虧了,如果這都搞不定一個法域第三境,那今日恐怕就真是凶多吉少了。

而在一人一獸嘀咕間,虛空上,那淵泉的眼神終於是動了動,不過伴隨着他眼神異動的時候,一道細微的痕跡突然出現在了其戰甲錶面。

淵泉瞳孔一縮,有些艱難的低頭。

再然後,他便是驚駭欲絕的見到,一道光滑的裂痕在此時自胸前戰甲浮現出來,那裂痕的痕跡,仿佛是滾燙的刀刃划過了凝固的油脂...裂痕在迅速的蔓延,最後直接是橫穿了整個胸前的戰甲,緊接着,他感覺到了天地旋轉。

因為他的上半身,竟然在此時徐徐的垮塌下來。

而周元與吞吞則是見到,此時淵泉的身軀,以那一道光滑痕跡為界限,直接是...緩緩滑落,一分為二。

在那後方,灰白的法域,也是出現了一道痕跡,痕跡過處,整個法域,同樣被分割開來...

那種感覺,猶如是有着什麼無法抵禦的鋒銳之光,從中將其切開一般。

“怎麼可能...”

淵泉的上半個身軀滑落,他的臉龐上卻是佈滿着難以置信之色,他無法想象,他引以為傲的聖燭戰甲,竟然沒能抵擋下那一道三寸赤梭。

雖說那或許是超級聖源術,但不管如何,催動它的人,源氣修為僅僅只是源嬰境。

今日這場戰鬥,他從始至終都是占據着絕對的優勢,那周元與吞吞,在他看來不過只是兩個任他虐殺的獵物罷了,待得他玩盡興了,翻掌就能夠將他們給收了。

可誰能想到,在這最後的關頭,周元的猛然爆發,竟然是如此不可思議的逆轉了一切。

“我不甘心啊...我不甘啊!”

淵泉在尖嘯,他真的是不甘到了極點,如果早知如此,他就不做着將一人一獸做成蠟像的打算,他若是直接以雷霆手段將他們斬殺,周元根本就沒有任何機會來施展出這種需要長久時間醞釀的殺招!

這一刻,淵泉感受到了什麼叫做悔恨!

而伴隨着淵泉的尖嘯聲響起,只見得他那分為兩截的身軀,也是在此時開始融化,因為先前那道赤梭穿過身軀時,其中所蘊含的毀滅溫度,也是將其身軀內的生機盡數的蒸發了。

短短數息,當淵泉的不甘尖嘯還在迴蕩時,他的身軀連通着那座灰白法域,都是在此時融化,化為一縷青煙,徹徹底底的消失於天地間。

吞吞張大着大嘴的望着這一幕,獸瞳一時間有點獃滯。

它有點無法接受這前後間的變化。

“這就被搞死了?”吞吞茫然的看向周元,先前周元施展的那道赤梭,唯有被的鎖定者方纔能夠感受到其中所蘊含的大恐怖,所以就連吞吞都不知曉那道赤梭的可怕。

它只是感覺這局面一下子轉變得太快,快得有點難以接受。

周元望着那消散的法域,同樣是怔了片刻,旋即他手掌一招,虛空中有四道毫光掠過,最後投入到了他眉心間。

正是那四道聖紋。

相對於吞吞的難以置信,周元倒是比較容易接受這個結果,這淵泉雖強,但也不要小瞧了四道聖紋的力量,先前四道聖紋回歸時,周元能夠察覺到其中的聖光有所減弱。

顯然此次的催動,對於四道聖紋也是造成了一些損耗。

在付出了這麼大的代價下,如果還不能解決掉這淵泉的話,周元才會真的感覺到難以置信,畢竟這家伙雖強,但在那情報中也只是位居前十,在他的前面,還有着不少更強的聖族法域第三境。

周元深吸一口氣,他能夠感覺到眉心神魂的黯淡,神府內的源嬰也是不復以往的璀璨。

“其他地方的掃尾工作就交給你了...”

周元對着吞吞提醒了一聲,然後便是再忍耐不住那股疲累,直接盤坐下去,雙目緊閉,吞吐着天地源氣補充此次大戰的損耗。

吞吞瞧得周元這姿態,就知曉他自身已是油盡燈枯,當即噴出一道黑光將其罩住,然後踏碎虛空暴射而出。

如今淵泉殞命,聖族這支隊伍再無任何的威脅,接下來只要將其他殘餘掃盡,這片戰區,就徹底將會落入他們的手中。

這場實力本不在一個層級的雙方,最終,卻是他們以弱勝強,成為了最後的贏家。

這一幕,恐怕就算是那些諸天聖者看見,都挑不出半點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