呈現七彩的葫蘆,宛如琉璃所鑄,靜靜的立於周元掌心,隱隱有着一股極為神妙的波動從中散髮而出。

周元盯着掌心的七彩琉璃葫,眼中則是有着波瀾浮現出來。

這葫蘆,正是此前由蒼玄七術所衍化而成,而七彩斬天劍光,也是從這葫蘆之中衍變而出...在最初這葫影衍化而出的時候,周元就有着一種感覺,這應該並非是蒼玄七術的真正最終形態。

只是當時無法推測得更深,那是因為想要讓得葫影實質化,其所需要的一個前置條件,就是得先將七彩斬天劍光修煉到大成。

以往周元未能達到這一步,可現在,九道七彩劍光齊出,算是達到了條件。

所以在先前他將九劍斬出的那一瞬,他就感應到葫影的變化,同時有着諸多曾經被掩蓋屏蔽的信息,自他的腦海中浮現出來...

周元回味着腦海中那些憑空多出來的信息,面色有些動容,喃喃道:“這才是蒼玄七術的最終形態嗎?”

“蒼玄老祖,倒是掩藏得真深...”

因為按照這段信息所說,想要啟動這“七彩斬天葫”,還需要一種輔助,而那輔助,出乎周元的意料,那竟然是四道聖紋!

沒錯,就是那自蒼玄聖印上面剝離而下的四道聖紋。

破障,地聖,天誅,玄王。

周元怎麼都沒想到,這四道聖紋,竟然會與蒼玄七術的最終形態發生一些聯繫...

不過想想又是能說得通,蒼玄老祖曾經執掌蒼玄聖印,而蒼玄七術也是由他所創,若是兩者間能有什麼聯繫的話,也並非是什麼不可能的事情...以往周元還在奇怪,以蒼玄老祖聖者境界,所遺留的源術應該不至於只是如此的簡單,如今再看,方纔明白他還是小瞧了這位蒼玄老祖。

周元心念一動,只見得有四道光華自天靈蓋沖處,然後盤旋於四周,神妙之力散髮,引得這裡的黑暗都是在微微的波動。

正是體內的四道聖紋!

周元註視着四道聖紋,也沒有過多的遲疑,眼下吞吞還在外面竭盡全力的拖延,他這裡必須儘快,不然一旦吞吞被那白斑侵蝕,說不得後果難料。

呼。

周元深吸一口氣,屈指一引,只見得四道聖紋掠出,直接是一頭就衝進了那七彩琉璃葫之中。

轟!

隨着四道聖紋的鑽進,那七彩琉璃葫頓時變得絢麗起來,有流光在其中盤旋,一道道古老的紋路,不斷的自葫身錶面若隱若現的浮現出來。

同時葫身劇烈的震動着,周元能夠感覺到,一股恐怖的力量在其中迅速的孕育着。

不過這種孕育持續了十數息,那種光芒竟是漸漸的有些黯淡的跡象。

“源氣不足。”周元一眼就看出了問題所在,當即心念一動,源嬰出現在了天靈蓋處,然後張開小嘴,一道呈現白金色,宛如煙塵般的源氣吐出,落入七彩葫內。

那白金源氣中,似有無數晶塵在閃爍,看似不過絲絲縷縷,但卻是周元體內的源氣底蘊所化。

而隨着源嬰噴出自身源氣精華,周元的面色也是在以驚人的速度變得蒼白起來。

這種消耗,遠比與那淵泉激戰還要來得更為的龐大。

如此浩瀚精純的源氣加入,那原本有些黯淡的七彩葫再度綻放出光彩,葫身錶面,仿佛是有星辰乍現,形成了星空之景象,玄妙莫測。

但周元的面色卻是在此時有些難看起來,因為他發現,這七彩琉璃葫所需要的源氣實在是太過的龐大,他如今已是將超過七成的源氣底蘊灌入,但七彩葫依舊是沒有停止吸收的跡象...

若是繼續這麼下去,恐怕還真是會將他徹底的抽乾。

周元目光閃爍,旋即沉聲道:“吞吞,將銀影吞進來。”

隨着他聲音落下,數息後,黑暗空間波動,一道銀光墜落而下,赫然便是銀影。

周元心念一動,銀影體內,頓時有着滾滾源氣呼嘯而出,最後沒入七彩葫內。

而隨着源氣盡數的被抽離,只見得銀影再也維持不住傀儡之形,身軀直接是融化,最後化為了一顆銀色圓球,在其錶面,連光澤都是變得晦暗下來。

周元袖袍一揮,將銀色圓球收起,眼中掠過一抹心疼,此次抽離銀影的源氣,勢必會對其造成一些影響,之後想要補充回來怕是需要一段時間了,不過如今情況危急,這麼做也是沒辦法的事情,周元並非優柔寡斷之人,這些取捨自然是做的出來。

而伴隨着周元將銀影的源氣本源盡數的抽調而出,眼前那七彩琉璃葫終於是不再散髮出那種渴求之意,只見得葫蘆錶面,有流光不斷的攢動,周元目光透過葫蘆口望進去,仿佛是看見了星空中的大日緩緩升起。

那股刺目,讓得周元眼睛都是仿佛被灼傷。

那所流露而出的波動,也是讓得周元心中有些震撼升起。

“這道源術,恐怕能夠擠入超級聖源術的層次...”周元目光閃動,在周元所有的底牌中,他感覺唯一能夠與此術相比的,恐怕只有那一道“祖龍搬天術”。

兩者的施展,都是無比的艱難與苛刻。

周元手掌伸出,鄭重的抬起了七彩琉璃葫,這就是他傾盡全力所準備的殺招底牌,接下來,勝負,就在這裡了。

...

吼!

灰白的法域中,吞吞咆哮聲如雷鳴般迴蕩。

源源不斷的蠟像大軍沖殺而來,最後又是被吞吞盡數的掃滅,只是隨着這種戰鬥的持續,吞吞也是察覺到它的身軀開始變得越來越沉重,仿佛身負萬千巨山,壓得它難以動彈。

若是它有着破障聖紋的話,則是能夠發現,如今它的身軀錶面,幾乎已是佈滿了白色的斑點。

虛空上,淵泉望着這一幕,則是嘴角噙着一抹笑意,燭毒已是要徹底的淹沒吞吞的身軀,一旦這一步完成,那麼吞吞的意識就會被封印,到時候,這具聖獸之軀,也將會成為聽他號令的傀儡。

“就算是聖獸,也終歸只是一頭畜生。”淵泉輕笑一聲,眼中有着輕蔑浮現。

“你可別怪我,要怪,就怪那周元不知天高地厚,此前給了他機會逃命,他卻沒有把握,反而還要主動來這核心區域。”

“將那家伙吐出來吧,不要以為跟烏龜一樣的躲起來,就能夠避免接下來的結局,既然他敢來挑釁,自然也該明白會付出什麼代價。”

他的聲音落在下方吞吞的耳中,後者頓時發出厲吼聲,獸瞳閃爍着無盡凶光的將淵泉盯着。

“冥頑不靈的畜生。”

淵泉搖搖頭,袖袍一揮,只見得那蠟像大軍頓時奔騰而過,裹挾着滔天殺伐,對着吞吞席卷而去。

吞吞厲吼,即便身軀沉重如山,但它依舊是沒有退後半步,獸瞳盯着那衝來的蠟像大軍,就欲迎上。

不過它身影剛動,一道聲音在體內響起。

“可以了。”

吞吞聞言,微微猶豫了一下,然後方纔張開嘴巴,黑光在嘴中化為漩渦,下一刻,有一道光影暴射而出。

“終於出來了嗎?小烏龜。”淵泉見狀,頓時笑道。

光影在半空中化為了周元的身影,他目光鎖定虛空上的淵泉,眼神漠然,手掌緩緩抬起,那七彩琉璃葫在掌心閃爍着異光。

淵泉也是發現了那七彩葫,眼神一凝,臉龐上的笑意微微收斂。

從那葫蘆上面,他感覺到了一股有些心悸的波動。

然而還不待他仔細感應,周元已是深吸一口氣,單手豎於胸前,手掌一抬,七彩琉璃葫緩緩的升起,在那葫蘆口的位置處,有神異毫光浮現出來,輕輕旋轉間,最終隱隱的仿佛是形成了一道三寸左右的赤紅梭影。

隨着那一抹赤紅梭影的出現,周元所處的虛空,似是開始崩裂。

有一股無法形容的恐怖力量,若隱若現的散髮出來。

這一刻,淵泉終於是變了臉色,眼中有驚濤駭浪浮現,顯然是從那葫蘆口處的梭影中,感覺到了致命的危機。

而也就是在此時,周元那平靜之中卻有着森冷殺意流轉的聲音,悄然的響起。

“此為,七彩斬聖葫...大日斬聖梭。”

“還請閣下...留下狗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