嗡!

恐怖的音波洪流直接是在此時貫穿了虛空,然後盡數的傾瀉到了被周元纏住的赤鎏身軀之上。

那一瞬,赤鎏周身所有的源氣防禦瞬間被摧毀,虛空層層破碎,而赤鎏的肉身上,裂痕蔓延開來,鮮血狂灑,猶如是一場血紅暴雨覆蓋天地。

轟!

伴隨着赤鎏那刺耳的慘叫聲響起,他的身軀直接是被轟得急墜而下,有刺耳音波響起。

音波洪流咆哮而出,幾乎是貫穿了半個金色法域。

最終,赤鎏的身軀直接是精準的墜入了先前周元所砸出的那個隕石巨坑中,那一瞬,數萬里內的大地都是猛然一震,猶如是地龍翻身一般,塵霧如沙塵暴的捲起,同時也掀起了億萬岩漿噴涌。

周元立於虛空,那毫毛化身在此時化為無數的碎屑,隨風飄散。

他輕輕的拍了拍天元筆,眼中儘是滿意之色,先前的戰鬥中,天元筆將聖源兵的威能與特性發揮得淋漓盡致,那毫毛化身,乃是“萬化紋”的一種能力衍生,其實並沒有多少的力量,但卻勝在無聲無息,堪稱是奇襲必備,那赤鎏就是因為未能及時察覺,方纔被狠狠的轟了一記鐘吟。

這一道天龍金鐘吟,轟得結結實實,就算那赤鎏是法域第二境,這一次也會吃個大苦頭。

周元袖袍一揮,將那漫天煙塵捲去,然後目光直接是投向那巨大的隕石坑深處,只見得那裡,赤鎏仰天躺倒,滿身都是鮮血,肉身上佈滿着裂痕,猶如將要破碎的瓷器一般。

噗嗤。

一口夾雜着金色流光的鮮血從其嘴中噴出,赤鎏的面色都是變得赤紅了一些,他的目光,帶着無邊暴怒的鎖定着虛空上的周元。

顯然,這次被周元奇襲得手,讓得他心態徹底炸裂了。

“我要殺了你,我要讓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帶着濃烈到幾乎凝為實質般殺意的咆哮聲,從那隕石坑深處爆發而起,赤鎏面龐無比的猙獰,他甚至懶得理會身軀上的傷勢,只見得眉心處,那裡的豎紋蠕動着,那隱藏在其下的聖瞳就要張開。

“這裡的環境怎麼樣?”不過在此時,周元突然突兀的開口問道。

突如其來的問題,讓得滿心殺意的赤鎏都是一怔,然後他便是處於本能的看了一眼這巨坑深處,而就是這一眼,直接是讓得其面色瞬間劇變。

因為他見到,在這隕石坑深處,竟是有一道道細微而隱晦的特殊波動,諸多光線在交織,宛如是蜘蛛網一般,重重覆蓋了巨坑深處,而若是仔細的看去,就會發現,那赫然是一道道隱而不發的源紋!

而且每一道源紋,都是散髮着極為驚人的波動。

赫然全部都是八品源紋!

此時再看,這隕石坑深處,簡直就是一處埋藏了諸多八品源紋的凶地!

“你!”

赤鎏眼瞳驟縮,駭然失聲。

這些源紋,必然是先前周元被他轟下來時所佈置,只是讓得赤鎏有些駭然的是,此前周元明明是在全力應對着他的狂猛攻勢,可竟然還能分出心神在他都未曾察覺間,於這深坑中,佈置出了一座由八品源紋所形成的絞殺之地!

而這麼來看,先前周元的奇襲,也是早有預謀,所為的就是將他直接轟進此處!

他的一切舉動,都是在周元的算計之中!

一股寒意在此時自赤鎏的心中升騰而起,再度望着虛空上那年輕人時,眼中不可避免的有了一些驚懼之色。

轟!

不過赤鎏到底是法域第二境的強者,在經過瞬間的驚駭後,他不顧身軀上的傷勢,身影一動,就要破空而去,因為眼下這處深坑,連他都是感覺到了濃濃的危機,必須遠離!

“大封禁紋!”

但其身影剛動,周元的淡淡聲音便是響起。

只見得巨坑深處,有一道八品源紋突然的爆發,直接是在頃刻間,就將這片區域的空間封鎖,同時也引得赤鎏要破空的身影陡然一滯,顯然是被中斷了。

“我費盡心思為你準備了一份大禮,你就這麼跑了的話,會不會太失禮了一些?”周元有些無奈的聲音從虛空上傳來。

不過還不待那赤鎏回答,周元眉心間神魂之力微微一閃,便是直接引動了此前他所隱藏於巨坑中的所有八品源紋。

那一瞬間,巨坑深處,有恐怖的源氣波動爆發了。

方圓數萬里之內的大地都是在此時塌陷,衝擊波瘋狂的席卷而開,連附近那些其他正在交戰的雙方人馬,都是面露駭色的紛紛停手暴退...

周元立於虛空,他望着下方那種破壞力,也是有些咂舌,如果從正面對決來說,神魂力量恐怕很難勝過同等級的源氣力量,可神魂之力能夠構建源紋,以小博大,引動天地間更為驚人的力量。

所以,如果真能夠細心的準備一番,就算是游神境初期所佈置下的源紋陷阱,那也足以對法域第二境的強者造成巨大的威脅,當然,最重要的前提是,如何讓得那法域第二境沒有防備的落入陷阱中...

正如眼下...

下方那種驚天動地般的爆炸持續了好片刻的時間,方纔漸漸的停歇。

待得恐怖的源氣波動徹底的散去,周元目光投下,只見得下方原本的連綿火山山脈早已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難以形容的巨坑,巨坑深處,不斷的有着岩漿涌出來,或許要不了多久,此次就會形成一片岩漿海域。

周元的身影徐徐落了下來,手中天元筆輕輕一抖,雪白毫毛如蛇般的暴射而出,鑽進了地底,十數息後,毫毛鑽出,其中纏繞住了一個渾身焦黑的人影。

正是那赤鎏。

只不過此時的他,看上去極為的狼狽,體內的源氣處於極為虛弱的階段,半截的身軀都是消失,只剩下頭顱以及上半身還在顯露着頑強的生命力。

而此時,那金色法域也是在漸漸的崩裂,化為無數光點。

“法域強者,可真是不好殺呢。”周元感嘆一聲,這赤鎏先後被他以天龍金鐘吟硬憾一記,然後又落入到了源紋陷阱中被狂轟猛炸,但即便如此,他依舊只是被重創,並未就此直接殞命。

赤鎏艱難的掙扎着睜開眼皮,他望着近在咫尺的周元,沉默了一下,聲音嘶啞的道:“卑鄙的賤種!”

“你若是有本事,就讓我張開聖瞳,與你堂堂正正的一戰,那時我若是輸了,方纔心服口服!”

周元面露沉思,道:“真的嗎?”

赤鎏眼中掠過一絲喜色,剛欲點頭,他猛的察覺到什麼,急忙轉頭,只見得那裡再度有着一道道八品源紋成形,然後纏繞而來,覆蓋了他的身軀。

而且最為重要的是,有一道源紋覆蓋在了他的眉心間,剛好是將他的聖瞳封印了下去。

“混蛋!你騙我!”赤鎏咆哮道。

周元一笑,道:“你不說還差點忘了你聖族的聖瞳很是詭異。”

“另外,我要一個死人心服口服做什麼?你可真是搞笑。”

伴隨着周元的輕笑落下,他的眼眸中,有冰冷殺意陡然涌現。

這一次,還不待那赤鎏怒喝出聲,他手中天元筆已是暴刺而出,鋒利的筆尖,毫不留情的直接捅穿了赤鎏的眉心,同時狂暴的神魂之力震蕩,在那頃刻間,便是將赤鎏的神魂生生的撕裂,震碎。

赤鎏的身軀瞬間僵直,他的眼瞳中還殘留着暴怒與殺意,其中還帶着掩藏不住的不甘,他明明手段還未曾用盡,他明明還可以翻盤!

但現在,一切都沒有用了。

黑暗侵蝕而來,赤鎏的心中,只有着無盡的懊悔。

若是早知道這個小子如此的危險,他必然不會再做那些試探,應該直接一碰面,就解開聖瞳,施展最強的攻擊結束戰鬥。

可現在,後悔已是無用了。

“周元,淵泉隊長會讓你為我陪葬的!”

在神魂徹底破碎之前,赤鎏那最後一句怨毒的聲音,隱隱的傳來。

至此,一名聖族法域第二境的強者,徹底的隕落於周元之手,同時為他那顯赫的戰績榜上,再添了奪目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