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元立於如隕石砸落而下的巨坑深處,他手持天元筆,筆尖有磅礴浩瀚的源氣源源不斷的涌出,維持住了那一層如晶石般的光罩。

那些自筆尖涌出的白金源氣,比起之前,似乎是有了一種特殊的韻味。

仿佛是顯得更為的飄渺,深邃。

也令得周元的天龍氣原本所具備的那種剛猛霸道減弱了一些,但取而代之的,是一種圓潤無缺之感,更為悠長且連綿不斷。

周元的指尖磨挲過那明亮璀璨起來的第八道源紋,經過這麼多年的醞釀,這道讓得他望眼欲穿的源紋,終於是覺醒了...

第八紋,源魂。

源是源氣,魂則是神魂...所謂源魂,便是說這一道源紋,能夠將兩種不同的力量,真正的做到融為一體。

這並非是以往周元那種簡單的將兩種力量混合在一起做一些加持,這是一種真正的兩者相融。

而先前,周元便是借助着“源魂”融合了三千多億的源氣底蘊以及游神境的神魂之力,方纔能夠將赤鎏那一波毀滅攻勢盡數的硬抗下來...

現在的他,憑藉著“源魂”的特性,那種所融合出來的新力量,如果要以純粹的源氣底蘊來算計的話,應該能夠達到四千五百億的地步了。

另外,隨着第八紋覺醒,如今的天元筆,算是真正的踏入到了聖物的層次。

周元望着斑駁的黑筆,筆身上,有無數脈絡若隱若現,這一刻,天元筆仿佛是在呼吸一般,吞吐着天地間的源氣,而從它的身上,那所蘊藏的靈性比起以往強了不止一個檔次。

周元甚至能夠感覺到天元筆中傳出的那種雀躍,歡喜的情緒。

在歷經這麼多年的沉寂後,這曾經的聖源兵,終於是在這一刻,恢復了曾經臨近鼎盛的榮光。

“這就是真正的聖源兵麽...”

周元眼神有些熾熱,他猶自還記得,當初他自蒼淵師尊手中接過天元筆並且知曉它曾經是傳說中的聖源兵時,心中是何等的激動與期盼,而這麼多年下來,天元筆伴隨着他諸多征戰,也見證了他從蒼玄天那小小的大周王朝中的孱弱殿下,成長為瞭如今的源嬰,游神境...

“老伙計,這麼多年,辛苦你了。”周元撫摸着天元筆,道。

天元筆發出了嗡鳴震動,似是在回應。

“為了慶祝今日你重回聖源兵,我就用一位法域第二境的人頭來當賀禮吧。”周元一笑,旋即他眼神漸漸的銳利,抬頭鎖定了遠處虛空中面色有些難看的赤鎏。

虛空上,那赤鎏聽到此話,不由得森然道:“狂妄的東西,不過是一柄尚未凝結蓮印的聖源兵而已,就以為你能翻得了天?”

“翻不翻得了...打過就知曉了!”

伴隨着周元音落,他雙掌猛然緊握天元筆:“晉升!”

轟!

那一瞬,周元體內爆發的源氣波動再度翻涌,短短數息,便是猛的暴漲一截,那四千五百億的源氣底蘊,已是臨近五千億!

赤鎏感應到這般變化,眼神也是微沉,他的源氣底蘊在五千六百億左右,雖說依舊還能夠壓周元一頭,但顯然,這種優勢已經不能再如同剛開始的那種碾壓了。

“源氣秘法,也不是只有你才有!”赤鎏深吸一口氣,面色陰沉,他知道,必須施展手段將周元的這種氣勢給打壓下去了。

他雙手猛然合攏,低沉聲響起:“金魔灌體術!”

只見得這金色法域中,有無數金色的流光匯聚於赤鎏頭頂,那流光宛如黃金所融化一般,最後徐徐的滴落而下,落在了赤鎏天靈蓋。

嗤嗤!

有煙霧升騰。

黃金般的液體迅速的融入了下去,而赤鎏的皮膚則是漸漸的變得金黃,宛如一座金人一般,而他的源氣波動,也是出現了漲動,直接從那五千六百億漲到了五千八百億。

恐怖的源氣呼嘯天地間,赤鎏面無表情的盯着周元,眼中滿是殺意,在他看來,被一個源嬰境逼到使用源氣秘法,實在是一件非常恥辱的事情。

而這種恥辱,唯有用周元的血才能洗涮。

“你我之間的差距太大,不管你有多少的手段,今日都...”

“地聖紋!”

而就在赤鎏那森然的聲音迴蕩於天地間時,周元平靜而冷冽的聲音,再度響起。

然後赤鎏的雙目中,便是有着血絲攀爬出來,他咬牙切齒的望着周元那再度漲動起來的源氣波動,終於是忍不住的破口大罵:“你他娘!”

他征戰這麼多年,還是第一次見到這種底牌層出不窮的變態。

源氣秘法他也不是沒有,可要知道源氣秘法間也是有着衝突,很難共存,偏偏眼下周元這裡,似乎並不存在着這種問題,這說明他的兩道源氣秘法,都屬於極為頂尖層次而且還不衝突的那種。

轟!

不過周元卻是沒有再與他廢話,浩瀚的源氣充斥體內,身軀細微的動作,都是能夠引得虛空震蕩,他手握天元筆,眼神銳利的鎖定了虛空上的赤鎏。

他腳掌一跺,大地瞬間龜裂,塌陷。

身形化為光影破空而出。

“給我鎮壓!”

赤鎏見到周元氣勢凶猛,眼神不由得更寒,雙掌凌空拍出,頓時整座金色法域都是震動起來,下一刻,金光匯聚,直接是化為了一顆顆金色大日。

大日懸空,光耀天地。

每一顆金色大日中,都是蘊含著讓人頭皮發麻的毀滅力量。

“轟轟!”

金色大日呼嘯而出,鋪天蓋地的對着周元轟擊而去。

周元眼瞳中倒映着那諸多金色大日,神色冷凝,手掌緊握天元筆,浩瀚源氣灌註,低沉聲響起:“天元筆:萬鯨!”

筆尖在面前虛空划過,宛如是形成了空間之門。

古老的鯨吟聲,自其中傳出,下一刻,無數道巨大無比的古鯨自其中遊蕩而出,然後撞碎虛空,直接與那漫天金色大日蠻橫相撞。

轟!轟!轟!

驚天動地的聲音在金色法域中炸響,那股毀滅衝擊,引得法域都是在劇烈的震顫。

一朵朵金色的蘑菇雲在虛空中綻放,美麗到極致之下,是毀滅。

赤鎏註視着那如煙花般綻放的金色蘑菇雲,眼中滿是森冷殺意,這種程度的攻伐,算是他傾盡全力,想必就算那小子手段不少,也該有些麻煩了吧?

唰!

而這般想法剛剛的掠過心中,赤鎏前方的虛空突然的破碎開來,一道光影暴射而出,手中那黑筆暴刺而來。

“破源!”

雪白毫毛化為幽黑色彩,仿佛無物不可破,那股無邊鋒銳,似連這座法域都會被其捅個通透。

面對着那在瞳孔中急速放大的筆尖,赤鎏心中也有寒氣升騰,他感覺,若是讓得那黑筆捅到身軀,連他都有些扛不住,畢竟不管如何,那都是聖源兵!

“就以為你有聖源兵嗎?!”

不過,赤鎏身為聖族的法域第二境,自然不可能真的寒磣到連一點保命手段都沒有。

只見得其厲喝響徹,雙掌間有金光匯聚而來,轉瞬便是化為了一雙金色拳套,那拳套如黃金所打造,其上有猙獰金刺,古老的紋路刻印在上面,散髮着衝天的殺伐與血腥之氣,顯然是久經戰陣。

“鐺!”

赤鎏面露猙獰,金拳憾出,與那暴刺而來的筆尖碰撞,頓時巨聲響徹,兩人所在的虛空,直接破碎開來。

赤鎏面目猙獰,金拳與黑筆形成了僵持之局。

“你那些增幅的源氣底蘊,不過只是無根之木,無法持久,只要拖得你強勢期一過,你必死無疑!”赤鎏獰笑。

周元雙手緊握天元筆,也是在傾盡全力的與其形成對峙,他聽到赤鎏的獰笑,不由得一笑:“但是你拖得了嗎?”

他指尖輕輕一彈。

這一瞬,只見得赤鎏身後的虛空突然的破碎開來,一道人影跳了出來,那人影與周元一模一樣,通體雪白,竟然是由天元筆的毫毛所化。

而此時,在那毫毛化身的肩膀上,扛着一座巨大的金鐘,金鐘幽黑的口子,直接對準了赤鎏。

“天元筆,萬化分身...”

“以及...”

“天龍,金鐘吟。”

嗡!

洪鐘大呂般的聲音,開始迴蕩。

赤鎏面色劇變。

下一瞬,毀滅音波,猛然咆哮而出,直接是以閃電之勢,破碎虛空,重重的轟擊在了面露驚駭的赤鎏身軀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