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的赤鎏很憤怒,那流轉森然殺意的目光,令得四周的溫度都是陡然降低的,顯然,對於諸天這邊給他留了一個游神境的對手,讓得他感覺自己受到了冒犯。

不過見到他這麼憤怒,周元也是有點不爽,同樣覺得自己受到了冒犯。

“不就兩年沒出來嗎?我就已經淪為沒人在意的角色了嗎?”周元搖搖頭,他這些年也算是搞了不少的事情,之前那聖族的一位古聖,還說要將他列入聖族的通緝必殺名單,可這才短短兩年,就已經無人在意他了...

當真是有種物是人非的感覺啊。

赤鎏陰冷的註視着周元,不過他倒也沒再多說什麼廢話,恐怖的源氣波動在此時緩緩的自其體內瀰漫出來,引得虛空震蕩,一股讓得腳下巨大火山都是在哀鳴的威壓,鋪天蓋地的涌向周元,猶如是要將其生生的壓碎一般。

那股源氣威壓臨身,也是令得周元的眼神微微一凝。

這股壓迫感...

這家伙的源氣底蘊,恐怕不遜於五千億源氣星辰。

周元深吸一口氣,神府之內,源嬰猛然大放光明,浩瀚源氣在此時毫無保留的爆發而出。

轟轟!

白金源氣衝天而起。

而當周元的源氣爆發時,那赤鎏的面色忽的微變了一下,有些驚愕的望着前者:“這股源氣底蘊...三千多億?”

三千多億的源氣底蘊,自然不可能讓得赤鎏感到驚懼,他只是震驚於這個底蘊竟然出現在了一個源嬰境的身上...這顯然是一件讓人感到不可思議的事情。

“看來我無意間碰見了一個諸天的超級天驕。”赤鎏緩緩的道,這一次他看向周元的目光,倒是有些饒有興趣之色浮現出來,能夠在源嬰境擁有着這種底蘊,只能說明其源嬰開發得極為的完美,這說明周元的源嬰,起碼都是達到了九寸五。

這種源嬰的開發程度,就算是放在他們聖族之內,都是鳳毛麟角,舉世罕見。

而若是能夠將這位諸天的超級天驕抹殺於此,倒是一件不小的功勞。

“不過這點源氣底蘊,今天恐怕還保不下你的性命。”赤鎏淡聲道。

三千多億的源氣底蘊對於源嬰境而言,的確是不可思議,但可惜,這在一位法域第二境的眼中,卻並不具備什麼威脅,雙方的差距太大,根本不是任何手段能夠彌補。

周元並未理會,他同樣也知曉,如果只是這三千多億的源氣底蘊,的確無法威脅赤鎏。

但他顯然並不是只有這些...

周元眉心,有璀璨的神魂之光在此時涌動,宛如一輪溫和的大日,神魂之力如浪潮般的涌出,然後與那三千億的源氣混合在一起,頓時間,那自周元體內爆發出來的威壓節節攀升。

“三千億源氣底蘊加上游神境的神魂之力嗎?你還真是讓人有點意外呢。”赤鎏雙目微眯,笑道。

“不過...”

他笑容陡然收斂,眼神幽深,嘴角有着一抹譏誚掀起來。

“還是遠遠不夠!”

赤鎏腳掌猛然一跺,那一瞬,虛空猛然間破碎開來,一隻宛如黃金般的巨手猛然劈下,那一掌,宛如是巨靈神之斧,劈斬之下,一切皆是破碎開來。

這赤鎏雖然並不太將周元放在心中,可當其出手時,卻並沒有任何的鬆懈,顯然,能夠踏入法域第二境,這赤鎏也並不蠢。

五千多億源氣底蘊所形成的攻擊,那股毀滅之態,已是莫可形容,尚未斬落,這片大地上,已是被撕裂開了一道深不見底的深淵...

巨掌如斧般的斬下,猶如要將天地分開,周元面色肅然,面對着一位法域第二境強者的傾力攻勢,他當然不敢有絲毫的懈怠。

“轟!”

白金源氣咆哮而起,直接是化為巨大的白金龍爪,其上白金龍鱗閃耀着光芒,似是無堅不摧。

與此同時,周元心念一動,神魂之力涌動,一層層的覆蓋在白金龍爪之上,形成了無數神魂之力所構成的防護。

受到神魂之力堅持的白金龍爪,那所散髮出來的威壓,倒比單純的三千億源氣底蘊要強橫的多。

白金龍爪撕裂虛空,直接是與那劈斬而下的金色金掌硬碰。

鐺!

天地間似是有着刺耳的金鐵聲響徹而起,下一瞬,肉眼可見的源氣風暴自虛空爆發,方圓數萬里內都是受到了波及,一座座冒着黑煙的火山被生生的夷為平地,漫天岩漿飛舞。

不過在那種碰撞間,顯然還是金色巨掌更為的凶橫,劈斬而下時,竟是生生的將白金龍爪都是斬碎而開。

“哈哈哈,天真的小子,神魂之力固然能夠加持源氣,但畢竟兩者力量不同,真以為強行糅合,就能夠將其化為一體?!”赤鎏大笑聲響徹而起,他立於虛空,目光俯視的鎖定急速暴退的周元,眼中帶着濃濃的譏誚。

源氣與神魂之力並非是不能達到完美的融合,但那是聖者才能夠做到的事情,周元,顯然還差遠了。

周元身影如陰影般閃爍,終於是避開了那落下的金色巨掌,他嘴唇抿了抿,這赤鎏的話雖然難聽,不過倒也說在了最重要處,源氣與神魂之力,固然互相加持會令得威力有所增幅,但如果憑此就要對抗一名法域第二境的話,卻還遠遠不夠。

這個結果,周元此前就有預料,但當碰撞結果出現在面前時,還是不免有點失望。

看來,這種粗糙而單純的混合,並不是什麼好辦法。

“鎏金法域!”

赤鎏森冷的聲音在此時響起,下一刻,金色的法域猛然間擴張,短短數息,便是將這方天地覆蓋而進。

周元同樣是處於法域的籠罩範圍。

赤鎏眼神漠然的註視着周元,手指凌空一點,只見得虛空波動,無數巨大金柱緩緩的冒處,那些金柱前端鋒銳如矛,散髮着令人心悸的鋒芒與寒氣。

這些金柱,皆是赤鎏以法域之力所凝聚而成,威能驚人。

“我沒時間跟你在這裡玩太久,早點去死吧,你那些同伴,很快就會送去見你。”赤鎏淡淡的道,旋即屈指一彈。

咻!

虛空震蕩,只見得那鋒銳的金柱陡然暴射而出,宛如是漫天金色流光一般,以一種狂暴到令人頭皮發麻的頻率,對着周元所在,瘋狂轟擊而下。

轟轟!

大地上,驚天震蕩不斷,恐怖的力量撕裂着大地。

這場戰鬥,周元似乎是一開始就陷入到了劣勢之中。

...

當周元的隊伍開始與赤鎏等人交手時,與此同時,在其他的各大戰區中,也是有着激烈的廝殺開始爆發。

血腥氣在漸漸的瀰漫。

而在石龍秘境外,諸天的聖者也是立於虛空,目光穿透了光膜,望着那龐大到看不見盡頭的龍身之上的戰鬥,廝殺。

以他們的能力,即便是隔着如此遙遠距離,依舊是能夠清晰的看見任何一處的戰場。

金羅古尊一揮手,虛空中有光芒匯聚而來,形成了一幅巨大的地圖,地圖上,密密麻麻的有着數不清的細微光點,而每一處光點所在,都是代表一顆祖魂錨點。

此時那些光點,在不斷的在血紅與碧綠之間變幻。

碧綠光點,便是說明是由諸天的隊伍占據了祖魂錨點,而血紅的光點,則是代表着聖族所占...

諸多聖者望着巨大的光幕,這些光點的閃爍,就代表着一次次激烈的廝殺。

蒼淵立於虛空,他看了一眼光幕,眉頭微微一皺,因為他發現周元所在的那片戰區,此時不斷的有着祖魂錨點變得血紅,而反觀碧綠的光點,卻是一顆都無。

顯然,周元的隊伍應該是被攔截住了。

“呵呵,蒼淵,看來你這位看重的弟子,此次沒什麼奇跡能夠展現了呢。”一旁,突然有一道笑聲傳來,蒼淵目光瞥了一眼,正是那徐北衍的師尊,綠柳大尊。

此時的後者,眼神淡漠的望着石龍秘境某處,顯然也是將那裡的戰鬥看在眼中。

蒼淵面色漠然,未曾理會。

不過綠柳卻是不依不饒,笑道:“這周元,此次應該是要讓得金羅古尊失望了。”

蒼淵淡淡的道:“綠柳,上次的失敗,還沒吸收到足夠的教訓嗎?”

“安靜的看下去吧,現在定論下得太早,待會丟得臉,也會更大。”

綠柳雙目一眯,剛欲反擊,卻是見到附近一些聖者都是在看來,連金羅古尊都是瞥了他一眼,於是他便是收了聲,袖袍一拂。

“呵,那本座倒是要拭目以待了。”

...

轟轟轟!

大地震蕩,金色法域中,無數轟擊的法域之柱,終於是漸漸的停歇。

“應該是屍骨無存了吧?”赤鎏喃喃道。

他的目光投向下方大地上巨大的隕石坑中,眼中有光澤閃爍,直接是穿透黑暗,看見了深坑最深處。

再然後,他的瞳孔便是猛的一縮。

因為他見到,在那裡,周元雙手握着斑駁黑筆,有一道宛如晶層般的光罩將其覆蓋,而那黑筆筆尖,不斷的噴吐出一股力量,維持着晶層光罩...

而也就是這層光罩,竟聲將先前赤鎏那狂暴的毀滅攻勢抵禦了下來?!

“怎麼可能?”赤鎏面色陰沉,以周元那種粗糙的源氣,神魂互相加持,他那三千億底蘊,根本不可能擋得下他的攻擊。

而且不知道為何,此時周元體內所散髮出來的那種力量波動,與之前竟是有些不一樣了。

而也就是在赤鎏面色難看時,那晶層光罩內的周元,緩緩抬起頭,一口濁氣自嘴中吐出。

“你說的沒錯,那種粗糙的力量混合,算不得什麼...”

周元手中斑駁黑筆緩緩的抬起,他眼中有着銳利之色凝聚而來。

“那這種呢?”

當他聲音落下時,天元筆筆身上,那第八道源紋所在處,有着光芒漸漸的綻放,最終將其徹底的點燃。

那是,天元筆第八紋...

其名為,源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