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由淵泉所率領的隊伍在見到周元乾脆利落的帶着人掉頭就跑時,也是愣了一愣,然後爆發出了哄然大笑。

他們倒是沒想到這諸天的隊伍如此的軟弱,尚還沒有碰一碰,就直接選擇逃命...

“諸天就只有這些貨色嗎?”

“就這種軟腳蝦,也敢與我聖族爭奪秘境?!”

諸多聖族強者大笑,然後他們目光看向淵泉時,卻是發現後者眉頭微皺的望着周元等人逃竄的方向,淡淡道:“這領頭者是個聰明人,雖然逃跑是個讓人嘲笑的事情,但也最是理智。”

其他聖族強者笑着點點頭,道:“看來是個聰明的軟腳蝦。”

“淵泉隊長,現在怎麼做?”有人問道。

淵泉沉吟了數息,果斷的道:“先追上去,將這支人馬全部吃了,然後就將這片區域的節點打下聖柱,以此輻射其他區域。”

憑藉著一些直覺,他感覺似乎不能太過輕易的放過眼前這支人馬。

“沒必要為了一群廢物這麼浪費時間吧?要不淵泉隊長你率人做正事,我帶一些人將他們滅了就行了。”一位實力在法域第二境的聖族強者說道。

淵泉目光閃爍了一下,直接拒絕:“沒必要犯險,這點時間改變不了什麼,所有人一起出動,追上他們直接斬殺。”

見到淵泉面對着一支如此廢物的諸天隊伍都這樣的小心,那位法域第二境的聖族強者不由得撇了撇嘴,但最終還是不敢觸犯前者的威嚴,於是點頭應下。

下一刻,淵泉身影率先暴射而出,其速度之快,連虛空都被撕裂開來,而在其後方,諸多聖族強者迅速的跟上,殺氣騰騰。

“周元,他們追上來了!”

在那前方,武瑤看了一眼後方的動靜,提醒道。

周元也是轉頭看了一眼,特別是當在他在見到那淵泉竟然領頭追殺時,眉頭不由得一皺,在面對着他們這種實力只能算是二流的隊伍,那淵泉都沒有絲毫的放鬆,反而是全力追殺,這顯然是不打算給他們一絲一毫的機會啊。

“周元,他們在迅速的接近,怎麼辦?”艾糰子也是出聲了,對方實力陣容強於他們,這種追殺,顯然也是對方更有優勢。

周元目光微閃,旋即傳音道:“所有人靠近我附近五百丈。”

隊伍中其他人聞言,雖然有些疑惑,但還是迅速的調整了位置。

周元見狀,手掌一握,天元筆閃現而出,他筆尖划過,帶出了無數道光痕,那些光痕凝聚,下一刻,猶如是形成了一道巨大的光翼,光翼出現在周元身後,扇動之間,也將其內的所有人覆蓋。

“八品源紋,追光翼!”

當周元的神魂達到游神境後,他這段時間跟隨着夭夭,同樣也在惡補着源紋修行,畢竟從錶面看來,如今游神境的神魂,算是他抗衡法域強者的唯一手段,自然不能過於的忽視。

嗡!

巨大的光翼展動,頓時天地間狂風大作,周元等人速度猛然暴漲,一下子就將迅速最近的淵泉所率領的隊伍甩開。

而面對着周元等人的暴漲速度,那淵泉也是愣了一下,道:“竟然還有一位游神境強者?”

這種八品源紋,唯有游神境方纔能夠刻畫。

這倒是有點煩人了,游神境神魂,如果正面對戰的話,淵泉是沒有半點忌憚,可在這種追殺中,一名游神境所能夠取到的作用,卻能夠讓人頗為的頭疼。

而剛好他們這邊,沒有游神境。

淵泉目光閃爍,眼神有些森冷,下一刻,他單手猛然結印。

“滅魂曲!”

浩瀚源氣涌動,隱隱在其身後形成了一張巨大的面孔,那面孔詭異,唯有巨嘴張合,而一股奇異的音波陡然間爆發,那音波對於實體物質沒有什麼破壞,可若是波及神魂,卻是能夠將其瞬間撕碎。

詭異音波自後方傳盪而來,周元眉頭頓時皺起,感覺到了眉心神魂在震動。

對方在影響他的神魂。

可此時他必須保持速度,難以分心去阻絕那音波的侵蝕。

不過好在,他也並非是一人。

“吞吞!”周元一聲低喝。

吞吞出現在了周元頭頂上,望着後方,下一刻,其嘴巴陡然張開,有驚天動地的獸吼聲咆哮而起,那咆哮中,充斥着先天聖獸的威壓,竟是漸漸的將那詭異音波抵禦了下來。

“八品聖獸?”音波被破,淵泉面目更為的森冷,此前他就察覺到了吞吞的存在,在他的感知中,這聖獸的實力,算是這支隊伍之中最強的了。

“我倒要看你們今天能逃多久!”

淵泉聲音之中滿是殺意,下一刻,他收了音波,再度猛然提速。

追逃再度爆發。

眨眼間,便是半日時間過去。

兩支隊伍一個瘋狂逃,一個瘋狂追,這大半天下來,兩方幾乎什麼事情都沒做,就全都耗在這裡了。

“周元,咱們要逃到什麼時候啊?”艾糰子苦着臉問道。

周元咧嘴一笑,道:“急什麼?我們能夠拖住一支聖族頭部人馬,已經算是賺了。”

艾糰子無奈,雖然好像是這個道理,但還真是有點憋屈啊,不過她也明白,對方整體實力近乎碾壓他們,所以避其鋒芒是最為理智的選擇。

“殿下,他們或許是打算耗盡你的神魂力量。”蘇幼薇秀眉微蹙,提醒道。

周元點點頭,他當然知曉對方的打算,道:“那就看看是我的神魂先耗盡,還是他們的耐心先耗盡吧。”

他可不相信,這麼一支聖族的頭部隊伍,會願意將所有的時間都用來跟他們這麼一支看上去就只是二流的隊伍耗着。

而也正如周元所料,此時在那後方的追殺隊伍中,已是有分歧在出現。

“淵泉隊長,我們在這裡耗了太多無謂的時間,我們現在連一處節點都還未曾掌握,這樣下去,我們如何獲取戰功?!”一名法域第二境也有些不耐煩了,忍不住的出聲。

此言一齣,頓時引來了不少的應同聲。

“先前我就說了,這支隊伍實力不強,交給我來就行了,根本沒必要將寶貴的時間全部浪費在他們身上。”另外一名法域第二境也開口道。

麾下四名法域第二境,如今兩名都直言反對,這讓得淵泉眉頭也是皺了起來,他望着遙遠處那依舊在亡命狂奔的隊伍,眼中有些不甘之意,對方的神魂之力應該無法堅持太久了,如果保持速度追擊下去,必然能夠將他們抹殺。

但那樣將會消耗更多的時間,而看如今麾下人馬的反應,顯然是覺得對方不值得。

只是,出於某種直覺,淵泉還是覺得應該儘早滅了那支隊伍。

不過,如果他執意如此的話,麾下人馬說不得會有些離心,因為此次聖族出動,是有戰功要求的,如果他們將時間耗在這支隊伍身上,到時候導致戰功太低,恐怕會引來許多的嘲笑甚至懲罰。

於是,在沉吟了數息後,淵泉只得嘆了一口氣,道:“赤鎏,他們的話,就交給你來負責。”

那名為赤鎏之人,正是此前要求由他來率隊追殺的法域第二境,他此時聞言,頓時神色一松,道:“隊長放心,我會將他們殺得一個不留。”

淵泉搖搖頭,道:“不過你不能一個人率隊去。”

說完他揮了揮手,身旁的兩位法域第二境強者猶豫了一下,最終點頭。

“他們會協助你。”淵泉說道。

那赤鎏見狀,面色有些不好看,對方最強的存在,不過就是一頭八品聖獸,憑他的實力足以應對,淵泉還要多派兩名法域第二境,這是不相信他的能力嗎?

他想要反駁,但見到淵泉眼神冷冽了下來,頓時只能吞了話語,無奈的點點頭。

做好了分配,淵泉也就不再猶豫,眼神幽冷的了一眼遠處逃得歡快的隊伍,直接轉身,分出了一部分人馬,迅速的離去。

而後方的動靜,也是在第一時間被周元所察覺。

“還剩下三名法域第二境...”

雖然對方分兵,這對於他們來說算是一個好消息,但對方也極為的謹慎,竟然留下了三位法域第二境,這還是有點出乎周元的意料。

可如果他們還繼續選擇逃的話,這片戰區顯然將會被那淵泉盡數的占據。

如此一來,這種拖延也就沒了意義。

周元目光閃爍,漸漸的有凶光凝聚。

“各位...”

他目光環視,聲音傳進了隊伍中每個人的耳中。

“我們是想要吃肉還是空手而歸,就看接下來這一場了,所以...把命都給掏出來,準備乾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