浩瀚源氣凝聚,化為了連綿的雲層大地,而此時諸天的大部隊,則是在諸天聖者的指引下,抵達了石龍秘境。

周元立於人群中,來到此處,他的目光第一時間就是看向了遙遠處黑暗中的巨大光膜,光膜之內,可見石龍蜿蜒的身軀盤踞,宛如亘古永存一般。

雖說此前在那投影中他們就看見了,可如今親身來到此處目睹,那種衝擊感,還是讓得人有些頭皮發麻。

“那就是搬龍陣嗎?”一旁的蘇幼微輕聲說道。

周元目光順着望去,然後便是見到在那巨大光膜之外的位置,有一座結界成型,那座結界之複雜,即便以周元如今的神魂境界,都是有種霧裡看花般的感覺,想要窺探,但神魂立即發出刺痛的感覺,那是本能的察覺到了危機。

顯然,這座結界,超乎想象的危險。

目光凝視了搬龍陣半晌,周元目光又是對着更遙遠處眺望,那裡已是黑暗一片,連感知都難以蔓延,因為那裡接近了中央區域,已被雙方的聖者出手直接是互相隔離,屏蔽。

不過即便是無法感知,但周元卻能夠猜得出來,恐怕在聖族那一邊,此時也已是大軍待發了。

而當諸天大部隊在打量着石龍秘境時,金羅古尊的身影自虛空中浮現出來,他指向了搬龍陣最深處,道:“進入秘境的通道,便處於搬龍陣內,你們從此處進入,而諸天聖者自會將你們投向所分派到的戰區位置。”

“諸位,此次並非是什麼歷練,你們可以將其視為一場與聖族的小型戰爭,所以其中的生死,沒有任何的保障,就算是我們,也只能在外面眼睜睜的看着。”

金羅古尊的面色變得肅然起來,緩緩的道:“戰爭很殘酷,就算是聖者,也有殞命之危,但如果我們不想被聖族奴役,不想我們身後的家人成為那聖族煉製丹藥的材料,我們除了傾盡全力的抵抗,沒有第二條路可走。”

“即便為此,將會付出慘重的代價。”

“但從遠古到今天,諸天自始至終都沒有後退過!”

金羅古尊低沉的聲音落在所有人的耳中,讓得大軍沉默,所有人都是默默的握緊了手中武器,眼神漸漸的鋒銳,凌厲,有殺意在凝聚。

諸天與聖族之間,沒有任何調節的餘地,特別是周元這些與聖族打過交道的人,更是明白在他們的眼中,諸天生靈不過只是煉製血源丹的材料罷了...

而既然無可調和,那就只能...你死我活了。

“如果你們都做好了準備,那就...去吧。”金羅古尊低沉說道。

轟!

當他聲音落下的瞬間,一道道強悍驚天的源氣猛然爆發,這源氣雲層上,所有將要參戰的人,都是將源氣催動,霎那間的聲勢,當真是周元前所未見的壯觀。

下一刻,所有的身影都是化為流光而出。

周元率領着艾糰子,武瑤,蘇幼微,趙牧神等人的隊伍,也同樣是混在其中,然後衝進了那座巨大的搬龍陣。

狂風在耳旁呼嘯,空間在震動,周元望着那不斷自後方閃退的結界光線,片刻後,一道巨大的光膜印入到了視野中,而在那可見的中央位置,則是看見了一道約莫千里左右的裂痕。

裂痕之中,有古老,原始之氣噴涌而出。

“準備好了,要進場了!”

周元低喝一聲,對着隊伍發出了提醒。

其他人皆是點頭,周身源氣陡然沸騰。

唰!

伴隨着隊伍衝進那巨大的裂痕,他們頓時感覺到有一股偉力將他們包裹,下一瞬,空間扭曲,黑暗涌來,直接將他們吞沒。

眼前的黑暗持續了數息,而當周元他們再度回神時,眼前的景象已是大變了模樣。

只見他們所立處,似乎是一片一望無際的赤紅大地,大地上有冒着黑色煙霧的火山拔地而起,整個天地間高溫瀰漫。

周元先是看了一眼四周,發現眾人皆是未曾走散,然後他取出一方羅盤,其上光芒閃爍,片刻後他道:“這裡就是七十七戰區的範圍。”

他有些感嘆,此前在分配戰區時,從宏觀角度來看倒是沒什麼特殊的感覺,可如今身處其中方纔能夠發現,這片戰區極為的遼闊,眼下他們所見,不過只是這方戰區的小小一隅。

蘇幼微看向周元,道:“接下來怎麼安排?”

“不急,先看看落入我們這片戰區的聖族隊伍。”周元擺了擺手,不過他話音剛落,神色便是忽的一動,抬頭望向了遠處的虛空,只見得那裡的虛空劇烈的扭曲,然後形成了一道空間漩渦。

漩渦之中,有人影如潮水般的涌了出來。

而隨着那越來越多的人涌出來,再感知着那種源氣強度,周元的面色不由得有些微微變化起來。

特別是當最後數道身影自空間漩渦中走出來時,周元的嘴角都是忍不住的一抽。

那有足足五道身影,當先一人,乃是一名身披金甲,手持金戟的男子,他面色冷漠,渾身散髮着一股讓人心悸的殺伐之氣,仿佛是自屍山血海中走出一般。

而當周元見到此人時,瞳孔頓時一縮,緩緩的道:“我們這次恐怕有點倒霉了。”

武瑤也是鳳目一凝,道:“那人,好像是玉簡情報之中所提起的...金甲淵泉?”

“這家伙,可是法域第三境的強者啊!”

“而且,還不是一般的第三境,在那情報中所記載,在此次聖族出動的法域強者中,他恐怕有着擠入前十的實力!”

趙牧神面色有點發黑,盯着周元,道:“你這家伙真是霉運衝天。”

艾糰子手中的肉乾都是放了下來,喃喃道:“而且那家伙身後,還有四名法域第二境...這種陣容...我們似乎搞不定啊。”

這種陣容,完全能夠跟他們這邊最強的那幾個隊伍硬碰了,而他們這種排名比較後面的隊伍,完全沒硬碰的資格。

周元也是嘆息一聲,有點頭疼,他同樣沒想到,他們這支隊伍剛進場,就碰見了這麼棘手的強敵。

而當周元頭疼時,遠處自空間漩渦中走出的金甲戰將,充滿着煞氣的目光也是第一時間鎖定了周元這邊的隊伍,而在分辯了一下後者強弱後,他的眼中分明是有着譏諷與不屑浮現出來:“諸天就這麼不堪嗎?”

他抬起手掌,直接道:“全部殺了。”

轟!

在其身後,一道道驚人源氣爆發,然後衝天而起。

“怎麼辦?”

而見到對方一言不發直接動手,蘇幼微等人也是連忙看向周元。

周元無奈的一笑,然後揮了揮手。

“還能怎麼辦?當然是...跑啊!”

話音落下,他毫不猶豫的就帶頭逃竄,對方人多勢眾,整體實力明顯碾壓這邊,如果這個時候就選擇硬碰的話,那除了團滅,恐怕沒有多餘的選擇。

於是,當周元他們進入石龍秘境的第一戰,就直接灰溜溜的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