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靜的小院中,周元躺在躺椅上,手握着一枚玉簡,研究着其中那些有關聖族法域強者的情報。

“看來會是一場惡戰啊。”

許久後,他睜開了微眯的眼睛,面色有些凝重的嘆了一聲,這玉簡上記載了不少情報,這應該不會是全部,但即便如此,聖族這上面所顯露出來的陣容,已經很讓人感到忌憚了。

雖說如今諸天城也不是匯聚了諸天所有的法域力量,但同樣的,眼下這裡同樣不是聖族所有的力量。

“太軒...”

周元念叨着一個名字,從玉簡情報中,這個名為太軒的人,應該就是聖族法域之中的翹楚,只不過有關於他的情報只有寥寥數語,而其中最讓得周元心頭震撼的一句是...

以法域之力,曾撼動聖者。

周元無法知曉這所謂的撼動是打敗還是略作抗衡,但不管是哪一種,都足以讓人感到駭然。

這太軒,可能將會是此次諸天法域最大的敵手。

不過除了太軒外,聖族大軍中,還不乏一些頂尖者,從情報來看都不是什麼省油的燈。

所以在看完這些情報後,周元心頭還是有點沉重,此次的石龍爭奪,必然也會是一場惡戰,苦戰。

周元轉過頭,看一眼旁邊露出肚皮,悠閑曬着陽光的吞吞,道:“你現在算是個什麼實力?”

吞吞睜開眼皮,懶洋洋的哼唧了一聲。

“能對付法域第二境麽...”周元目光微閃,吞吞此前晉入八品,正常來說應該是相當於法域第一境,不過先天聖獸畢竟非同凡響,顯然是能夠做到越級戰鬥的。

“第三境不行?你這先天聖獸比我預估的水分大呢。”不過周元對此有點不滿意,撇嘴道。

吞吞惱怒的瞪了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一眼,都懶得搭理他,真以為越級戰鬥很容易嗎?然而轉念一想,身邊這個變態好像還真是經常乾這種事情。

這讓得它有些鬱悶,究竟誰才是聖獸啊?

“現在的吞吞如果傾盡全力的話,能夠與第三境略作抗衡,但想要將其擊敗卻還差了火候,除非它能夠在石龍秘境中再做一些提升。”一旁有着夭夭的聲音傳來。

她也是躺在另外一隻躺椅上,修長玉臂互相交叉的枕在腦後,美目閉攏,濃密修長的睫毛間,有細碎的陽光穿透而過。

而她這個姿勢,倒是無意間將霸道有料的身材給顯露了出來。

周元在側面看了一眼,忍不住的吞了一口口水,夭夭這平常不顯山不露水的,實際上也是個霸道的主。

“好看嗎?”

夭夭悠悠的聲音傳來,似是還帶着點清冷寒意。

周元趕緊心虛的轉開目光,仰天打着哈哈。

夭夭睜開了眼睛,清冷如山泉般的眸子橫了周元一眼,白皙如瓷般的臉頰上,有些微不可察的淡淡紅意,旋即她說道:“此次石龍秘境內,戰鬥必然會極為慘烈,不過你也不是初生牛犢了,這些年想必早已習慣,所以我也不用做多餘的提醒。”

“但有件事你要註意,就是與吞吞的那所謂合體手段,往後都不能再使用了。”

周元一愣,驚訝的道:“為什麼?”

他還真是將這道手段當做了一道底牌。

夭夭有些無奈的看了吞吞一眼,道:“此前的合體,本就是這家伙在胡來,你們一人一獸,血脈不同,神魂不同,即便因為我留在你體內的神祗物質將你們強行融合,但若是次數多了,也會留下一些後遺症。”

“什麼後遺症?”周元連忙問道。

夭夭眨了眨眼,道:“可能你的言行舉止,會逐漸的趨同於它。”

周元如遭雷擊,面色都是變得有些慘白起來,好半晌後,他默默的抓起了躺在旁邊的吞吞,掐住它的脖子,咬牙切齒的道:“混蛋,差點被你坑死!”

吞吞怒吼,尾巴一甩,便是纏住了周元的脖子,也是將他狠狠的勒住。

“殿下,隊伍的名額最終都全部確定下來了。”

而就在一人一獸撕扯的時候,突然有着一道聲音從院門處傳來,只見得蘇幼微正俏立那裡,美目有些錯愕的望着他們。

周元悻悻的將吞吞丟了下去,然後上前從蘇幼微手中接過羊皮紙,笑道:“辛苦了。”

自從當日確定戰區之主位置後,已經三天時間過去,而這三天間,周元這邊的隊伍一直都未曾滿額,直到現在,總算是滿了。

周元也明白,因為今天就是最後的期限了,現在加入的這些,多半是在別的地方碰了壁,最後只能退而求其次。

周元對此雖然有些不爽,但也沒辦法,畢竟即便他這裡有吞吞坐鎮,但要論起吸引力,還是比不上那些法域第三境的戰區之主。

他展開紙張,細看了一下,發現他這隊伍裡面,法域強者包括艾糰子,也只有九位,而據他所知,那些法域第三境的戰區之主麾下,法域強者的數量,都是超過了二十,甚至其中,還有着法域第二境的強力干將。

跟他們比起來,他這邊拉起來的隊伍,實在是有點寒磣。

不過沒辦法,他這源嬰境的戰區之主,實在是嚇退了不少人,所以還真怪不了別人不來他這裡。

但好在他所負責那片戰區,也不算太過的熱門,想必到時候應該也不會惹得聖族來太過厲害的對手...當然周元也不是怕,只是他打算先在其中獵取一些好處,如果能夠讓得團隊的實力得到一些提升,或者說讓吞吞更進一步,到時候在面對着那些頂尖隊伍時,方纔有着碰撞的資格。

鐺!

而在周元心中想着這些的時候,這諸天城中,突然有着嘹亮的鐘吟聲響徹起來。

鐘聲一道接一道,略顯急促,這也是讓得周元與蘇幼微的面色變得肅然了起來。

他們知道,這是出擊的時候到了...

他看向蘇幼微,道:“招集隊伍,準備動身吧。”

蘇幼微點頭,立即轉身而去。

周元抬頭望着虛空,佇立了片刻,然後轉身來到夭夭身旁,目光望着她。

夭夭為周元整理了一下衣衫,倒是有些如同送丈夫出征的小媳婦一般,道:“小心一些。”

周元望着那近在咫尺的白皙玉顏,心中悸動了一下,然後猛的低頭,在那紅唇上狠狠的一印,最後果斷的轉身而去。

吞吞一躍,落在了他腦袋上,對着微微有些發獃的夭夭揮了揮爪子。

夭夭望着一人一獸離去的身影,好片刻後,眼神方纔恢復過來,她輕輕的碰了碰嘴唇,旋即嘴角有着一抹細微的弧度微微上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