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殿中,嘩然不斷,一道道飽含着質疑,驚異的目光不斷的投射向周元,顯然金羅古尊的這份安排,引起了不小的爭議。

誠然如今的周元要論起名氣的話,絕對不會遜色於那些法域第三境的頂尖人物,但誰都明白,這份名氣的主要來源,是因為他能夠協助煉製祖龍丹,在這上面,如今沒人能夠質疑周元的能力與作用。

但問題是,他們接下來將要面對的局面,可不是煉製祖龍丹啊,而是真刀真槍的跟聖族爭鬥!

而在眾人來看,眼下的周元,也就游神境的神魂能夠入眼,可游神境神魂雖說強橫神妙,但如果要論正面硬憾的話,那必然還是法域源氣更占優勢,所以說周元這游神境或許能夠保證他在面對着聖族法域時,不至於被擊潰斬殺,但同樣的,恐怕也無法取得什麼亮眼的戰績。

如果金羅古尊只是安排他作為普通的參戰者,那應該不會引來多大的反對質疑,可若是要成為負責一方的戰區之主,這恐怕是真的差了太多。

畢竟看看其他戰區之主,幾乎全都是法域第三境的頂尖強者,而周元這游神初期,怎麼跟別人比?

在那諸多的目光中,周元本人也是有些錯愕,顯然這個任命同樣出乎他的意料,因為從錶面上來看,他的確是有些不太具備這種資格。

那徐北衍手握着墨玉笛,目光微微閃爍,旋即他對着某處微不可察的點點頭,而收到他的示意,當即有人出聲:“古尊大人,這個任命會不會太草率了一些?每一處戰區都至關重要,說不定最後就是因為這一點的祖魂錨點差距,導致局面崩盤。”

“古尊大人請重新任命吧!”

“......”

一道道聲音突然的響起。

大部分人沒有發表意見,不過看得出來,他們對此也並不是非常的認同,畢竟此次的爭奪,每一處都極為重要,他們也不想因為周元的出現搞得功虧一簣。

聽得那些吵鬧的聲音,徐北衍面色不動,眼眸深處則是掠過一抹快意,顯然很樂意見到周元陷入這種尷尬局面。

他手中墨玉笛輕拍掌心,然後看向金羅古尊,抱拳道:“古尊大人,周元元老煉丹本事不弱,若是折損在了戰場中,那才是諸天的損失,所以這些爭鬥的事情,交給我們就行了吧?周元元老只需在此等待我們將祖龍殘魂帶回便可。”

他言語真切,仿佛是在擔心周元真的殞命於秘境中。

“你是想說周元沒資格去秘境,只能在諸天城煉丹吧?”郗菁卻是冷笑一聲,眼神不善的道。

別人或許會被這徐北衍的虛偽矇蔽,但郗菁卻是察覺到了這家伙言語深處的惡意。

徐北衍搖搖頭,有些無辜的道:“郗菁元老可不要冤枉我。”

郗菁還想怒斥,不過卻被一旁的周元阻攔了下來,後者瞥了面帶溫和笑意的徐北衍一眼,道:“你不會是怕我去了又把你的風頭給占了吧?”

徐北衍一怔,旋即莞爾失笑,道:“周元元老可真是會說笑...秘境中,可是真刀真槍的各憑本事,可沒有人會再照拂了。”

言下之意,暗指周元能夠擠掉他協助煉丹的位置,只是因為夭夭照拂而已,並非是真本事。

“若是嘴硬也算本事的話,恐怕光憑你這張嘴,就能夠直接將石龍搬出來,哪還需要這麼多事。”周元笑道。

這話說得有趣,導致不少人都是忍不住的一笑,繼而在見到徐北衍微沉的面色時,又趕緊收了回去。

徐北衍雙目虛眯,剛欲回擊,卻是見到金羅古尊在此時揮了揮手,制止下了所有的聲音。

將眾多目光拉回來,金羅古尊淡笑道:“我會將周元設為一方戰區之主,自然是有着我的考量,他雖然看上去只是源嬰境,但凡事都不能只看錶面所見,再有,周元可是一員福將,有他在的地方,我諸天與聖族相鬥時,可還沒被占過便宜,所以我相信他或許會帶來奇跡。”

“周元,你覺得呢?這個位置,你可能勝任?”他看向周元,笑問道。

面對着金羅古尊那深邃睿智的目光,周元也是面露正色,道:“對抗聖族,是身為諸天一份子的義務,只要古尊認為我可以,我自然會竭盡全力。”

既然金羅古尊表明這麼看好他,那他自然不會反對,而且,以其能力,想必也早就察覺到了他的源嬰非同一般,知曉他不會真如其他人所想的覺得他完全沒有資格。

金羅古尊面露欣慰的點點頭。

眾人見到金羅古尊已是有了決定,自然也就只能收了那些質疑的話,不過那看向周元這裡的目光,還是沒有多少的變化。

金羅古尊待得眾人平息下來,這才繼續宣佈其他的戰區之主,如此約莫半柱香後,所有的戰區之主便是新鮮出爐,而眾人看了一圈,發現最低的,都是法域第二境,如此一看,周元那源嬰境的實力在其中,當真是顯目之極。

周元見狀倒是鬆了一口氣,也不是所有戰區之主都是第三境嘛,這樣一來,他壓力倒是沒那麼大了。

現在的他,全力之下遇見法域第三境可能結果難說,但面對法域第二境,他卻是並不會有任何的忌憚。

“各大戰區之主人選已定,接下來三日時間,你們可以各自招攬隊伍。”

“對了,這裡還有一份聖族那邊的情報,裡面記錄著聖族源嬰,法域兩境中的強橫之輩,你們一定要牢記分析!”金羅古尊抬手間,有諸多玉簡飛射而出,直接是落在了每一個人的面前。

眾人皆是連忙接下來,畢竟能夠來到這裡的人都不是什麼初出茅廬的年輕人,他們有着豐富的鬥戰經驗,所以也很清楚這份情報的珍貴。

而在收下了玉簡後,此處很快就變得沸騰混亂起來,諸多強者都是對着先前就已經看中的戰區之主涌去,想要加入其隊伍,畢竟在這種局勢下,跟着一個強勢的戰區之主,不論是性命還是好處,都將會得到一定的保障。

在這種混亂中,無疑要以徐北衍所在最為的沸騰...

郗菁也同樣受到了追捧,望着那涌來的大量人馬,她只能無奈的招呼了周元一聲,然後就被人群淹沒。

而相對於其他戰區之主那邊的熱火朝天,周元這裡無疑就顯得有些尷尬了,周圍冷冷清清,無人問津。

周元有點無奈,這些家伙眼皮子也太淺了,雖然他不敢說在那麼多戰區之主中能力壓群雄,但最起碼他也不該來墊底吧?!

可這種選擇本就是自由的,人家不來,他也不可能按着人頭腦袋硬塞進來。

不過好在這種尷尬沒持續多久,兩道倩影閃過人群,靠近了過來。

“殿下,我們加入你這裡吧!”蘇幼微巧笑焉熙,清麗的臉頰動人無比。

一旁的武瑤則是雙臂抱胸,她似乎對此時周元尷尬的境地很感興趣,紅唇都是帶着一點戲謔弧度。

周元鬆了一口氣,道:“還是你們有眼光啊,其他那些俗人根本無法發現我的內在美。”

“趙牧神那家伙呢?”他忽然問道。

武瑤道:“去趙仙隼那邊了。”

周元點點頭,倒是沒多想,畢竟趙牧神也是萬祖域的人,如今趙仙隼領頭,他自然也得跟上去。

不過這樣想着沒多久,他便是見到趙牧神有些面色難看的走了過來,旋即面無表情的道:“我加入一個。”

周元瞧瞧他,有些明白了,道:“趙仙隼竟然沒要你?”

趙牧神面色更差了,道:“他說不要源嬰境。”

周元不由得有些同情的看了他一眼,旋即若有所思的道:“是因為你最近跟我們走得有些近吧?”

趙牧神沒搭理他,只是皺眉道:“你這裡就這點人?靠我們幾個能有什麼用?連個法域都沒有嗎?”

瞧得這家伙竟然還有些嫌棄,周元撇撇嘴,剛欲說話,背後突然有一道聲音傳來:“法域嗎?算我一個唄。”

周元,趙牧神他們有些錯愕得轉過身,只見得一名俏麗女子亭亭玉立,她一手握一個小布袋,然後不斷的從其中掏出肉乾,潔白的牙齒咔咔間,就將其飛速的解決掉。

“艾糰子?”周元見到她那熟悉的臉龐,頓時驚愕出聲。

眼前的女子,赫然是此前在萬獸天中有過一面之緣的艾糰子,沒想到兩年不見,她也是完成了突破,踏入了法域境。

“歡迎嗎?”艾糰子笑嘻嘻的問道。

“當然。”周元連忙點頭。

而隨着第一個法域的加入,這倒是引起了一些人的註意,一時間,開始有人對着這裡聚來,只是看樣子還是有點猶豫。

周元見狀,目光一閃,想了想,伸手打了一個響指。

吼!

響指聲落下,頓時那大殿外有的一道低吼聲響起,下一刻,一道光影直接是破開人群而至,最後撲到了周元腦袋上。

正是吞吞。

此時的它,低吼不斷,有一股極為強悍的威壓瀰漫開來,頓時讓得附近的混亂為之一靜,一道道驚愕目光看來,甚至連一些法域第二境的強者,都是眼露凝重的望着吞吞,顯然是察覺到後者所散髮出來的那股危險氣息。

周元拍了拍頭頂的吞吞,笑道:“隊伍又加強了。”

而吞吞的出現,所帶來的吸引力無疑比艾糰子更強了許多,畢竟那等威壓,甚至能夠媲美法域第二境,如此來看,周元這邊倒也是初具規模了。

於是下一刻,周元這邊,也終於是開始熱鬧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