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蒼淵猛然變色時,一股聖者威壓忍不住的散髮出一絲,頓時引得混沌虛空震蕩,不過好在他迅速的收斂了威壓,蒼老的面龐有些凝重的看着周元:“難怪那聖族聖者會親自出手追殺你。”

周元皺眉,道:“師尊,這究竟是怎麼回事?那聖族可是有什麼圖謀?”

“你所窺見的黑暗空間以及那石龍,應該是祖龍殘魂所化,只不過這裡的殘魂之強,遠非祖魂山可比,不然那聖族也不會如此的興師動眾。”蒼淵緩緩的道。

周元眼神微凝,此前那短暫的窺視中,他可是見到了聖族出動了大量的強者,組成大陣,試圖動搖那神秘光膜。

這種動員強度,也遠遠比此前萬獸天的孽獸一族更強。

“沒想到聖族竟然偷偷摸摸的在混沌虛空中找到了這種秘境...”蒼淵面龐前所未有的嚴肅,可見周元冒險帶回來的這一手信息,究竟是何等的重要。

他看着周元等人一臉的疑色,解釋道:“那石龍凝聚着超乎想象的祖龍殘魂,我觀其氣象,恐怕已是漸漸生靈,說不得,其中有祖龍魂髓誕生。”

“祖龍魂髓?”周元怔了怔,表示從未聽過。

“你沒聽過是正常的,因為就算是尋常聖者,怕都是對其知之不詳。”蒼淵感嘆一聲,道:“祖龍殘魂散於天地間,本就稀少難尋,而想要誕生魂髓,那更是需要大量的祖龍殘魂凝聚,這般條件,可謂是萬載難遇。”

“若是能夠得一滴祖龍魂髓,便是有了窺得聖境的機緣...”

此言一齣,周元,蘇幼薇四人齊齊色變,聖者境,乃是諸天之巔,一旦入聖,便是徹底的蛻去凡胎,成為了天地間的偉岸存在,這是所有修煉者畢生夢寐以求的目標。

只是以凡成聖,談何容易,古往今來不知多少驚世駭俗的天驕止步於此,含恨而終。

即便是以趙牧神,蘇幼薇,武瑤他們這等九寸源嬰,雖說根基雄厚,一等一的法域種子,未來都不敢說有完全的把握能夠觸及聖境,更遑論其他人?

而眼下,蒼淵竟說那所謂的祖龍魂髓,可引人登那聖者之路,如

何不讓人震撼萬分。

蒼淵瞧了一眼被震懾住的幾個小家伙,忍不住的一笑,道:“祖龍魂髓是其一,這處秘境空間的寶貝不止如此,光是這石龍本身,便是一座神材,其中的祖龍殘魂若是能夠抽離而出,不知能夠煉製多少祖龍丹,我諸天若是能夠將其得到,整體實力必然可以更強一分!”

周元也是點點頭,他協助煉製祖龍丹,自然知曉祖龍殘魂的重要,如今限制祖龍丹的主要因素,就是祖龍殘魂難尋,而這座秘境空間內的祖龍殘魂,濃郁到不可思議,若是諸天能夠得到,簡直是一座超級戰略資源。

這種重要程度,絲毫不亞於那古源天之爭,甚至從某種程度而言,還要勝過!

“不過這祖龍殘魂若是落到了聖族手中,也將會成為他們的一大利器。”蒼淵補充道。

周元心頭一震:“師尊的意思,聖族也能夠利用祖龍殘魂了?!”

要知道諸天能夠煉製祖龍丹,那是因為有夭夭的存在,不然就算是諸多聖者,也只能對着那祖龍殘魂乾瞪眼,而眼下聽蒼淵的意思,那聖族竟然也是能夠利用祖龍殘魂?

蒼淵面色有些沉重,道:“這兩年間我們與聖族也是有諸多接觸,也知曉了他們同樣是在混沌虛空中搜尋着祖龍殘魂,想來他們應該是掌握瞭如何將其利用的手段...按照歸墟神殿的推測,這恐怕是聖族那位聖神漸漸複蘇的徵兆。”

周元心頭一寒,是了,夭夭是第三序列之神,而那聖族,卻有着一位第二序列...夭夭能夠做的事情,其他聖者做不到,但那位無所不能的聖神,卻未必不行。

以往或許是因為深度沉睡,那聖神無法顯聖,但眼下看聖族動靜頻頻,那位曾經讓得諸天諸族險些滅絕的恐怖存在,恐怕真是在漸漸的複蘇了。

而這對於諸天而言...真是絕頂的壞消息。

面對着那位存在,就算是諸天的聖者,都是有些心寒膽顫,那遠古時期的滅界之戰中,諸天中不知有多少聖者被那位聖神所抹殺,甚至最終若不是祖龍意志涌現,重創聖神,恐怕如今的天源界,早已是聖族獨掌,而其餘諸族,皆是淪為其圈養的牲畜。

“所以不論如何,這座秘境空間,我們諸天必然是要爭奪,也虧得你此次傳回消息,這才沒有讓我諸天損失一次天大的機會。”蒼淵望着周元,又是有些欣慰的道。

“此前這片區域就傳出了聖族波動,當時我們還派出了聖者查探,但卻沒有發現任何異動,所以就只當是錯覺,如今來看,真是險些壞了大事。”說到此處,即便是蒼淵,都是感到有些心悸。

“此事事關重大,先立即趕回諸天城,我需報給歸墟神殿。”

蒼淵說完,袖袍一揮,便是捲起周元等人,腳步一踏,虛空破碎間,直接是穿破虛空而去。

以聖者之力,不過片刻時間,周元等人便是出現在了諸天城內。

因為此事太過的重大,蒼淵也來不及跟周元等人多說什麼,只是叮囑一聲最近不可外出,然後便是直接閃身不見。

周元,蘇幼薇他們對視一眼,皆是面龐凝重,他們知曉,今日的事情,恐怕將會掀起滔天波瀾,一場與聖族的初次碰撞,已是在所難免。

幾人也沒了閑聊的心情,於是各自散去。

周元回了夭夭的居所,在碰面後,也是第一時間將此事說了出來。

“祖龍魂髓?”

夭夭聽得周元此次的發現,玉顏上也是浮現出一抹驚詫之色,旋即她微微沉吟,又是輕笑一聲,道:“你倒是好機緣...”

“什麼意思?”周元有些奇怪的問道。

夭夭揉了揉懷中的吞吞柔軟的皮毛,紅唇微啟:“你不是在苦惱如何突破那源嬰九寸九的極限嗎?”

她紅潤小嘴微揚。

“這祖龍魂髓,或許可以讓你得償所願...”

周元聞言,先是一怔,旋即他舔了舔嘴唇,綠油油的眼神,讓得人望而生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