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沌虛空中,無有方向之分,在這奇異之處,若是沒有固定的空間坐標作為指引,就算是法域強者,都有可能迷失於混沌迷霧間,最終隕落於混沌風暴。

而此時,在混沌虛空某處,有一片陸地懸浮,宛如一座大陸。

其中地形險峻,有陡峭如劍刃般的山峰拔地而起,連綿不斷,時而有混沌罡風呼嘯而過,這般罡風對於冷硬的山石倒是沒有什麼破壞力,可一旦是有生命力之物落入其中,則是會被其瞬間抽乾生機。

在這座大陸的某處深澗中。

蘇幼薇背靠着冰冷石壁,平日里清麗柔和的臉頰,在此時卻是一片冰冷,美眸間,有肅殺之氣凝聚。

在她的身旁,一柄有着黑白之光流轉的長劍靜靜的插在地面上,其上有血跡若隱若現。

沒錯,在此前的數日時間中,蘇幼薇遭遇到了一場伏擊偷襲。

伏擊她的,是足足五位偽法域強者,他們出手無比的狠辣與果斷,在那霎那間的暴起,直接是讓得蘇幼薇都是感受到了死亡的氣息。

不過好在的是,行走在混沌虛空中,蘇幼薇並未有絲毫的放鬆警惕,所以在那最為千鈞一髮之刻,她避開了那凶狠的絞殺,反而是抓住機會瞬間反擊。

一劍,將一名偽法域強者斬成重傷。

但也就只能到此為至了,對方的經驗極為的豐富,轉瞬就再度圍剿而來,蘇幼薇只能趁機暫時逃離。

不過對方顯然並沒有放棄的意思,在接下來的幾日中,雙方不斷的追逃,期間偶有交手,也皆是狠辣無比,不留情面。

“是“獵丹人”嗎?”

蘇幼薇呢喃一聲,美眸中殺意流淌。

諸天城中,祖龍丹的出現,讓得許多多年未曾有絲毫寸進的源嬰,法域強者看到了希望,但祖龍丹畢竟稀少,想要換取也極為不容易,這自然就催生了一些陰暗者,他們行走於黑暗中,覬覦着那些懷有祖龍丹以及材料的人。

這些人,就是諸天城中最臭名昭著的“獵丹人”。

諸天城雲集了諸天中大部分的源嬰,法域強者,這自然是導致其中龍蛇混雜,其背景之複雜,就算是尋常聖者都難以釐清,此前諸天城的聖者還想嚴查,但最終也不了了之,可見其中水之深。

獵丹人,可謂是成了諸天城中不少人最頭疼的存在。

這些人,平常時候隱藏在諸天城中,誰也不知曉他的身份,說不得平日里看上去和善的人,當黑暗來臨時,便是戴上了面具,遮掩了氣息,成為了那隻為祖龍丹而活的貪婪之物。

“獵丹人怎會盯上我?我這點兌換額度,竟然能驚動五位偽法域的獵丹人?”蘇幼薇柳眉微蹙,雖說這兩年間她的名氣大漲,但終歸還只是源嬰境,如今諸天城內源嬰,法域無數,真要論資排輩,她以及武瑤,趙牧神顯然都還差一些的。

而出動五位頂尖偽法域來對付她,實在是有些大材小用了。

蘇幼薇美目微微閃爍,最後隱隱的有所猜測:“莫非是因為殿下的緣故?”

不過心緒剛轉,一股巨大的危機感猛然涌上心頭,蘇幼薇當即抓起黑白光芒流轉的長劍,身影一顫,便是消失於原地。

轟!

就在其身影消失的瞬間,有無邊源氣衝擊如怒

龍般的咆哮而至,這座深淵山壁瞬間崩塌,巨石如雨般的滾落。

蘇幼薇的身影出現在半空中,俏臉冰寒的望着四周的陡峭冰山山頂,只見得在那裡,五道身影封鎖了所有的空間方位。

那五道身影,皆是身穿黑袍,而最為醒目的,莫過於他們腦袋上所戴之物,那是一顆血紅圓球,看上去宛如一顆丹藥一般,光溜溜的血球上,有兩個幽黑的孔洞,其內有貪婪無情的目光鑽出來。

這頭頂一顆球的模樣,給人一種極為滑稽的感覺,但凡是遇見這些人的諸天強者,恐怕卻是會笑不出來。

“我身上並沒有祖龍丹,我倒是想要知道,獵丹人為何會盯上我?”蘇幼薇聲音微寒的問道。

“有沒有祖龍丹,我們自會從你的屍體上面去搜。”五道人影中,有人漠然出聲,聲音乾澀,沒有絲毫的情感,那是故意遮掩了原本聲音所致。

“殺!”

五名獵丹人沒有再多說半句廢話,殺意涌動間,下一刻,直接是同時出手,浩瀚源氣如泰山壓頂般的對着蘇幼薇籠罩而去。

雖說蘇幼薇只是源嬰境,但五人也知曉她實力非同一般,所以並沒有什麼獨鬥的打算,而是打算集合力量,以雷霆之勢結束戰鬥。

轟隆!

如風暴般的源氣自四面八方席卷而來,堵絕了所有的退路方位。

蘇幼薇深吸一口氣,雙眸間黑白光芒流轉,她手持長劍,立於虛空,劍鋒微垂。

下一刻,就當那浩瀚源氣咆哮而至時,似有玄妙的黑白之光自虛空上擴散,從高處俯視而下,宛如一方巨大的陰陽圓盤。

而蘇幼薇立於陰陽圓盤中央,而那五名獵丹人,則皆是處於不同方位。

“陰陽神輪,大挪移!”

蘇幼薇劍尖一抖,下一瞬,她的身影直接是憑空的消失而去,可就在她身影消失的瞬間,一名獵丹人竟是出現在了她原本所在的位置。

那血丹頭具的孔洞中,有駭色浮現。

“停!”

然而他有些驚惶的聲音剛落,那五道浩瀚磅礴的源氣攻勢便是直接轟了下來。

噗嗤!

雖說五道之中有一道源氣攻勢是屬於其自身,這可以自主控制,但其餘四道,卻是避之不及的轟了個實實在在,所以那名偽法域當場便是鮮血狂噴,身影倒飛而出。

而他的身影剛剛射出,其身後虛空扭曲,蘇幼薇的身影閃現而出,長劍之上,陰陽二氣流轉,劍光一掃,一顆被血丹頭具包裹的人頭,便是直接衝天而起。

陰陽二氣侵蝕間,也是直接抹滅了其中的神魂。

短短不過數息,一名偽法域便是被斬殺。

另外四名獵丹人眼神劇變,不過他們皆是心狠手辣之輩,並未過於理會那倒霉的同伴,反而是趁着蘇幼薇斬殺其的瞬間凝滯,四道威力驚天的源術便是咆哮而至。

這一次,蘇幼薇也再無法躲避。

她體內有陰陽源氣席卷而出,滔滔而動時,引得虛空劇烈的震顫,旋即長劍斬出,四道陰陽劍光破空而出,劍光周圍,宛如是有無數星光伴隨,絢麗而危險。

砰砰!

雙方

傾盡全力的攻勢直接硬懟在了一起。

四道劍光直接是劈碎了三名偽法域的源術攻勢,但在面對着最後一道時,卻終於是有所不及,徹底的爆碎開來。

一道凌厲凶狠的源氣流光趁勢轟在了蘇幼薇嬌軀上。

噗嗤。

蘇幼薇一口鮮血噴出,嬌軀急墜而下,將那一座山頭都是震得崩塌下去。

她有些踉蹌的強行站起身來,玉手緊握長劍,美目中有冰寒厲色涌動。

四道光影出現在其四周虛空。

“不愧是陰陽師蘇幼薇...源嬰境的實力,竟能在我們五人的絞殺下,反殺一人。”一名獵丹人陰沉沉的道,言語間有着深深的忌憚。

“若你今日是偽法域,恐怕我五人都得栽在這裡。”

蘇幼薇淡淡的道:“一群臭蟲,諸天城所有人都在為了迎戰聖族做着準備,就你們這些獵丹人,還在窩裡鬥。”

“你這等潛力無限的天驕自然是不知曉我等的痛苦與絕望,我們苦修多年,潛力耗盡,再未曾有寸進,只能夠眼睜睜的看着你們這些後輩天驕將我們超越...”

“你以為我們就甘心如此嗎?誰不想那法域之境甚至聖者之境?”

“祖龍丹稀少,只能以這種法子來獲取,而且,真要說起與聖族廝殺,我等難道就少了不成?!”

那四名獵丹人聞言,頓時言辭變得激烈起來。

蘇幼薇唇角泛起不屑,道:“不過是為自身的行為找個藉口罷了。”

四名獵丹人沉默一瞬,旋即情緒也是平復下來,漠然道:“說再多,也避免不了你今日葬身於此的結果。”

蘇幼薇玉手緊握長劍,傲然而立:“就算葬身於此,也會拖你們幾位一起。”

她美目中有決然浮現,既然逃不了,那就拖一個是一個吧。

不過,就當她這麼想着的時候,其神色忽然一動,清麗絕倫的臉頰上,有着一抹怔然浮現出來,竟是出現了片刻的失神。

而那四名獵丹人則是把握住連她這瞬息的失神,下一刻,四人同時發動攻勢,四道恐怖的刀光劍芒直接破碎虛空,宛如天光般的斬下。

“蘇幼薇,死在這裡吧!”

刀光劍芒斬下,而就當即將斬中蘇幼薇時,只見得其面前虛空扭曲,一道身影踏空而出,袖袍一揮間,便是有無法形容的神魂力量席卷而出。

在那種級別的神魂力量下,四名偽法域強者全力所施展的刀光劍芒,直接是在無聲無息間,盡數的溶解開來。

四名獵丹人面色劇變,駭然出聲:“那是,神魂化身?游神境?!”

而當他們看清楚那道神魂化身的面龐時,更是失聲:“周元?!”

虛空中踏出的,自然便是周元的神魂化身,他望着那四名獵丹人,臉龐上有着一抹名為猙獰的神色浮現出來。

“為了找你們這幾個狗東西,還真是費了我不少力氣。”

“你們剛纔,要誰死在這裡?”

感受着那股涌動的恐怖神魂力量,那四名偽法域獵丹人沉默了一瞬,下一刻,毫不猶豫的化為四道流光,分為四個方向破空逃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