煉丹大殿,依舊是人聲鼎沸,熱鬧非凡。

“這一次煉丹,最終出爐了二十七枚,看來是徹底穩定了啊!”

“這可真是一件天大的喜事,只要能夠維持這種出丹率,想必我們換取祖龍丹也能變得輕鬆一些了。”

“這周元元老,的確是有些手段。”

“此前倒是有些誤會了...”

“......”

隨着煉丹大殿內的結果再度的傳出,諸多的感嘆聲也是響了起來,這兩個月的時間中,周元已經參與了數次祖龍丹的煉製,而那結果也是極為的穩定,這讓得曾經那些對他有所質疑的言語幾乎是徹底的消失而去。

事到如今,已是無人再念叨此前的徐北衍了。

七彩丹爐旁,周元將祖龍丹盡數的收起,然後伸了一個懶腰。

“祖龍丹真是好東西啊。”

周元感嘆一聲,以前他沒嘗試過祖龍丹的妙處,所以對這些源嬰,法域如此的追捧還有些不太理解,可這兩個月下,他算是明白了什麼叫做神丹妙藥,即便是他這種九寸七的頂尖源嬰,都是因為祖龍丹在漸漸的進步,更何況其他人...

只是唯一可惜的是,就算他每個月能夠拿到四枚祖龍丹,可對於他而言,依舊還是不夠。

“純靠煉丹收入不行啊,還是得找機會去混沌虛空中探索。”

周元心中想着,雖說混沌虛空中危險重重,但高風險也有高收益,若是真能夠捕獲到一道份量不小的祖龍殘魂,瞬間就能一夜暴富。

而在他心中轉動着這些念頭的時候,他目光突然看見了大殿門口處兩道熟悉的身影,那是武瑤與趙牧神。

武瑤的臉色,似乎是有些急促。

周元眉頭微皺,身影一動,便是出現在了兩人面前,道:“你們找我?”

武瑤點頭,纖細如彎月的眉緊蹙着,道:“蘇幼微可能出事了。”

周元面色猛然劇變,一時間連體內的源氣都有些掌控不住,猛的爆發出來。

武瑤,趙牧神首當其衝,頓時被震得連退了數步,旋即再度看向周元時,眼神有點震驚。

先前那種源氣底蘊...竟然讓他們都感覺到了驚懼感。

趙牧神面色變幻不定,審視的盯着周元,原本他以為周元閉關兩年,所有的精力應該都是在突破游神境,可如今來看,這家伙的源氣修為並沒有落下,反而變得極為恐怖了。

畢竟在他的感知中,周元如今應該依舊只是源嬰境,甚至連偽法域都未曾開闢,但偏偏,先前那陡然爆發的源氣波動,簡直堪比真正的法域強者!

“這家伙的源嬰如今究竟達到了九寸幾?”趙牧神感到難以置信,要知道如今他的源嬰已達九寸,憑他的實力,甚至能夠越級斬殺偽法域,原本他以為自己已經夠變態了,可沒想到的是,跟周元比起來,他在變態這個層次裡面還屬於弟弟級別。

武瑤雖然也震驚於周元的源氣底蘊,但還是很快的壓下了情緒,迅速的道:“前些時候蘇幼微情緒低落,未曾與我們外出任務,但之前我們回來時,發現她獨自接了任務外出。”

“而且同時,我們發現諸天城暗中有流言傳出,說...”

說到此處,她頓了頓,然後又看了一眼大殿內白玉臺上的夭夭,方纔接道:“說蘇幼微是你小情人,你將從神女大人那裡得來的祖龍丹,分給了她不少...”

周元面無表情,但眼中有森冷火焰跳動,這種流言攻擊他倒是無所謂,但將蘇幼微牽扯了進來,無疑是不懷好意,這不僅是想要破壞他與夭夭間的關係,也給蘇幼微招惹了許多的覬覦。

因為他最清楚祖龍丹的吸引力。

“先前我們收到了消息,蘇幼微似乎遭遇了伏擊,如今必然有危險!”武瑤說道。

周元微微點頭,道:“我知道了,可知道她受襲的空間坐標?”

武瑤迅速的遞過來一枚斑駁銅片,道:“這上面銘刻的坐標,就是蘇幼微的任務地。”

話落,她補充道:“我也要跟你一起去。”

去的原因當然不會是因為周元,而是蘇幼微。

對於蘇幼微,她一直都非常的欣賞,只不過以前因為周元的緣故,蘇幼微並不與她親近,而這兩年間,兩人的關係則是緩和了許多,已經算得上是朋友,武瑤性格格外的孤傲,朋友幾乎沒有,所以對於蘇幼微,她是相當的珍惜。

周元點點頭,沒有拒絕。

在那一旁,趙牧神突然淡淡的道:“此事應該沒錶面上那麼簡單,那些流言我此前查了一下,根本查不到頭,顯然傳出者手

段不低,將痕跡抹除的很乾凈。”

周元眼目微垂,眼中有寒光閃爍:“我來這諸天城也不過才兩個月的時間,如果真是有人在針對我的話,其實也能夠猜的出來。”

“徐北衍?”武瑤問道。

趙牧神則是搖搖頭,道:“他雖然有嫌疑,但你也低估了你拉仇恨的功力,如今這諸天城內,嫉恨你的人你以為很少?那你可真是太高估了人心。”

周元面無表情,道:“我不想要什麼證據,如果幼微真的出了什麼事,不管是不是徐北衍做的,我都會弄死他。”

那徐北衍在諸天城中雖然口碑不錯,但不知道為何,周元就對這人喜歡不起來,那種冥冥的感應,也是讓得他感覺,如果真是有人在暗中搞事,這家伙的嫌疑很大。

趙牧神嘴角抽了抽,但還是提醒道:“那徐北衍可不好惹,不論是其本身實力還是背景。”

周元看着趙牧神,道:“如果他真的算計了幼微,不論他是誰,我都要他陪葬。”

瞧得周元此時的眼神,趙牧神也就沒說話了,他感受得出來,現在的周元心中很暴怒。

唰。

而在此時,一道黑影破空而出,落在了周元頭頂上,旋即夭夭的聲音傳來:“帶着吞吞去吧。”

吞吞扒拉在周元的頭頂,懶洋洋的打着哈欠。

周元偏頭看了夭夭一眼,後者對着他輕點螓首,也並沒有多問什麼,顯然,那些所謂的流言想要破壞他們間的關係,實在是過於天真了一些。

夭夭倒是並未親自陪同周元而去,因為如今的她算是處於諸天城的重重保護中,若是她踏出諸天城,進入混沌虛空中的話,恐怕歸墟神殿的聖者們都會發瘋。

周元收回目光,沒有再多說什麼,身影一動,便是化為一道流光衝天而起。

武瑤立即跟了上去。

趙牧神撇撇嘴,有些不想跟去,因為這感覺變成了周元手下一樣。

不過在他猶豫間,一道低吼聲破空而來,其中的意念傳入腦海。

“小弟,快跟上!”

砰!

趙牧神的身影在下一刻已是破空而出。

“好的,這就來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