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周元將第四顆祖龍丹煉化後,已是將近半個月時間。

小院中,周元那渾身的赤紅漸漸的消退,白色的霧氣自其身體上散髮出來,引得虛空都是在微微的波盪。

他那緊閉的雙目也是緩緩睜開。

雙目之中,深邃如淵,其中有神光閃爍,許久之後,方纔平復下來。

周元第一時間感應了一下體內,神府內的源嬰有細微的增長,這種增長看上去微不足道,但卻是讓人極為的振奮,因為這代表着祖龍丹對於源嬰的提升的確有着不小的作用。

只要能夠長期煉化,源嬰未必不能增長到九寸八甚至更多。

而且最重要的是,祖龍丹有着增補人體潛力的神效,這是其他任何丹藥都是難以比喻的優勢,這一點或許周元還感覺不深,但對那些常年在一個境界停留的人來說,這般神效,無疑是給他們帶來了希望。

因為只有增補自身潛力,他們才有可能繼續更進一步。

可惜的是,祖龍丹實在是太過於的稀缺了。

即便因為周元的協助,導致祖龍丹的出丹率大大的提升,但這對於諸天城那麼多源嬰,法域強者而言,依舊是杯水車薪。

但這是沒有辦法的事情,祖龍丹的主材乃是祖龍殘魂,這般神秘物質,即便是在這混沌虛空中也是頗為難尋,而沒有足夠的材料,就算再厲害的人,都沒辦法憑空的變出祖龍丹來。

“看來在煉丹的閑暇中,也得找機會去混沌虛空中逛一逛了。”

周元感嘆一聲,這每個月四顆祖龍丹的供給,其實絕對足以讓很多法域強者都眼紅無比了,但對周元來說,依舊不夠,因為他這九寸七的源嬰,宛如無底洞一般,實在是難以填滿。

更何況,夭夭還給了他要突破極限的要求...

這個要求,光是想着,周元就感覺到了什麼叫做焦頭爛額,簡直逼死個人啊...

...

諸天城,西城區域。

一座巍峨的大殿聳立,

不斷有或獨行,或成群的源嬰,法域強者來往而過,顯示出此處的熱鬧與人氣。

此為“尋寶殿”,算是諸天城的源嬰,法域強者最喜歡聚集之地。

一旦諸天城的聖者推算出有祖龍殘魂存在的空間坐標時,就會在這裡發佈出來,然後接下來便是各方隊伍蜂擁而出,前去探索。

而此時的蘇幼微,就站在一方櫃臺前,隨手接過面前的推薦玉冊,上面記載着一些最近推算而出的新區域,不過看得出來,她有些心不在焉。

或者說,這個狀態,已經持續了一個月了。

自從當日周元說出了與夭夭的關係後,蘇幼微的情緒便是有些低落,這段時間連外出的任務都接得少了許多,導致武瑤與趙牧神只能聯手外出探索。

不過蘇幼微終歸明白不能讓這種情緒左右自己,所以還是整理好了情緒,打算先單獨接取一個探索任務,待得徹底平復後,再與趙牧神,武瑤結隊。

“就這個吧。”

她隨意的選取了一個新的推算之地,對着眼前的一位侍女說道。

侍女連忙應下,然後遞過一枚銅片,銅片斑駁,其上隱隱有空間波動散髮而出,正是銘刻着被固定的空間坐標。

蘇幼微道了一聲謝,便是接過銅片轉身而去。

站在殿外,蘇幼微抬起清麗柔美的俏臉,迎着光線,深吸一口氣,雙手緊握,給自己鼓氣:“蘇幼微,要振作啊,你也算是經歷了那麼多挫折,什麼時候變得這麼矯情了?”

打氣之後,她便是迎着陽光,快步而去。

只是,離去的她並沒有察覺到,在那附近的一座樓閣上,有目光鎖定着她的身影。

“她選了那片區域嗎?”

樓臺上,模樣俊美出塵的徐北衍目光遠眺,淡笑着問道。

在其身後,陰影中有人答道:“正如公子所料。”

徐北衍點點頭,他眼神有些冷然,周元奪了他的位置,又與神女那般親近,這口氣,他是咽不下去的,不

過眼下周元在諸天城炙手可熱,而且那家伙躲在諸天城也不出去,實在讓人沒什麼完美機會。

不過周元動不了,他的朋友,卻是可以動的。

在這段時間中,徐北衍早已將蘇幼微,武瑤,趙牧神三人都調查清楚,三人中,唯有蘇幼微與周元關係最近。

“公子,這蘇幼微也是頗有背景,那紫霄域的域主,可並不遜色於蒼淵大尊。”陰影中的人提醒道。

徐北衍聞言,輕笑一聲,道:“我並沒有做什麼啊,只是讓她挑選了一塊很正常的區域而已。”

說著,他突然眨了眨眼,有些恍然的道:“哦,我倒是忘了,這段時間我還派人暗中傳了一些流言,說那蘇幼微是周元小情人,而那周元則是將從神女大人那裡得來的祖龍丹,送予了她不少。”

徐北衍嘴角掀起一抹笑意。

“祖龍丹在這諸天城,可是最惹人眼紅之物,這蘇幼微雖說天賦絕佳,但終歸只是源嬰境,如今獨自外出,難免會引起覬覦的...”

“說來只能怪她太小瞧了人心的陰暗,有些人為了能夠更進一步,可是連欺師滅祖都敢做的,更何況她一個源嬰境?”

“這兩年間,不知道多少友情深厚的隊伍,為了一顆祖龍丹內鬥翻臉?彼此中傷?”

徐北衍將墨笛放在嘴邊,再度笑道:“我可真沒做什麼很過分的事情,一切都是水到渠成,所以就算是那紫霄大尊,又能如何?”

說完,他便是不再多言,有悠揚笛音傳出。

只是在吹着笛音時,他的目光卻是在望着諸天城中夭夭周元所居住之處,眸光中有深深的嫉恨涌現。

對了,他還忘了說,那個看似普通的區域,他從綠柳師尊那裡得到了最新的消息,那裡,似乎有一些異動,那異動,倒是有點似聖族出沒...

按照規矩,這個區域應該會被提到危險程度,但此事被徐北衍緩了一手,而正好,那蘇幼微在這個時間段將其接走,所以這一切都是命。

或許,是老天都看那軟飯王不順眼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