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

當蒼淵雄渾的聲音落下時,那煉丹大殿之內,七彩丹爐錶面那無數古老的符文也是在此時綻放出璀璨的光彩,這些符文猶如是在此時複活了一般,緩緩的游動間,宛若游魚。

一股無法形容的浩瀚波動,自丹爐內蔓延開來。

在那種波動之下,就連附近盤坐的十三位法域強者,都是感覺到身軀微微的一沉,猶如是受到了某種壓制。

他們的眼中有些感嘆,這就是雙蓮聖物之威。

在這諸天間,聖物乃是最為強大之物,莫說是他們這些法域,就算是真正的聖者,那也是對其趨之若鶩。

若是單蓮級別的聖者,能夠擁有着雙蓮聖物,那麼就算是面對着雙蓮聖者,那也是能夠略作抗衡,當然,前提是這雙蓮聖者手中沒有聖物...

不過,這種擁有着蓮印的生物,大多都是在諸多聖者手中,而能夠流到法域境手中的,就算有,也只能是那種尚未有蓮印凝聚的聖物...

所謂蓮印,是聖物在聖者體內,以偉力不斷的蘊養,方纔會誕生而出的印記,擁有了這種印記的聖物,那所爆發出的威能,遠非那種無蓮印的聖物可比。

咔嚓咔嚓!

伴隨着七彩丹爐的開啟,只見得那鼎蓋也是緩緩的分裂開來,目光看去,那鼎內雲蒸霞蔚,略顯神秘。

大殿之外,所有的目光都是帶着好奇的投來,他們知曉,伴隨着丹爐的開啟,此次的煉丹就算是要正式開始了。

而在那眾目睽睽下,夭夭優雅盤坐,她自袖間取出一支有些粗糙的泥瓶,瓶子倒是顯得極為的簡單古樸,猶如是隨意捏造而成,但此瓶拿出來的時候,在場所有的目光都是忍不住的投來。

此瓶名為凈泥瓶,雙蓮聖物。

這是自歸墟神殿中傳來之物,能夠凈化萬物,正好落在夭夭手中,用來壓制以及凈化祖龍殘魂之中的雜質...這種雜質並非是源自祖龍,而是由於在天地間存在太久,受到了各種各樣力量的侵蝕與粘附,而凈泥瓶的力量,剛好將其回溯本源。

而為了煉製祖龍丹,歸墟神殿拿出了兩道雙蓮聖物,可見對此是何等的重視。

夭夭玉手一抬,凈泥瓶傾瀉,下一刻,似是有着古老而原始的低沉龍吟,在這天地間若有若無的迴蕩,引得混沌虛空都是在微微的震蕩。

只見得有如玄黃般的神秘氣流,自瓶口流淌出來,最後絲絲縷縷如煙霧般的涌入到了七彩鼎爐之內。

“起火。”夭夭那清冷如山泉般的聲音,在此時響起。

盤坐在丹爐四周的十三位法域強者神情皆是一肅,他們看了周元一眼,然後便是收回目光,凝神靜氣,下一刻,有浩瀚源氣如洪流般的奔涌而出,

十三位法域強者的源氣是何等的浩瀚磅礴,當其席卷而出時,四周的空間都是在不斷的崩裂,而這些源氣經由七彩丹爐的火口涌入,最後引得丹爐開始發出了絲絲的嗡鳴,震動。

“控火。”夭夭眸光掃了周元一眼,清冷的聲音在此時方纔有了一絲溫度,這不由得讓得那十三位法域強者感覺到絲絲酸意。

神女大人何時對他們說話時,也能如此的甜美啊...

而在他們心中惆悵時,周元的面色也是變得極為的凝重起來,因為他知道,對於他來來說,此次煉丹的第一重麻煩的事情終於來了,雖說之前的半個月中,他在夭夭的調教下已是對這個程序算做熟悉,可訓練是訓練,真正上場時,難免還是會有點緊張。

呼。

不過周元好歹也算是身經百戰,很快就將心神平復下來,情緒也是變得毫無波動。

他眼目微閉,眉心間有璀璨神魂之光陡然爆發,下一刻,神魂之力如風暴般爆發,直接是涌入到了七彩鼎爐之中。

周元神魂之力進入的位置,正好是十三位法域強者源氣匯聚之處,而神魂之力涌來,雙方直接就發生了接觸,而幾乎是第一時間,周元的神魂之力就險些被那十三股涇渭分明,但又顯得極為磅礴浩瀚的源氣給衝擊散開。

畢竟,這是十三位法域強者合力!

嘩!

周元那潰散的神魂之力,也瞬間被煉丹廣場上諸多強者所察覺,當即就有着嘩然聲爆發。

這家伙,難道還真是個銀槍蠟燭頭?中看不中用嗎?

“徐兄,看來這個重任還是非你莫屬。”在徐北衍身旁,有相熟的法域強者忍不住的說道,當初徐北衍在第一次協助煉丹時,雖然也算是錯誤百出,但總歸是沒有像周元這樣一上來就被衝垮這麼難看。

其他人也是點點頭,那看向周元的目光中,便是帶上了一點輕蔑,這家伙,搞出這麼大的動靜,浪費了一批祖龍殘魂,還讓得這麼多人陪他玩了一場游戲,當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真以為他以前的那些戰績能夠讓得他躺在上面吃一輩子嗎?

不過徐北衍則是並未接話,反而是眉頭微皺的望着那裡,因為雖然周元的神魂之力在第一次接觸時就被衝散,但在他的感知中,周元的神魂之力似乎並未真正的潰散...

而對於外面的諸多嘩然聲,周元則是毫無理會,他面龐凝重,眉心神魂之光強烈得宛如是一輪耀日,神魂之力源源不斷的涌出...

只是,這些神魂之力,無一例外的皆是一**的被衝散。

於是,廣場上的嘩然聲越來越重。

其實真要理智來說,這種第一次就失敗的事情,在這裡算不得太過的稀罕,畢竟當初就連徐北衍,都是經歷了數次的失敗後,才算是勉強的適應下來,但如今情況畢竟不一樣,周元這橫空而降,取代了徐北衍的位置,按照所有人的想法,你能夠空降下來,最起碼是自身應該有些不俗的本事吧?

這就讓得很多人對周元的期待值提高到了一種層次,而眼下周元這裡咋一看去,完全是潰敗之勢,這落差之下,自然是讓得很多人難以接受。

畢竟這種煉丹,簡直就是在浪費他們以性命搏來的珍貴材料。

只是,當下麵眾人喧嘩時,他們卻並沒有察覺到,那上空坐鎮的諸位聖者,此時皆是在靜靜的凝視着丹爐中。

那綠柳,勾狼,毒火三位聖者,皆是眉頭微皺,其他人眼力不到,自然無法窺探到丹爐內具體變化,但以他們的聖者能力,卻是能夠

清晰的窺見得其中的諸多異動。

在他們的聖者之目下,他們看得清楚,周元的神魂之力,並非是真正的被一**的拍散,反而是在與那十三股源氣的一次次接觸下,不斷的將神魂之力分散的融入了進去。

這是一種對自身神魂之力相當自信的表現。

因為源氣本就會對這種闖入的異物進行消磨,而周元會這麼做,最覺得他的神魂之力足夠的凝煉,能夠承受住那些源氣的本能消磨。

而伴隨着時間的推移,一**神魂之力不斷的入侵,那麼一旦到時候周元突然爆發,則是能夠以雷霆之勢,將十三道源氣盡數的壓下來。

綠柳三人對視一眼,眼神皆是有些陰沉,倒還真是小瞧了這個周元...

三人的心情不太愉快,但蒼淵那邊,則是露出了一絲微笑,周元的神魂之力,比他想象的還要更為的凝煉與堅韌,這完全不像是初入游神境的人,看來在這兩年閉關中,周元的收穫比他想象的還要更大。

不過不管如何,這煉製祖龍丹的第一道關卡,應該是過了。

伴隨着諸位聖者心中思緒掠過,周元那微閉的眼目,也是在此時緩緩的睜開,他望着丹爐之內,雙掌猛然合攏。

眉心神魂猛然爆發。

所有的神魂之力都是在這一刻被引動。

嗡!

丹爐內,那十三道如怒龍般奔涌的源氣,在此時猛然爆發出震動,只見得有十三道神魂光線自其中暴射而出,然後猶如是纏住了怒龍的鎖鏈一般,將它們的龍頭盡數的捆縛。

神魂之力在十三道源氣的上方凝聚,化為了一道神魂化身,正是周元的模樣。

他手握着十三道神魂光線,輕輕一抖,十三道怒龍源氣,便是漸漸的平息下來。

那神魂化身的臉龐上,露出瞭如釋重負的笑容。

廣場上,原本諸多喧嘩的聲音,也是在此時陡然一靜,周元這是,將十三道源氣成功的牽引住了?

一張張臉龐上,有濃濃的驚愕浮現。

而徐北衍周圍也是安靜了下來,先前那些有所輕蔑的人,頓時失言,面色有些變幻。

徐北衍本人,雖然也是帶着從容微笑,只是那眼眸深處,則是掠過陰沉之意,這小子的神魂之力,完全不像是初入游神啊...

而高空上,綠柳三位聖者目光微微一閃。

毒火聖者袖中的手中,漫不經心的輕輕一彈。

轟!

也就是在這同一瞬間,臉龐上原本露出笑容的周元,面色驟然一變,因為他感覺到,十三道原本漸漸平穩下來的源氣中,突然有一道猛的爆發出極大的抗拒力,而且這種抗拒在迅速的爆發,短短一息間,便是引動了整個局勢。

於是,先前他辛苦構建而出的十三道神魂光線,竟然在此時,開始有着崩裂的跡象!

而一旦碎開,那麼此前的作為,也就將會徹底的前功盡棄!

周元眼神冰冷下來,這種變故太過的離奇...定是有人搞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