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周元開始在夭夭的監督下,為煉製祖龍丹而進行着訓練時,在那諸天城的一座莊園的後山中,徐北衍一身淡墨長衫,風姿卓越的盤坐於古琴之前,十指落下間,有琴音迴蕩於山間。

在其身後,有兩名貌美侍女俏立服侍,美目含情脈脈的望着那俊美男子。

琴音悠悠,突然徐北衍指尖一頓,琴音頓時被割裂開來,徐北衍面無表情的隨手一拍,石桌連帶着古琴,同時化為粉末。

其身後的侍女一驚,連忙跪拜下來。

徐北衍並未理會她們,只是偏過頭,目光眺望向諸天城內的一處,那裡是夭夭所居住之處,而最近得來的消息,周元也是住在那裡。

一想到兩人同居,繞是徐北衍修身養性多年,依舊是感到了一股煩躁。

“我與神女這兩年配合無間,正是默契之時,這周元一來,就讓我前功盡棄,當真是讓人惱恨。”徐北衍眼中有怒意升騰,他生平閱女無數,知曉神女那般冷清性格,根本急不來,只能徐徐圖之。

而原本一切都在掌握之中,但周元的出現,直接打亂了一切。

“雖說我並不認為那周元真的能夠在煉製祖龍丹上的協助上超過我,但若是神女有心偏袒的話,未必沒有一些盤外招。”

徐北衍面目微沉,神女身份實力皆是非凡,旁人沒這等本事,她卻不一定了。

而一想到心中喜歡之人,卻是為了另外一個男子費盡心機的來對付他,徐北衍眉頭便是忍不住的緊鎖起來,一股名為嫉妒的情緒涌上來。

可更讓得徐北衍無奈的是,他在這裡嫉妒,也並不能阻礙什麼。

“北衍,過來一下。”

不過就在此時,有一道聲音若有若無的傳入耳中。

“綠柳師尊?”

徐北衍微怔,旋即身影一動,便是憑空消失而去。

再度出現時,他已是出現在了一間密室中,在這裡,他不僅見到了綠柳聖者,而且還驚訝的發現另外兩道熟悉的身影也是在此處。

“勾狼師尊,毒火師尊?您們怎會來了?”徐北衍有些驚喜道。

那密室中,除了綠柳聖者外,還有兩名老者,一人面目瘦長,鼻如鷹勾,眼神顯得凌厲森冷,另外一人則是一身紅

袍,眼中有火焰升騰。

這正是的徐北衍另外兩名師尊。

勾狼聖者,毒火聖者。

“是綠柳傳訊讓我二人過來一趟,說我們的寶貝徒弟要被人欺負了。”那有着鷹鉤鼻的勾狼聖者,笑眯眯的道。

“具體事情我們已是知曉,神女閣下此次做事,的確有失公平,你為了煉製祖龍丹辛苦兩年,怎能平白無故的將你趕下?這不僅沒有道理,也完全不給我們三人顏面。”一身紅袍的毒火聖者脾氣顯然是有些暴躁,冷哼說道。

綠柳聖者笑道:“人家堂堂神女,第三序列之神,憑什麼要給我們三個一蓮聖者面子?別說我們,就算是三位古尊在這裡,人家也不會怎麼搭理的。”

勾狼聖者道:“天生神祗高高在上,俯視眾生,並不可信,誰也不知道這第三神未來會不會成為如聖神一般的人,若到時候祂心生惡意,才是我諸天之劫難。”

毒火聖者點點頭,表示認同:“說來還是都怪蒼淵那老家伙,當年盜走了孕育第三神的神石,若是按照我們這邊的決定,如果能夠將神石煉化,我人族中未必不能出現真正的神,那時,又何須擔心這些異類?”

他們三人,在那歸墟神殿中,皆是贊同主張煉化神石,說起來乃是與蒼淵對立的那一派,但蒼淵盜走神石,並且還將第三神孕育了出來,局勢已定,他們這一派如今自然只能偃旗息鼓。

畢竟,第三神都誕生了,他們總不能還想去煉化吧?那樣的話,只會將第三神徹底的激怒,到時候諸天將會面臨除了聖神之外的另外一大敵人。

而歸墟神殿,也不會允許他們這麼做。

綠柳聖者搖了搖頭,道:“現在說這些還有什麼用?還是想想北衍這裡吧,那個協助煉製祖龍丹的位置,是我們費勁努力才為他得來,在這裡能夠獲得最多的祖龍丹,現在的他,正需要這些積累,才能為之後衝擊聖者做準備。”

如今祖龍丹成為了諸天中最受追捧之物,因為太過的珍稀,連他們這些聖者都無法插手其中,從而更是導致此物的稀缺。

協助夭夭煉製祖龍丹這個差事,當初不知道多少游神境的人來爭奪,可最終落在了徐北衍的頭上,這不只是他自身優秀的原因,其後也有着這這三位師尊的推動。

在這諸天城中,雲集着諸天中的源嬰,法域,可謂是精英中的

精英,若是沒點背景,怎麼可能奪得美差?

“嗯,這個位置不能讓。”勾狼聖者淡淡的道。

毒火聖者道:“那周元應該是踏入游神境不久,真要比起能耐,自然遠遠不及北衍,但神女手段非凡,真要相助,也定能讓那小子撿些便宜。”

“所以既然神女率先打破公平,那也就不能怪我們也玩點盤外招了。”

毒火聖者笑了笑,然後扯了一根頭髮下來,那頭髮燃燒着綠炎,若是仔細看去的話,其上仿佛是銘刻着無數古老紋路。

綠柳,勾狼兩位聖者見狀,也是屈指一彈,有兩道偉力註入那髮絲之中,頓時髮絲上的綠炎盡散,而髮絲也是漸漸的趨於透明,最終猶如是徹底消失在世間。

毒火手持無形髮絲,遞給徐北衍:“協助煉丹的十三位法域強者中,應該有你認識的人,你回頭請他一聚,暗中將此發催動,它自會在人無法察覺間融入其體內。”

“此發也沒有其他的功能,但當日煉丹時,老夫將其引動,則是能夠令得那人的源氣失控一瞬,這種失控一旦擴散,就會攪亂十三位法域強者的源氣。”

“此術隱秘,由我三人聯手,任誰都無法察覺,外人來看,只會覺得是那周元能力不及,無法掌控引導十三位法域強者的源氣,從而導致煉丹失敗。”

“而此次失敗後,他應該也是無顏再要這個位置了。”

徐北衍望着毒火聖者手中所持無形之物,似是有點遲疑。

“成大事不拘小節,那周元本不如你,你自然應該取而代之,而且你要記住,若不是成聖者,一切皆為虛妄,而只有踏足聖者,才能夠得到心中所想。”

“如今你需要祖龍丹,這個位置,不可錯過。”毒火聖者沉聲教訓道。

徐北衍聞言,眼神微凜,旋即鄭重點頭,恭敬的伸手接了過來。

“謹遵師尊教誨。”

沒錯,他所做也並非是為了私心,而是為了能夠煉製出更多的祖龍丹,這才是有利於諸天的大事,那周元想要憑藉裙帶關係來替代他,卻是太過的自私。

周元,這個位置,我比你更有資格。

徐北衍眼神幽深,不論是那個協助煉丹的位置,還是站在神女身旁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