殿門緊閉,隔絕外面的喧囂,頓時變得安靜了下來。

夭夭抱着吞吞,在前方的臺階上隨意的坐了下來,纖細修長的玉手蹂躪着吞吞毛茸茸的腦袋,又將那耳朵給扯成各種形狀,她那絕美清冷的容顏依舊是不見多少的波瀾,但熟悉她的周元,卻是感覺到她心情似乎有些不好。

周元走到她身旁坐下,拉住她一隻小手,放在雙掌中,也沒說話,安靜的陪伴着。

夭夭微微側身,將臉頰放在了周元肩膀上,好半晌後,方纔輕聲道:“這兩年你和吞吞都不在,我感覺自己越來越不像人了,心境似乎也是變得極為冷漠起來...”

“你知道嗎...我現在對黑爺爺,都開始變得冷淡,我明明並不想那樣的,但在面對着他時,總是會生出一些淡漠疏離。”

“只有看見你和吞吞時,我才會出現一些情緒,讓我覺得自己還是一個人,而不是那種冷漠俯視眾生的神祗。”

周元伸出手臂,攬住夭夭那柔嫩的肩,他的眼中滿是心疼之意,同時又有些自責,雖然以往他總是自嘲自己是諸天軟飯王,但實則他卻是在傾盡全力的提升自己,他經歷着一場場生死之鬥,讓得自己在不斷的蛻變,進而變得更強。

因為他想,有朝一日,他可以不讓夭夭站在身前,而是可以伸出手臂,將她擋在身後,為她阻擋着那一切的風暴。

但可惜的是,這個目標,直到現在都還難以達到。

“夭夭,不管怎麼樣,不論發生了什麼事,我都會陪着你。”周元輕聲道。

懷中的吞吞也是叫了一聲,似是在說我也是我也是。

夭夭微微笑了笑,顯然是心情變得好了一點。

周元見狀,這才苦笑道:“你怎麼突然讓我來摻和煉製祖龍丹?雖然他們說的話不好聽,但還是有一些道理的,那徐北衍畢竟配合你兩年了,在煉祖龍丹這上面,應該要比我更得心應手一些。”

雖然他先前顯得自信十足,但實際上完全是在瞎扯,他再自大,也不會覺得自己一來就會表現得比適應了兩年的徐北衍更好。

不過他之前所說倒是真

話,如果到時候他真不能做到比徐北衍更好的話,他不會硬賴着,因為這樣反而容易引起眾怒,得不償失。

夭夭聞言,道:“我不是很喜歡那個徐北衍,這兩年間他的心思我也知曉,雖然他表現得不錯,但我實在是有些厭煩,每一次我想安靜的時候,他都在那吹着笛子,如果我不是還有些理智的話,真是想讓他直接消失掉。”

周元滿頭大汗,說實在的,那徐北衍各種條件絕對算得上是諸天頂尖級別的那種,但顯然的夭夭不能以常理度之。

於是,他弱弱的道:“夭夭,如果我是現在認識你的話,我覺得以我以前對你做的那些事,恐怕會被你拍死無數次。”

夭夭給了他一個白眼,道:“這個世間哪有那麼多如果?”

她頓了頓,繼續道:“協助我煉製祖龍丹,首先報酬很高,只要煉製成功的話,每一個月都能夠獲得數枚祖龍丹,這算是在為你爭取福利,因為祖龍丹的確是很好的東西,你接下來會非常需要。”

想要得到數枚祖龍丹,如果是其他的那些源嬰,法域強者,恐怕是需要經曆數次外出冒險,其間的風險不言而喻,按照諸天城如今計算,幾乎每一次任務的出動,都會出現傷亡,可見想要得到祖龍丹究竟是需要付出何等的代價。

而相對那些外出冒險奪取祖龍殘魂的冒險者相比,協助煉製祖龍丹,無疑是一個天大的美差。

周元十分感動,含情脈脈的註視着夭夭:“你對我這麼好,我除了以身相許還能怎麼辦?”

夭夭唇角一彎,將懷中的吞吞舉了起來:“你還是跟它以身相許吧。”

吞吞原本一臉陶醉的在夭夭懷中享受着她的蹂躪,此時突然對着周元的臉龐,頓時那獸臉上浮現出極為人性化的嫌棄,尾巴一甩,便是狠狠的對着周元臉龐抽去。

周元偏頭避開,狠狠的瞪了吞吞一眼,這家伙,真是不識趣,他與夭夭的二人世界,也要混進來!

夭夭舒展着雙臂,伸了一個懶腰,顯露着近乎完美的曲線,旋即她有些懶洋洋的道:“還有,我先前所說的每一句話都是真實的,包括由你來替代那徐北衍會更好。”

周元有些驚訝的道:“我還真是比他更適合?”

夭夭道:“煉製祖龍丹,最困難的事情便是要馴服那祖龍殘魂,他們都說這件事只有我能做到,其實不然...”

她明眸盯着周元:“你也能做到。”

“我?”周元心頭一震,按照蒼淵師尊所說,這種事情,可是連三位古尊都做不到,夭夭能夠做到,那是因為她秉承着祖龍意志而生,算是祖龍之女,而他...

他目光忽的一閃:“難道是因為祖龍經?”

夭夭螓首微點,道:“還算聰明。”

“你修煉了祖龍經,祖龍殘魂對你的抗拒會減弱許多,當然,你的實力不足,自然不可能真的煉化得了祖龍殘魂,不過這之間我是主力,你只需要從旁協助,就能夠減輕我的壓力,那樣一來,最後的成功率與成丹率,自然不是以往可比。”

夭夭淡淡的道:“他們那些人真的是太沒作用,包括那徐北衍,這兩年的煉丹中,我不知道為他們的失誤付出了多少的精力去彌補,其實以往成功率與成丹率皆是不高,八成的原因是他們在拖後腿。”

言語間,滿是對一群笨蛋的嫌棄。

周元只能苦笑,不過同時也是鬆了一口氣,畢竟如果真能夠在他的協助下讓得祖龍丹的成功率與成丹率都是得到提升,那自然是最好的結果,不然到時候失手了,被人嘲諷一番,也的確是會讓人不爽。

而且到時候也能封住一些流言蜚語,免得別人覺得夭夭是在任意妄為,雖然從某種意義來說,她有着這種資格。

但周元卻並不想讓這種事情出現,他寧可自己來承受那些。

“下一次開爐煉製祖龍丹,應該還有半個月左右,接下來的半個月,你要盡可能對煉製祖龍丹的步驟與程序,做好瞭解。”夭夭提醒道,她當然也不想到時候周元失手,惹來嘲笑。

雖然她大可直接甩手而去,但她若是如此的話,周元又該如何立足於諸天間?

周元點點頭,然後對着夭夭抱了抱拳。

“接下來,還請夭夭老師多多指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