煉丹大殿前。

素來從容而自信的徐北衍當聽到夭夭這話的時候,臉龐上的神情終於是遮掩不住,顯然夭夭這突如其來的安排,將他打得心頭一亂。

不過徐北衍好歹還是城府不錯,他並沒有因此而暴怒大聲喝問,而是神色誠懇的看着夭夭,道:“神女大人,不知道我在協助您煉丹上面是有什麼差錯嗎?若是有的話,還請您提出來,我一定會彌補的。”

然後他面露苦笑:“如今我們經過兩年的磨合,好不容易將煉製祖龍丹的成功率以及出丹率都提高了,如果此時換人的話,會不會對祖龍丹的煉製造成不好的影響?”

“您也知道,祖龍丹的材料,是諸天城的眾多源嬰,法域強者用命搏回來的,他們的希望就是用此來換取到祖龍丹,而我們的煉製成功率對於他們而言,也是至關重要!”

說到最後,徐北衍似乎是有些失態,連聲音都是變大了一些。

而煉丹大殿外,那些一直關註於此的眾人也是捕捉到了徐北衍的聲音,當即都是一怔,然後面色就有些變化起來。

“什麼意思?要換掉徐北衍嗎?”

“這會不會不太妥當?徐北衍協助煉丹已經兩年了,他的經驗極為的豐富,再加上其自身是游神境的神魂,調控其他法域強者的源氣灌註也極為的得心應手,怎麼突然要換掉他?”

“好像是神女大人準備讓那周元接手?替換徐北衍?”

“這...這,簡直是荒唐啊!”

“是啊,那周元不過只是源嬰境,怎麼能夠摻和煉製祖龍丹?神女大人就算要提攜他,也沒必要讓他來做此事吧?”

“若是因此導致祖龍丹煉製失敗率增高,那我們豈不是也會有損失?”

“......”

眾多的竊竊私語聲在大殿前爆發,原本此前還只是在看戲的眾多源嬰,法域強者,此時都是不淡定了,畢竟祖龍丹的成功率以及出丹率,也關係到他們的真切利益。

按照諸天城的規矩,每一次源嬰,法域在奪取到祖龍殘魂回來後,都會上繳,然後按照多寡取得一枚乃至數枚份額令牌,之後若是祖龍丹出爐時,便是會按照先後順序,以份額令牌來換取祖龍丹。

但這裡有個問題是,祖龍丹的出丹率並不穩定,有時候稍多,有時候也會數量稀少,這就會導致份額令牌換取祖龍丹的比例是隨時在波動。

正常情況來,四枚令牌能夠換一枚祖龍丹。

可若是出丹率好的話,三枚就可以,可若是差的話,這個比例甚至要提高到六枚。

由此可見出丹率對於諸天城這些為此拼搏的源嬰境,法域境來說,究竟是何等的重要。

這也是為何當他們聽見夭夭竟然是打算換下協助了兩年煉丹的徐北衍時,會有這麼大的動靜。

煉丹大殿前的騷動在持續,緊接着大殿前虛空波盪,便是有着四道人影走出。

這四道人影一齣現,在場的騷動頓時為之一靜,因為他們認了出來,那四人,皆是坐鎮於諸天城的聖者。

“怎麼回事?吵吵鬧鬧,成何體統。”一名綠袍老者目光掃視,沉聲傳開時,讓得眾人皆是噤若寒蟬。

這位綠袍老人被稱為綠柳聖者,而且,他也正是那徐北衍的師尊之一。

所以這綠柳聖者在問出話後,目光便是轉向了徐北衍,聲音放緩了一些:“北衍,怎麼回事?”

徐北衍連忙行禮,他看了一眼玉顏毫無波瀾的夭夭,似是有些猶豫,吞吞吐吐。

綠柳聖者眉頭一皺,不耐的道:“大男人婆婆媽媽的。”

徐北衍苦笑,道:“是神女大人突然打算讓周元代替我來協助煉丹,而在場的眾位朋友可能是擔心他們的兌換份額受到影響,這才有些騷亂。”

綠柳聖者聞言,眉頭不由得緊皺起來,他看了一眼夭夭,但最終沒直接發問,畢竟夭夭的身份太過的特殊,就算他是歸墟神殿的聖者,也不敢對她不客氣。

於是他看向了一旁的周元,道:“周元,老夫知曉你天賦超絕,但祖龍丹的煉製太過的重要,北衍經過兩年的磨合,才與神女閣下有了配合,你若是此時突然插手,萬一影響了出丹率,這對於這些在諸天城中以性命博取祖龍殘魂的人實在是有些不公。”

“而且...”

綠柳聖者聲音頓了頓,緩緩道:“以你的天賦與潛力,遲早有名揚之日,何必借用這等手段?”

言語微顯嚴厲,聖者之威顯露無疑。

周元眉頭微皺,剛欲說話,一道蒼老笑聲也是在身旁響起:“綠柳,你這老家伙少給小輩扣帽子,夭夭會選擇周元作為煉丹助手,必然是有她的道理,哪裡需要你來說三道四?”

“你若真有問題的話,那就上報給三位古尊吧。”

周元偏頭,便是見到蒼淵的身影浮現出來。

綠柳望着蒼淵現身,有些不悅的道:“老夫所說難道不是屬實嗎?如今的搭配本就是最優,為何要胡亂更改,這不是影響大局嗎?”

周圍不少關註於此的源嬰,法域強者也是忍不住的點點頭。

綠柳說完,便是看向夭夭,拱手一禮:“神女閣下,不知道你更換徐北衍的理由,究竟是什麼?”

眾多目光也是投來。

夭夭抱着吞吞,玉手輕撫那柔軟毛髮,絕美的玉顏清冷,她瞥了一眼綠柳,淡淡的道:“最主要的理由,當然是我喜歡周元協助我,這樣我心情會好一些。”

綠柳蒼老的面龐微微一滯,那徐北衍也是眼角忍不住的抽搐了一下。

周圍的人群更是有些獃滯,他們沒想到夭夭會如此的直接...

蒼淵也是忍不住的苦笑一聲,果然,在夭夭的眼中,其他的人或者事,其實她是沒有多大興趣的,她會留在這裡煉丹,其實更多的,也還是因為周元而已。

所以她根本不會給其他人任何的面子。

氣氛一下子變得有些壓抑沉寂起來,所有人都不知道說什麼好...

不過,在這壓抑持續了片刻後,夭夭方纔再度平靜的道:“其次...如果有周元的協助,煉製祖龍丹的成功率與出丹率,方纔能夠真正的達到最高,這一點,是任何人都無法取代的。”

呼。

安靜中,似是有着不少人悄悄的鬆了一口氣。

果然,神女閣下並非是在任意妄為,她還是有着大局觀的。

雖然在眾人來看,這個主次排序似乎是有大問題...但唯有蒼淵知道,主次沒有問題,在夭夭的心中,可能有周元的陪伴,的確是要比祖龍丹的煉製成功率還要排得更高的。

眾人在鬆了一口氣的時候,又開始回過神來,周元不過只是源嬰境的實力,他憑什麼能夠做到比徐北衍更出色呢?

只是望着夭夭那冷淡的玉顏,他們無人敢質疑。

倒是唯有那徐北衍,面色在變幻一陣後,還是忍不住的站了出來,目光銳利的看向了周元,低沉聲音響起。

“我不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