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沌虛空,無有邊界。

混沌沉浮,偶有混沌風暴肆虐,此等風暴乃是世間第一等凶狠,即便是法域強者一個不慎落入其中,都可能會被絞碎法域,難有活路。

混沌中沒有方向之說,若是沒有指引的話,一旦闖入其中,說不得便是直到身隕,都無法闖出那令人恐懼的無邊混沌。

而此時在這方混沌中,卻是有一片光芒在綻放,光芒之內,可見一片連綿起伏的大殿建築,大殿巍峨,有金光籠罩,那金光散髮着無法形容的強悍之感,即便是連混沌洪流衝擊而上,都難以將其撼動。

在那金光之內的大殿群中,時不時的可以見到有空間漩渦成形,然後便是有着一道道光影掠出,落入其內,那人來人往的模樣,倒是顯得格外的熱鬧。

這無疑是與這冰冷寂靜的混沌虛空有些格格不入之感。

而這裡,正是諸天為了這虛空戰場而鋪就的大本營所在,名為諸天城。

那些空間漩渦,則是手持着通行令牌的諸天源嬰,法域強者在穿梭而行。

在這近兩年間,此處已是與聖族明爭暗鬥中的最前線了。

視線對着那諸天城拉近,只見得在那最中央的位置,有一座大殿巍峨而立,論起規模與豪華程度,皆是要遠勝其他區域。

大殿沒有穹頂,視線俯視而下,最先印入眼中的,便是一座格外龐大的七彩鼎爐。

七彩鼎爐不知是何材質,給人一種難以形容的古老之感,在那鼎身上,可見無數道源紋猶如具備着生命力一般的在游動,宛如一尾尾游魚,玄妙無比...

如今在這鼎爐四周,有十數座石台懸浮,每一座石臺上,皆是盤坐着一道散髮着強大源氣波動的人影,從那源氣波動來看,皆是法域強者!

他們似乎是在運轉源氣,源源不斷的對着那座七彩鼎爐涌去,而這些源氣在經過轉化,則是會形成熊熊大火,在那鼎爐之內升騰而起。

他們的作用,就是將自身的源氣作為燃料,提供給七彩鼎爐。

而最為重要的一處,則是在那七彩鼎爐正前方處,那裡有一座青玉台,一道倩影端坐其上,纖細玉手變幻出道道殘影,而每伴隨着其印法的變幻,那七彩鼎爐內便是會傳出陣陣波動,隱約間,有一股無法形容的原始,古老氣息散髮。

在這股氣息下,四周的那些法域強者皆是忍不住的微微顫抖,因為那是一種源自血脈,靈魂的絕對壓制。

雖說這兩年間他們經歷這種壓制的次數已經不知道多少,可依舊是難以適應,那種自靈魂深處散髮出來的顫抖,在他們看來幾乎比與聖者的法域強者爭鬥一場還要疲累。

實在是巨大的煎熬。

而這種煎熬,足足持續了十日的時間。

伴隨着青玉臺上那道倩影最後一道印決的變幻,七彩鼎爐之內的熊熊大火猛然收斂,下一刻有浩瀚之氣升騰,直接是在天穹上引發了異象,美輪美奐,引來諸多驚嘆視線。

而大殿內,則是被濃郁的丹霧所瀰漫,在場的那些面露疲色的法域強者深吸幾口,皆是神色一振。

他們互相對望,皆是面露歡喜的笑容。

這一次的出丹,雖然依舊煎熬,倒卻還算是順利。

丹霧在迅速的消散,最終殿內恢復了清晰,眾人再看去時,只見得在那七彩鼎爐上方,懸浮着一個個玉盒,玉盒之內,有流光散髮,引得在場這些法域強者都是怦然心動。

因為那是祖龍丹!

如今諸天中最受追捧之物,就連他們這些法域強者,都為之心動。

一顆祖龍丹,可以節省不知多少的苦修,而且最重要的是,這種提升精進,不會帶來絲毫的後遺症,也不會讓得自身源氣有半點的斑駁...

簡直就是神丹!

而在眾位法域強者眼露艷羡的時候,在那青玉台最左側的一座石臺上,一道修長身影站起,袖袍一揮,便是將玉盒盡數的收起。

眾多視線隨之看去,眼中皆是有亮色浮現。

那是一名身穿墨青長衫的男子,男子長髮披散,顯得頗為的不羈,他的面龐俊美如鑄,五官宛如刻刀精心雕刻的雕塑一般,有一種完美無缺之感。

這般男子,光是這幅皮囊容顏,就不知道會引得世間多少女子傾心愛慕。

但關鍵的是,在場的法域強者都明白,眼前的人,可不是什麼空有皮囊,反而論起名聲,他在諸天中都算是極為響亮。

徐北衍,出自乾坤天,他不僅自身是法域境實力,而且讓人驚嘆的是,其神魂同樣是踏入了游神境,源氣,神魂修為兼併,可謂是根基完美。

他並非是什麼散修,他有着三位師尊,而這三位,皆是名列歸墟神殿的聖者!

傳聞這三位聖者,當年皆是想要將徐北衍收為弟子,但三人皆是不肯退讓,於是激烈爭執,險些動手,最後還是乾坤天其他的聖者勸導,這才三人各退一步,同時將這徐北衍收為弟子。

有這般傳奇經歷,徐北衍三個字早就成為了乾坤天內的傳說...

這等人物,有顏值,有天賦,有實力,還有背景...所以無論他出現在什麼地方,都絕對算得上是焦點所在。

在場的法域強者心思流轉,皆是對着那徐北衍投去和善的視線。

而徐北衍也並未托大,對着眾人含笑點頭,然後他目光投向青玉臺上的那道倩影,朗聲彙報道:“神女大人,此次出爐共九枚祖龍丹,大人的煉丹手法,倒是愈發嫻熟了。”

他言語真切,倒是容易令人心生好感。

然而那青玉臺上的倩影只是漫不經心的輕點螓首,她也並未看那徐北衍,反而是低頭取出一道古老祖籍,慢慢品讀。

天際流光垂落下來,照耀在那如白玉般的容顏上,讓人不可褻瀆。

徐北衍望着這美好的一幕,心中也是忍不住的觸動,不過他的目光點到即止,不敢過於冒犯。

而對於眼前倩影那冷淡的態度,他也沒有任何的不滿,畢竟兩年時間下來,他早已習慣。

於是他沒有再去打擾,反而是招呼着其他的法域強者轉身對着殿外而去,笑談之

間,承受着旁人的打趣。

出了大殿,在那殿外,徐北衍取出一支墨笛,放於唇邊,頓時有悠悠笛音,輕揚着傳開。

徐北衍在音波之道上,顯然造詣頗深,那笛聲中蘊含著柔和的源氣,音波擴散,足以消解心神之疲,這從大殿外那些源嬰,法域強者放緩的腳步就能夠看得出來。

周圍的諸多目光望着那長身立於殿外的男子,一些女性源嬰,法域,都是忍不住的眼中微泛波瀾。

一些與徐北衍相熟的人望着這一幕,則是互相一笑,有些感嘆。

“誰能想到,這在乾坤天讓得不知多少天之驕女念念不忘的徐北衍,居然也會有如此痴情的一天...”

“這兩年下來,每次煉丹結束,他都是在這裡吹那墨靈笛,要知道他這笛音,在乾坤天內,不知多少女子求而不得。”

“呵呵,尋常女子,又怎能與神女大人相比?”

“說起來,我倒是佩服他的勇氣,面對着神女大人,我可真是連直視的勇氣都沒有,他竟然還敢有膽魄以笛音示情...”

“徐北衍雖說尚未入聖,但他的希望非常大,倒也不見得就配不上神女。”

“但我聽說,神女似乎是有心儀之人...據說是一個叫做周元的男子,此前他曾在那古源天之爭中,有極為驚艷的表現。”突然旁邊有話音插來。

眾位法域強者一怔,目光投去,便是見到一名青年抱着一隻如小狗般的小獸,笑眯眯的望着他們。

“源嬰境?”他們瞥了一眼,這家伙倒是有些不識趣,他們這些法域強者的談話,也是他能夠插嘴的嗎?

“周元?我倒是記得此人,但這兩年他銷聲匿跡,那名聲算是徹底被超越了,這兩年被稱為改天換日的兩年,他失去了這兩年,往後應該也會淪為平凡。”一名法域強者淡笑一聲,慢悠悠的道。

“小子不要妄言,神女是何等人物,那周元就算是有些能耐,又怎麼可能得到她的青睞?而且說到底,那周元也只是一個源嬰境而已,就算他是蒼淵大尊的親傳弟子,可又如何能與徐北衍相比?”另外一名法域強者面色微沉的說道,仿佛覺得心中女神被褻瀆了一般。

“是啊,所以不說這等傳言不可信,就算是真的,面對着徐北衍,那周元簡直是毫無競爭力。”

“......”

他們笑談着,便是不再理會那一旁的青年,在他們看來,雖說神女高高在上,但以徐北衍的條件,未必不能有朝一日讓得神女動心,那時候,神女落凡塵,也是一樁美事。

不過,他們的聲音,在說著的時候,突然變小了起來,一對眼瞳,則是漸漸的睜大。

因為他們竟然見到,神女的身影,竟是從那大殿內走了出來。

這可是破天荒的頭一次!

以往練完丹,神女不是直接離去,便是自顧自的沉浸於古籍之間,並不會走出大殿。

而今日,難道...

他們對視一眼,眼中有些興奮之意,神女這是終於被徐北衍的堅持所打動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