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以毀滅半個龍靈洞天的巨大聖火隕石凝滯於半空中,無法落下,那一幕帶來的視覺性衝擊無疑是震撼性的。

而這種震撼,對於艾糰子等人來說,卻不及那虛空中光鏡內浮現而出的女孩來得強烈。

她那清冷嗓音不帶着絲毫波動,說出的話語,更是讓得人瞠目結舌。

眼前那聖者所化的聖嬰,竟然在她的嘴中,只是區區...

她是誰?

在艾糰子身後,那金嵐等金猊族的人,則是吞咽了一口口水,他們自然是認識那道倩影的。

“她之前是跟周元一起來到我們金猊族的,而且似乎關係與周元很是親密。”金嵐嘴巴乾澀的道。

當夭夭來到金猊族時,他們可是記得清楚,連金陽煌這位閉關多年的族長都親自出來迎接的。

當然他們尚還不理解金陽煌為何會如此的重視,此時他們方纔明白,那與周元明顯關係匪淺的女孩,顯然是擁有着足以媲美聖者的實力!

不然也無法解釋為何那來自聖嬰的毀滅攻擊,竟會被輕易的凝滯住。

“和周元關係很親密?”

艾糰子等人眼角微微抽動了一下,他們當然聽明白了這所謂親密是什麼意思,顯然兩人的關係...

“不太可能吧,看她的出手,恐怕這也是一位聖者。”那艾炙忍不住的說道。

聖者在諸天中是什麼地位?

那是真正的巔峰存在,在這種存在的眼中,他們這些七品以及源嬰境,實在是有些不入眼,而周元竟然能夠得到一位女聖者的青睞?這家伙,魅力有這麼大?!

艾糰子雖然對此也感到不可思議,但還是理智道:“她先前那句話,已經證明兩人關係很近了。”

艾炙嘴角微微抽搐,感覺自己的三觀似乎都被顛覆了。

聖者啊,那是多麼高高在上的存在,怎麼就會跟周元扯上這種關係?這家伙,究竟何德何能啊。

當眾人在因此震撼的時候,周元也是帶着一些驚愕的望着那自其體內散髮出來的光線所形成的虛空光鏡。

“夭夭...”

周元撓了撓頭,顯然,眼前的變故,應該是在進入龍靈洞天之前,夭夭已經暗中的在他體內留下過一些手段。

這倒是

讓得他心中微暖,旋即感嘆一聲,有些惆悵的道:“看來我這諸天軟飯王的名頭是坐實了。”

肩膀上的吞吞目光有些鄙夷的看來:“我怎麼感覺你言語中竟然有一點竊喜?”

周元皺眉,斷然否認:“不可能,你感覺錯了!”

吞吞給予不屑的嗤笑。

一人一獸鬥嘴間,那師影也是面色有些變幻的盯着那虛空光鏡內的倩影,而當他看清楚那道身影時,瞳孔顯然是縮了縮。

“沒想到...竟然是第三神當面。”師影緩緩的道,聲音之中帶着濃濃的忌憚。

顯然,身為聖族的聖者,這師影同樣是知曉夭夭的身份。

虛空光鏡內,夭夭眸光平靜而冷冽,她也未曾與這師影多說什麼,纖細玉指輕輕一點。

只見得那玉葫蘆中,有清澈酒水呼嘯而出,下一瞬,虛空鏡面震動,只見得那酒水直接是化為徹骨寒泉席卷出來。

寒泉仿佛汪洋大海般的涌向了那聖火隕石,一個接觸間,其上的聖火被迅速的熄滅,最後那匯聚了整個龍靈洞天天地源氣所形成的隕石,便是直接分解,化為無數光點散於天地。

師影眼神陰沉的望着這一幕,緩緩的道:“第三神閣下,雖說你貴為神祗,但如今也應該尚未完全覺醒,再加上你不過只是一個鏡像投影而已,憑此,恐怕還嚇不到本座。”

雖說他如今只是半道聖蓮所化的化身,可眼前的夭夭,也只是一道投影,說起來還不及於他!

虛空鏡面中,夭夭眸子沒有什麼波瀾,道:“是麽?我倒並不這麼認為。”

她玉手輕輕抬起,修長玉指似是結成了一道印法。

“你想要搬走祖魂山,可曾問過,它是否同意了?”

伴隨着夭夭那淡然言語落下,所有人都是猛的感覺到,那座祖魂山,竟是在此時劇烈的震動了起來。

轟!

下一刻,浩瀚的煞氣噴薄而出,直接是將那天際都是渲染成了血紅之色。

師影面色微變,雙手猛然合攏,只見天地源氣匯聚而來,竟是化為了兩道看不見盡頭的源氣大手,一上一下,直接對着祖魂山鎮壓下來。

砰!

然而那般煞氣猶如浩瀚不絕,直接是頂住兩隻源氣大手,而且煞氣中蘊含著無法形容侵蝕之

力,兩者僵持間,源氣大手直接是被生生的侵蝕化解。

師影身軀頓時一震,有些狼狽的退後了兩步。

他的面色變得極為的難看,此時的祖魂山,猶如是被徹底引動了其中孕育萬千載的煞氣,憑他這聖嬰之力,竟是有點壓制不下去了。

而這一切,都是因為夭夭的手段。

“不愧是第三神!”師影咬牙道。

轟轟!

在其說話間,那自祖魂山中涌出的煞氣,已是將這片空間籠罩,繼而煞氣翻滾,最終竟是漸漸的形成了一座巨大無比的血紅鼎爐。

鼎爐若隱若現,直接是將整個祖魂山籠罩在其中,同時,也將位於其內的師影給困住了。

熊熊!

血紅鼎爐內,煞氣瘋狂的凝聚,壓縮,最後竟是形成了滔天的血炎。

血炎呼嘯而下,化為萬千生靈,直撲那師影聖嬰而去。

師影怒嘯,聖者之力運轉,直接是將周身虛空層層斬斷,而他身軀則是隱藏於諸多空間斷層內,難以找出行跡所在。

不過,他還是小瞧了這些血炎的厲害。

只見得血炎席卷而過,竟是如跗骨之蛆一般,如影隨形,

層層空間被迅速焚滅,最後鎖定了師影的身軀所在,頓時化為滔滔血炎之海,將師影籠罩。

血炎翻涌,鎮壓了一切空間,讓得師影連破空而去的機會都沒有。

師影那震怒的咆哮聲在其中響徹,引得星空震蕩。

他此時方纔有些驚恐的發現,他終歸是小瞧了這位第三神的手段,即便此時她未曾完全覺醒,即便她只是一道虛空投影,可她竟然能夠引動祖魂山的力量!

“是了,祖魂山乃是祖龍一縷細微殘魂所化,而第三神乃是祖龍意志孕育而出,祂自然是能夠借助此力的。”

師影心頭一沉,不安越來越濃郁。

“既然你捨得斬落一半聖蓮而來,那就留在此處,成為祖魂山的養料吧。”夭夭那空靈冷冽的聲音,迴蕩於天地間。

滔天血炎咆哮涌來。

師影面色劇變,他已是知曉,這第三神,竟是想要直接借助這祖魂山的煞氣,將他生生的煉化!

真是好狠的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