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轟!

祖魂山緩緩的座落而下,引得天地瘋狂的震蕩。

而師影同樣是受到了極大的影響,此前的他宛如是在與祖魂山角力,算是稍微的略占上風,可如今平衡被周元驟然打破,祖魂山的反噬之力,也是如茫茫洪流般的呼嘯而來。

噗嗤。

一口血液從師影的嘴中噴了出來,那血液竟是呈現金色的色彩,每一滴,都重如山嶽,落在地上,足以化為汪洋大海,改變一方大地的地勢。

而這口鮮血噴出來,師影所化的聖嬰,小臉頓時涌上了一抹血色,祖魂山的反噬,令得他這種實力都是有些難以承受。

“該死!”

師影眼中的怒火幾欲化為實質,怨毒的目光猶如要將周元給融化,這口鮮血對他的損失,不可謂不重,之後想要修煉回來,不知道要耗費多少的時間與精力。

而且祖魂山有着再度落下去的跡象,最讓得師影暴怒的是,“搬山聖陣”已因為先前周元的破壞出現了細微的破綻。

這種細微破綻若是在平常時候,自然是不足為重,可如今在對着祖魂山動手時,這種細微的破綻,就足以讓得師影付出無比慘痛的代價。

所以此時的師影對周元,可謂是連生吞活剮的心思都有了。

...

龍靈洞天外的混沌虛空中。

金陽煌五位萬獸天的聖者在與那聖族的聖者交手時,依舊是在關註着龍靈洞天內的一舉一動,原本他們在見到祖魂山被搬動時,皆是驚怒異常。

可誰都沒想到,在這個關鍵時刻,周元竟然出手破壞了師影的謀劃,從而令得局面出現的變數。

這可着實讓金陽煌這五位聖者一陣驚喜。

畢竟此前他們可根本未曾將希望投註在周元等人身上絲毫,因為在他們看來,眼下的局面已經到了聖者的層次,周元他們這些源嬰境在其下如塵埃般渺小,指望他們當然是不可能的。

但眼下來看,他們倒真是小瞧了這位最近在諸天中聲名鵲起的年輕人。

不過,雖說對於這種變故的出現頗為的驚喜,但金陽煌不由得有些擔憂起周元來,後者破壞了師影的手段,此時的後者必然暴怒到了極致,若是要含怒出手的話,恐怕周元以及龍靈洞天的所有人都難以存活。

“眼下,只能希望歸墟神殿趕緊來人支援了。”金陽煌心中嘆了一聲,然後收回凝神,眼神凌冽的望着那自前方虛空裂縫中不斷爆發出來的偉岸之力。

此時的他們,也暫時無法抽出手來啊。

...

祖魂山外。

立於半空中的周元見到祖魂山又有着落回的跡象,慘白的臉龐上則是露出如釋重負的笑意。

雖說他付出的代價也有些慘重,但比起那師影來說卻是微不足道。

而且,以源嬰境的實力,竟能夠讓得一位聖者受創,這若是傳了出去,恐怕他周元的聲名在諸天中,又得提升一個臺階了。

“周元快跑,那老鬼可能要殺你!”

不過在周元感嘆時,吞吞的意念陡然在心中響起。

周元頓時渾身汗毛倒豎,他望着那師影所在,此時的後者,一對眼瞳帶着無盡怨毒的鎖定了他。

周元心頭滿是寒意,旋即毫不猶豫的催動所剩不多的力量急急後退。

“你們這些螻蟻雜碎,全部都給本座死!”

不過就在他後退的時候,那師影森然徹骨的聲音,已是在這天地間響徹起來。

他伸出小手,隔着虛空狠狠的一拉。

轟!

頓時天地動蕩起來,仿佛整個龍靈洞天的天地源氣都是在這一刻被師影所拉動,匯攏。

轟轟!

緊接着,無盡高空之上,有巨聲響徹。

周元,艾糰子等人抬頭,頓時眼中有着駭然涌現出來。

只見得在那高空上,一顆無比巨大的隕石從天而降,那並非是真正的隕石,而是以整個龍靈洞天的天地源氣凝聚所化。

而在那隕石外,還燃燒着熊熊聖火。

這顆聖火隕石落將下來,一半的龍靈洞天都將會被其摧毀。

周元頭皮發麻,這近乎天災般的攻勢,已經根本沒辦法逃了。

“這還真是...老虎的屁股摸不得啊。”周元苦笑,他先前費盡了所有手段,其實並沒有給師影帶來半點的創傷,他那口聖血噴出,更多的還是因為祖魂山的反噬。

“人家這明明是叫做聖者不可辱。”吞吞習慣性的反駁。

周元翻了個白眼,道:“現在怎麼辦?還有沒有逃命的手段?”

這種範圍的攻擊,能逃個鬼啊。

吞吞的意念有些無力:“周元你可真是個災星,怎麼感覺有你的地方就有麻煩啊!找你來幫手,可能是錯誤的決定!”

周元面色發黑,但一時間竟然無法反駁,於是只能悻悻的哼了一聲。

眼下倒也沒別的辦法,只能寄希望於這聖火隕石攻擊範圍太廣,他能夠在其下找到一絲生機。

而連他都是如此,那些萬獸天的人馬更是面露絕望,幾乎是放棄了所有的抵抗。

聖者之怒,足以毀天滅地。

聖火隕石呼嘯而下,直接是震碎了層層空間,最後帶着毀滅降臨。

周元也是面色凝重,腦海之中閃過種種逃生活命的法子,但最終還是化為了滿腔的無奈。

對方這攻擊太恐怖,毫無操作空間!

而也就是在這霎那間,聖火隕石落下,毀滅氣焰席卷而下。

“一群雜碎螻蟻,全部都去死吧!”師影臉龐上,划過冷酷殘忍之色。

轟!

無法形容的恐怖力量降臨而下,引得虛空崩塌。

不過,就當周元準備閉目承受這聖者之怒的那一霎,他的體內,突有神秘的光芒猛然爆發!

神秘光芒蘊含著神異的力量,那光線蔓延處,仿佛連時空都被凝滯。

而在那神秘光線的照耀下,那裹挾着毀滅之力降臨的聖火隕石,竟然是在此時緩緩的停滯了下來。

猶如被凝固在虛空中。

無法落下。

下方,艾糰子等人震驚的瞪大了眼睛,對此表示不可思議。

“什麼?!”

不僅他們感到無比的震驚,連那師影都陡然失聲,面色大變。

在他的感覺中,周元體內散髮出來的那神秘光線,似乎是蘊含著一種極為古老,原始的力量,那種力量,將他的力量都壓制住了。

可這怎麼可能?!!

周元也是睜開閉上的眼睛,他有些茫然的望着體內散髮出來的那些神秘光線,那上面有熟悉的氣息...

神秘光線在周元的前方凝聚,最後似是化為了一面虛空鏡面。

鏡面微微波盪,有蔥鬱山林蔓延而出,而在那綠蔭間,有一道倩影優雅的斜靠於樹枝上。

玉手間,玉葫蘆輕輕擺動。

艾糰子等人驚愕的望着那虛空鏡面中折射出來的絕美女孩,一時間目光皆是留戀於那充斥着靈氣的玉面容顏上。

“大姐頭!大姐頭!”周元肩膀上,吞吞現出身影,發出了狗腿子般的興奮吼聲。

虛空鏡面中,那樹枝上的青衣女孩抬眸,那眸光猶如是穿透重重空間,直接是降臨於這龍靈洞天內,然後鎖定了師影所在的方向。

下一刻,那清冷空靈的嗓音,於這方天地間響起。

“區區聖嬰,也想動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