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辦法威脅到那聖者?!”

當周元的身影落到艾糰子等人所在的位置,然後將他的目的說出來的時候,所有人都是以一種難以置信的目光看着他。

“周元,那根本不是我們所能夠抗衡的層次...”艾糰子猶豫了一下,苦笑道。

先前的他們已經嘗試過進攻了,但他們的攻擊在那聖者強者眼中,實在是毫無威脅。

周元也知曉在眾人聽來他所說或許是過於的天方夜譚,所以也沒有多說廢話,而是將吞吞召出。

吞吞直接是將一道意念傳入眾人腦海中。

其實吞吞的手段頗為的簡單,那就是以它的吞噬之力,在那短暫的瞬間,將艾糰子等人的源氣盡數的吞下,經過轉化,盡數的灌入周元體內。

這樣一來,周元的源氣能夠在那一瞬間,暴漲到一個極為恐怖的境地。

艾糰子等人聽完,皆是有些驚愕:“還能這樣嗎?”

古鯨族的莊小溟白白胖胖的臉龐上掠過沉吟之色,道:“恐怕就算集合了我們這些人的源氣,也不見得就能夠撼動那聖者絲毫。”

周元緩緩道:“總得試試,否則就只能坐以待斃。”

眾人沉默,最終也是點頭表示認同,沒錯,如今局面已經很糟糕了,若是任由那聖者將祖魂山搬走,整個龍靈洞天都將會毀滅,那個時候他們恐怕依舊是沒有什麼活路。

既然如此,總得傾盡全力的拼一拼。

吞吞立於周元的肩膀上,再度的傳出了一道意念:“另外這種手段也有很大的缺陷...”

“如此浩瀚的源氣在體內爆發,將會對你身軀造成極大的重創與負荷,你甚至會為此付出不小的代價。”

“所以,你真的確定這麼做嗎?”

艾糰子等人聞言,面色皆是忍不住的一變,這等手段原來也是有着極大風險的。

那古鯨族的莊小溟道:“要不讓我來承受?我古鯨族肉身承受能力極強...”

如今這場危機,算是衝著萬獸天而來,而周元畢竟不是萬獸天的人,此次他在龍靈洞天的戰績已是極為的耀眼,若是再讓得他為萬獸天去冒這種風險,實在是讓得他們這些萬獸天中的七品精銳們有種自身太過無能的感覺。

吞吞搖了搖頭:“我只能將吞噬而來的源氣,轉化給與我合體者,而且...你來操控這些源氣,恐怕不會有什麼作用。”

吞吞這言下之意,顯然就是說這莊小溟就算借用了這股力量,也無法對那聖者造成絲毫威脅。

莊小溟有些尷尬的撓了撓臉龐。

周元笑了笑,吞吞所說其實他早就有所預料,所以並沒有太過的驚訝,只是道:“各位也別以為我有多麼的大義,只是現在的局面容不得我有其他的選擇,那聖族聖者一旦謀劃得手,到時候徹底的將力量放開,我想他會第一個將我隨手抹殺。”

周元在古源天

中壞了聖族的謀劃,所以他顯然是上了聖族黑名單,那位聖者萬一騰出手,恐怕並不介意隨手將他抹去。

現在的周元並非是在捨身幫助萬獸天,他更多的,是在為自身謀生路。

艾糰子聞言,眸子凝視着周元,然後對着周元鄭重的行了一個萬獸天的古老禮節。

“周元元老,此事不管成與否,我們萬獸天都將會承你這個人情,未來但有機會,定會回報。”

在其身後,其他各族的強者,也是鄭重行禮。

即便是那一直對周元有芥蒂的艾炙與薑紅纓,也皆是神色複雜。

在那金嵐的身旁,金猊族的偽法域強者金擎天也是跟着行禮,同時心中有些羞慚,因為在第一次見到周元時,他對後者的觀感並不太好,他以為周元只是想要仰仗着周元與吞吞的關係,故意擠開了金嵐,想要混進龍靈洞天得一分機緣。

可如今來看,以周元這一路而來的顯赫戰績,他顯然並不需要搭上任何的關係,憑他的實力,足矣取得任何的機緣。

而現在,周元更是要為了這場針對萬獸天的謀划去冒險,這份心性與魄力,讓得金擎天慚愧而敬佩。

“準備開始吧。”

周元對於他們的大禮,倒只是隨意的擺了擺手,眼下可不是搞這些的時候,一切都得等到將眼下的這場危機渡過再說吧。

若是過不去,直接殞命在這裡,什麼人情都沒用。

艾糰子等人皆是凌空盤坐下來,面色凝重。

各族的偽法域以及七品頂尖,皆是匯聚於此,這般聲勢,倒是顯得尤為不弱。

周元凌空而立,吞吞的身影化為黑光鑽進其體內,下一刻,只見得周元的後背有黑光匯聚起來,最後形成了一道黑色的漩渦。

漩渦中,有吞噬之力散髮。

“轟!”

下一刻,磅礴強悍的源氣,猛然自艾糰子等人體內涌動而起,只見得數十道源氣光柱,直衝雲霄。

那正在搬動着祖魂山的聖族聖者師影,也是察覺到這一幕,目光微抬,然後嘴角便是掀起一抹譏誚。

“一群螻蟻,倒還真是會玩。”

“不過真是天真,以為憑藉著螻蟻的數量,就能夠搬倒巨象?”

師影搖了搖頭,眼神戲謔,並沒有過於理會,因為現在的他,必須全力的搬動祖魂山,短時間,他沒有多餘的心神去理會這些不甘於等死,還在妄圖掙扎的螻蟻們。

咻!

而也就在此時,那些源氣最終化為洪流,貫穿虛空,直接是衝進了那黑色漩渦之中。

漩渦被如此蠻橫的衝擊,也是劇烈的震蕩起來。

吞吞的咆哮聲猛然的響起,黑光大盛,竭力的穩固着吞噬漩渦。

數位偽法域以及數十位七品頂尖強者所匯聚的源氣,光從量來說,絕對算得

上是恐怖。

而從吞吞那不斷爆發出的咆哮聲中,也能夠看得出來,吞噬這種程度的源氣,即便是它,都是感覺到了吃力。

黑色漩渦瘋狂的吞吐,最終可見漩渦深處,似是有着一顆黑色的光球凝聚出來。

那黑色光球內部,蘊含著讓人頭皮發麻的波動。

艾糰子等人則是在此時感覺到一股虛弱自體內散髮出來,那是因為他們將自身源氣毫無保留的催動了出去。

此時他們什麼都做不了,只能瞪大着眼睛,望着那黑色漩渦。

“周元,要來了!”

吞吞的意念咆哮聲,在周元的心中炸響。

嗡!

伴隨着它那咆哮聲的落下,只見得黑色漩渦猛然開始收縮,最後裹挾着那黑色光球,直接是沒入到了周元的身體之內。

沒入的那一瞬間,周元就感覺到了一股讓得他心驚膽戰的狂暴源氣,在他的體內開始肆虐。

那種源氣,紊亂而狂暴,仿佛是一匹匹脫韁的野馬。

“聖琉璃之軀!”

“大炎魔!”

“銀影!”

周元幾乎是在那同一時間,毫不猶豫的將能夠增強肉身的手段全部的施展了出來,因為他懷疑若是不如此的話,還不等到將那股恐怖的源氣運轉出去,他的身軀就會被直接撕碎。

轟!

周元的身軀在這一刻猛然膨脹,化為通體赤紅的鐵塔身影。

赤紅的皮膚內,還有着一道道琉璃光環在盤旋。

除此之外,玄妙的銀色紋路順着身軀蔓延,那是銀影在增幅着肉身的強度。

然而,即便是周元將肉身催動到極限,但艾糰子等人依舊是見到,一道道猙獰的血肉裂痕,正在不斷的從周元身軀上蔓延出來。

看上去宛如將要崩碎,讓得人觸目驚心。

“太乙青木痕!”

周元同樣是感覺到將要崩碎的肉身,急忙運轉起一道秘術,頓時體內血肉中有一道道充滿着生機的痕跡浮現出來,迅速的修複着肉身。

“周元,快將這些暴動的源氣施展出去!”吞吞焦灼的咆哮意念,在周元心中炸響。

周元雙目赤紅,他臉龐上一道道血痕令得他看上去極為的可怖,鮮血流過眼前,眼前的天地仿佛都是變得血紅起來。

他死死的盯着那搬動着祖魂山的聖嬰,下一刻,他感覺到天地間的聲音都是在此時停滯,唯有着心中流淌過一道古老源術。

他微微閉目,仿佛是透過那道源術,見到了在那天地初開時,衍變萬千生靈的古老龍影。

周元雙目猛然瞪圓,低沉的聲音,自心間響起。

“此為...”

“祖龍搬天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