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隆!

當祖魂山被搬動的時候,整個龍靈洞天都是在這一刻瘋狂的震蕩起來,天地源氣更是肆虐咆哮,捲起了無盡狂風。

而周元,艾糰子等人也皆是色變,祖魂山連通着龍靈洞天,可謂算是這座空間的核心所在,一旦祖魂山真的被搬走,恐怕整個龍靈洞天都將會隨之毀滅,崩塌。

最為關鍵的是,他們現在都還在龍靈洞天呢!如果空間毀滅,他們身處其中恐怕也是難以逃命。

“所有人,一同出手,攔住他!”艾糰子渾身都是有些發抖,咬着銀牙,鼓起勇氣叱喝出聲。

顯然,要對一位聖者出手挑釁,這其中所需要的膽魄常人難以想象。

而在聲音落下時,艾糰子率先出手,她傾盡全力的運轉源氣,形成了強橫攻勢,直撲那師影而去。

在其後方,萬獸天的其他七品強者,也是在顫抖中凝聚起源氣,發動了攻勢。

諸多源氣洪流咆哮而過,明明氣勢恢弘,而且其集火目標,也只是一個不過雙掌大小的嬰兒,可那散髮而出的感覺,卻是透着一股悲壯之感。

師影抬眸望着那呼嘯而來的源氣攻勢,稚嫩的臉龐上似是浮現出一抹笑意,想來他已經很多年沒有看見過敢在面前出手的源嬰境了...

“倒是可悲。”

師影伸出小手,凌空一點。

嗡!

隨着其指尖的點下,虛空仿佛是波盪起來,有一道漣漪擴散開來。

而漣漪過處,那咆哮而來的道道源氣洪流,竟直接是在虛空中凝固起來,那般模樣,仿佛是被琥珀困住的蚊蟲一般。

不論那些源氣洪流如何的狂暴,都無法再有絲毫的異動。

師影隨手一揮。

諸多源氣洪流直接是在此時轟然爆碎,化為了漫天璀璨光點。

而艾糰子等人則是面色大變,一股無法形容的力量自虛空降臨,狠狠的壓在了他們的身上。

噗嗤!

艾糰子等諸多偽法域強者,皆是口噴鮮血,身形狼狽而退,氣勢瞬間萎靡下來。

這種對抗,完全不是一個層次的。

所有萬獸天在場的人馬,皆是眼中有着無力與絕望之色涌現出來,他們明白,若非是那聖嬰大部分的力量都放在祖魂山上,恐怕

現在的他們,就不只是重傷了。

莊小溟,金擎天等偽法域強者皆是拖着沉重的身軀來到艾糰子身旁。

連艾炙,薑紅纓,蒙崇這些七品頂尖也是匯聚而來,他們算是萬獸天在龍靈洞天內最精銳的人馬了,可此時他們,都是臉帶惶然。

“現在怎麼辦?”莊小溟嘶啞的問道。

艾糰子不知如何作答,如今龍靈洞天面臨毀滅之局,而且從先前洞天外傳來的驚天動靜來看,恐怕連萬獸天的聖者都被牽制住了。

現在的他們,已是無路可退。

艾糰子輕聲道:“現在只能期望萬獸天的聖者能夠出手及時,我們,毫無辦法。”

言語間,帶着深深的無力。

所有人都是沉默下來,臉龐上有着哀戚之色,這個時候,他們方纔明白,在聖者境的眼中,他們這七品實力,究竟是何等的渺小。

而當萬獸天的人馬在惶然無力時,周元此時的眉頭也是在緊皺着,因為他同樣是明白,如果真被這師影將祖魂山搬走,而龍靈洞天因此毀滅的話,恐怕他也會陷入極為麻煩的境地。

“這老家伙應該不是聖者真身吧?我們聯手有沒有可能打死他?”周元在心中詢問着吞吞。

“有一分的可能。”吞吞的意念在心中響起。

周元有些驚喜。

“不過還有九十九分的可能是我們被他打死。”

但當吞吞下一道意念傳來時,周元的驚喜僵住,旋即咬牙道:“你還挺幽默啊。”

吞吞嗤笑:“周元,你也太飄了,打死聖者這種事都敢去想!”

周元撇撇嘴,道:“那不然能怎麼辦?坐視他將龍靈洞天給毀了?我可不覺得這位到時候得手後,會好心的將我們放過。”

現在那家伙不出手,是因為需要將所有的力量都用來搬動祖魂山,一旦等他騰出手,周元相信,他會毫不猶豫的將他們在場的這些人全部滅掉。

畢竟這對於他而言,不過抬手的事而已。

吞吞聞言,也是沉默了下來,眼下的局面的確很麻煩,做了什麼也是死,不做什麼,似乎也是在等死。

這終歸到底,還是聖者太強了。

即便眼前那聖者並非是真身,但其力量,依舊不是它和周元能夠撼動的。

“要不,咱們向大姐頭求救吧。”吞吞想到一個主意。

周元頓時恨鐵不成鋼的道:“你有沒有出息?總是想要靠夭夭嗎?我們就不能依靠自己的力量嗎?”

話音頓了頓,他問道:“那你現在能聯繫到她嗎?”

“我以為你能呢。”吞吞說道。

周元有些惆悵的嘆了一口氣:“你可閉嘴吧。”

他愁眉苦臉,片刻後,他心頭忽的一動,道:“其實也不是完全沒辦法...我有一道手段,說不得能對他造成一點威脅。”

“哦?”吞吞對此表示震驚,周元這點實力,能夠對聖嬰有威脅?你忽悠獸呢?

“不過我源氣底蘊遠遠不夠,如果你能幫我把源氣底蘊再增加個六七千億,說不定就夠了。”周元說道。

吞吞沉默了數息,旋即有意念咆哮着響起:“給你增加個六七千億?周元,你在想屁吃!”

這家伙,就不能說點靠譜的嗎!

要知道他們兩人合體加起來,也就才三千億,再加個六七千億?簡直就是做夢啊。

周元無奈的道:“那就沒辦法了,巧婦難為無米之炊。”

他肩膀處,有源氣涌動,最後化為一道吞吞的虛影。

它似是有些猶豫,然後傳來意念問道:“你真有手段?”

周元盯着那在掌控着祖魂山,將其一點點的從大地深處拔起的聖嬰,緩緩道:“看得出來,此時他與祖魂山應該是處於某種僵持中,不然搬山的速度不會這麼慢,而只要我的出手能夠打破這之間的平衡,或者說,讓這座漩渦結界有所鬆動,那他的謀劃就沒那麼容易成功。”

“到時候,說不定祖魂山擺脫鉗制,還能對其造成反噬。”

他可沒想過能夠直接傷到那聖嬰,這莫說是幾千億的底蘊,甚至給他一萬億的源氣底蘊,恐怕都不夠,所以他的目的,從始至終都只是做出干擾。

吞吞見到周元神色認真,獸瞳中閃過思索之色:“讓你在瞬息間源氣暴漲到一個驚人的地步,其實也不是不可能。”

“你還真行?”周元驚訝。

吞吞獸瞳轉向了遠處的艾糰子等人,獸瞳中似是閃過一些不懷好意的光澤。

“當然前提是我們需要不少的工具人...不過看他們這絕望的樣子,應該不會拒絕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