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空在此時被徐徐的撕裂開來,恐怖的氣息猶如洪流般的席卷出來,引得這裡的混沌虛空都是在劇烈的動蕩。

萬獸天五位聖者立於虛空中,他們望着那空間裂縫中浮現的神聖圖捲,面目顯得有些冷冽,陰沉。

那神聖圖捲名為聖界神圖,乃是聖族內的超級聖物,當年那場滅界大戰中,此圖曾鎮殺了諸天聖者,故而凶名頗盛。

而如今的聖族不僅派出了五位聖者,而且還帶出了這等超級聖物,可見是有備而來。

這聖族,究竟是想要做什麼?

五位聖者對視,皆是從對方的眼中看出了疑惑凝重。

“不管他們想要做什麼,都不敢真正的肆意而動,現在的他們,連這虛空裂縫都不敢踏出,他們攜帶聖界神圖而來,不過只是藉此遮掩他們的氣息。”五位聖者中,一道熟悉的身影沉聲說道,正是金猊族族長,金陽煌。

在諸天界壁處,有一座護界大陣,名為“混元誅聖陣”,這是諸天曾經傾盡所有力量所佈置的屏障,算是防禦聖族的最大手段之一。

想要硬闖此陣,就算是聖者,都必然會付出極大的代價。

眼下這五位聖族聖者,看似顯身,但實則他們是以特殊的手段連通到了萬獸天,嚴格說來,他們只是借助某種手段的投影。

這是因為他們也不敢真的踏入萬獸天,因為一旦進入,混元誅聖陣就將會有所反應。

其他四位聖者聞言,緊繃的身軀也是微微鬆緩了一些,的確,金陽煌說得沒錯,對方看似破界而來,實則並未真實的踏入萬獸天。

如今的此處,唯一算是破界而入的,或許就只有龍靈洞天的師影,但那是後者斬落了聖蓮所化的聖嬰,並算不得真正的聖者降臨。

“呵呵,金陽煌,你這眼力倒是不錯。”

虛空裂縫中,恐怖的氣息在翻涌,那聖界神圖之上的五名聖族聖者也是發出笑聲,並未否認金陽煌所言。

“不過我等也並非是要跨界與你們交手,我們的目的,只是將你們稍作糾纏而已。”

“待得師影得手,我等便算是任務圓滿了。”

金陽煌眼神一凝,道:“你們究竟在圖謀祖魂山什麼?!”

當年龍靈洞天出現時,他們萬獸天的聖者自然是探測過,在他們的探測中,龍靈洞天乃是祖龍一縷細微的殘魂所化,祖魂山因此而誕生,其內可孕育出特殊的法域種子,所以萬獸天的聖者便將此處定位萬獸天的七品境歷練之處,也好以此培養出更多的八品法域。

但除此外,便是別無其他發現,所以在萬獸天的聖者眼中,這龍靈洞天只是一處練兵地而已,可眼下看聖族對此謀劃頗多,這其中的隱秘,顯然他們未曾洞察。

不過面對着金陽煌的喝問,這一次,回答他的是那自虛空裂縫中浩浩蕩盪席卷而出的無窮偉力,那等偉力難以形容有多強,偉力涌過處,似是有一座座小空間崩滅,在那混沌中,形成諸多細小的煙花。

聖者之戰,是真正的毀天滅地,如龍靈洞天這般存在,稍有碰撞,便是毀滅之局。

“哼!”

見到聖族聖者出手,金陽煌這邊五位萬獸天聖者,也是發出低沉冷哼,下一刻,同樣是有無邊偉力浩蕩而出,仿佛是引得星河倒轉,日月浮空。

雙方足足十位聖者在這混沌虛空中交手,頓時間不知引起了何等的動靜,餘波衝擊下,也不知有多少沒有生靈存在的空洞空間被生生的抹滅。

而十位聖者在龍靈洞天外的混沌虛空中間挑戰,也是引得整個龍靈洞天都是在劇烈的震蕩。

那種感覺,仿佛是暴風雨中的一葉扁舟,隨時都會被狂浪所撕碎。

龍靈洞天內,所有人都是在瑟瑟發抖,雖說他們也都算是七品精英,可這等實力在聖者的眼前,其實不比螻蟻強多少。

“聖族真的是有備而來啊。”周元抬頭望着那震蕩的天穹,面色也是變得極為的凝重。

雖說無法看見混沌虛空中的聖者大戰,但他卻是能夠感覺到那裡爆發出來的恐怖波動,顯然,萬獸天的聖者被阻攔下來了。

“歸墟神殿監察諸天,這裡這麼大的動靜,應該很快就能夠察覺,不過看這樣子,恐怕聖族不會給歸墟神殿插手的時間。”

而就在周元眉頭緊皺的時候,那立於蚩軒頭頂的聖嬰也是在註視着天穹上,旋即淡淡冷

笑一聲:“看來是沒人能阻擾本座了。”

對於不遠處的周元以及那些萬獸天的七品精英強者們,他幾乎未曾看過一眼,想來在他的眼中,這些螻蟻再如何的挑釁也無法對其造成絲毫的撼動。

“你們不是疑惑我聖族有何謀劃嗎?看下去,就知曉了。”

名為師影的聖嬰淡笑,旋即他低頭望着匍匐在腳下的蚩軒,道:“接下來該為聖族奉獻你的血肉了。”

蚩軒渾身一抖,面色變幻,最終深深的拜服下去:“這是我孽獸族的榮耀!”

師影點點頭,稚嫩的臉龐上全是漠然,他伸出手指對着蚩軒輕輕的一點,只見得後者頓時發出慘叫,然後滿身的血肉直接是如液體般的分離,流淌下來。

短短不過數息的時間,蚩軒的身軀,便是化為了一具白骨,血肉在其腳下猶如是形成了血潭。

蚩軒頭顱眼眶中,生機的火苗顫動,最後黯淡,直至徹底的消散。

周元望着這一幕,眼皮子跳動了一下,這孽獸一族在聖族的眼中,似乎只是奴僕一般,能夠隨意的犧牲。

倒也是可悲。

而在周元心中閃過這些的時候,那師影小手一揮,只見得那一地的血肉直接是蠕動起來,最後似是形成了一道詭異的血紅符文,迅速的鑽進了地面。

轟轟!

這一刻,所有人都是感覺到祖魂山在劇烈的震動着。

只見得一道道血紅漩渦,直接是自那一座座戰臺上現出形來,每一道漩渦中,都是有着光柱噴發而出,那些光柱交織,最終竟是形成了一道道血紅色的鎖鏈。

鎖鏈不斷的交織,最後插入到了祖魂山中,不斷的蔓延。

師影的嘴角掀起一抹冷酷的弧度,旋即小手猛然一抬。

“給我起!”

伴隨着他暴喝的響起,周元,艾糰子等人皆是震撼的見到,整座祖魂山都是在這一刻緩緩的升起,猶如是被那無數的血紅鎖鏈所搬動一般。

周元頭皮發麻。

難道,這聖族的聖者,真的是打算直接將祖魂山給搬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