滿身沾染着鮮血的嬰兒,小臉冷漠的站在蚩軒的頭頂,他看上去不過雙掌大小,似是毫無力量。

可當周元在見到他時,卻是由心升起了一絲恐懼之意,然後毫不猶豫的抽身暴退。

在其體內,那天不怕地不怕的吞吞,也是發出了低吼聲,吼聲中充滿着忌憚。

而這一幕,也同樣是落入了艾糰子等人的眼中。

他們的目光,有些獃滯的望着那從蚩軒血肉中鑽出來的嬰兒,雖說他們沒有直面而對,但此時的他們,卻是生出了一種大難臨頭般的感覺。

“那是...什麼?”莊小溟聲音有些艱難的道。

此時就算是艾糰子這般有些大條的性格,都是俏臉微微發白,艱澀的道:“那東西,恐怕才是聖族最後的手段。”

“難道是法域強者潛入嗎?”一名偽法域強者忍不住的道。

艾糰子沉默了一下,道:“恐怕...比那還要更為的恐怖。”

法域強者或許能夠給他們帶來壓力,但卻不可能讓得他們心中生出無邊的恐懼。

此言一齣,四周的氣氛仿佛都是凝固下來,所有人都是瞳孔凝滯,不是法域...難道,是聖族的聖者?!

“怎麼可能...聖者根本不可能毫無動靜的進入到龍靈洞天啊。”他們感到頭皮發麻。

這完全就是一群狼的撕鬥,突然從天而降一頭惡龍。

根本不是一個等級的戰鬥。

而他們萬獸天人馬驚駭欲絕的時候,那蚩軒頭頂的嬰兒,抹了一把身上的血跡,然後一對毫無情感的眼眸投向周元:“你這小子,倒是真有些陰魂不散,屢屢壞我聖族謀劃。”

雖說以周元的實力,恐怕還入不得聖族聖者的眼,但他在古源天中破壞了聖族的謀劃,所以他的名字與一些情報,自然也就被聖族那些聖者所知曉。

周元眼神警惕的盯着那嬰兒,道:“此前我就覺得奇怪,這蚩軒怎麼可能引動那般龐大的凶煞之氣入體,卻沒有被凶煞所侵染,而現在,總算是知曉答案了。”

蚩軒引動祖魂山凶煞之氣加持自身,實力的確是瘋狂暴漲,但按照常理來說,就算他是偽法域境,也不可能承受那種凶煞侵蝕的,可他偏偏沒有出現任何的事情,先前周元還以為他是身懷異寶,可如今來看,最大的原因是他的體內,藏了一位聖族聖者。

“另外,你們聖族究竟想要做什麼?竟然費盡心機的將一位聖者偷偷的送進了龍靈洞天,你們對

祖魂山的覬覦,這麼強嗎?”周元緩緩的道。

事情衍變到這個局面,如果還覺得這隻是聖族的一次隨意行動,那也實在是太過於愚蠢了一些。

甚至,周元隱隱的感覺,恐怕連祖魂山,都不見得就是聖族此次謀劃的最終目的。

或者說,祖魂山還有着他所不知曉的秘密。

不過不管怎麼樣,眼下的局面他是搞不定了...雖說眼前的這位聖族聖者應該並不是真正的全盛狀態,但周元卻並沒有半點要動手的意思,因為他明白,就算是狀態再差的聖者,對於現在的他來說,都是不可逾越的高山。

現在,就只能希望萬獸天的聖者趕緊採取措施了。

轟!

而也就是在周元心中閃過這般念頭的時候,這龍靈洞天突然劇烈的動蕩起來。

所有視線都是猛的抬頭,然後他們便是震撼的見到,那裡的天穹仿佛是在扭曲,緊接着,竟是有着數張巨大的面龐浮現出來。

當那數張面龐自天穹出現時,整個天地間都是有着一種無法形容的浩蕩天威出現,讓得身處其中的所有人都是感覺到了巨大的壓力。

不過,艾糰子他們不懼反喜,因為他們都認了出來,那些巨大面龐,都是萬獸天的聖者!

他們果然在關註着萬獸天!

“師影,你堂堂聖族聖者,竟如老鼠般的潛入龍靈洞天,究竟意欲何為?”天穹上,有巨大面龐低沉出聲,聲如雷鳴。

“你這老鬼,倒真是捨得,竟然斬落一半聖蓮,化為聖嬰潛入!”

“速速滾離龍靈洞天!否則便將你聖嬰抹殺,讓你嘗嘗何為天大的苦頭!到時說不得你這老鬼就要跌落聖境!”

數位萬獸天的聖者皆是怒而出聲,威壓籠罩天地,一道道喝聲直接是令得天地間風雲變幻。

在這等聖者之怒下,就算明知這並非是衝著他們而來,但在場的萬獸天人馬依舊是忍不住的瑟瑟發抖。

“哈哈哈!”

而面對着萬獸天聖者的雷鳴喝斥,那被稱為師影的聖族聖者,則是爆發出尖銳的大笑聲。

“你們萬獸天這些聖者,當真是可笑至極,你們若是能輕易進得了龍靈洞天,那就進來試試?”

“只要你們不怕將這龍靈洞天以及這些七品精英全部都給毀了!”

天穹上,數張極端的面孔翻滾,有驚天怒意勃發,引得整個龍靈

洞天仿佛都是發出了嘎吱的聲響,猶如是無法承受那種聖者之怒。

“師影,你聖族,究竟對龍靈洞天有什麼圖謀?!”有萬獸天聖者寒聲發問。

嬰兒般模樣的師影,嘴角露出一抹諷刺笑意:“無知之輩,真以為這祖魂山,乃是你萬獸天之物麽?它因何誕生,或許你等都不知曉吧?”

天穹上的巨大面龐顯然都是怔然了一瞬,然後眼神有些陰沉。

“你什麼意思?”

然而那師影卻是沒有再說得更多的意思,顯然就喜歡看見萬獸天的聖者這般無措。

而龍靈洞天外,五道恐怖的意念在彼此的交匯。

“不管這聖族有何謀劃,都必須阻止師影!”

“龍靈洞天無法承受聖者全力進入,而且各族七品境也在其中,一旦引起龍靈洞天動蕩,他們凶多吉少。”

“此時不可顧慮太多,傳信讓他們立即撤退,退往進入時的浮空圓盤所在,那裡是龍靈洞天最為穩固的地方,或可保性命。”

“還是準備聖降之術吧,雖說對我等會有些影響,但瞻前顧後,不是明智之舉。”

其他幾位聖者聞言,微微沉默,所謂聖降之術,其實與那師影的手段沒有太大的區別,一旦到時候聖降被斬殺,將會對他們造成極大的影響。

不過此時沒時間再想太多,能夠成為聖者,他們都是擁有着最為堅韌的性格,當即果斷點頭。

“可。”

而就當他們轉瞬間做出了決議,即將動手的那一刻,這龍靈洞天虛空外,虛空突然被撕裂開來。

下一刻,有恐怖的氣息從那空間裂縫中如潮水般的涌出來。

“呵呵,你等若是缺對手的話,就由我們來應對吧...”

空間裂縫之後,似是有一副古老的畫捲,畫捲內,似蘊含天地,而此時,可見畫捲上,有五道身影或坐或立。

但無一例外,那五道身影,散髮出了無比恐怖的氣息。

而那五位萬獸天的聖者,面色在此時猛然劇變。

“五位聖族聖者?!”

“那是?聖界神圖?!”

這一刻,就算是以五位萬獸天聖者的身份地位,都是生出了一股極為不妙的感覺,這聖族此次的動靜,竟然搞這麼大?!

他們這難道是要再次掀起滔天大戰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