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元的告辭當然是失敗了。

“周元元老,今日之事對我萬獸天極為重要,還望你能夠相助,我萬獸天必定會記住你這個情誼。”艾糰子誠懇的看着周元,說道。

其他各族的偽法域強者也是輕輕點頭。

那蚩軒三千億源氣底蘊幾乎是將他們壓得絕望,如今好不容易有了一絲希望,他們如何能夠願意放棄。

周元有些無奈,瞪了吞吞一眼,道:“我可從沒聽你說過什麼合體的能力。”

其實不止他沒聽過,一旁的艾糰子等人也是好奇又疑惑的看着吞吞,顯然同樣對此不瞭解。

吞吞大嘴一裂,懶洋洋的在石板上寫到:“先天聖獸就是這麼豪橫!”

眾人無語。

“那祖饕閣下能和其他人合體嗎?因為如果按照實力來看的話,或許與艾糰子,莊小溟兩位長老合體要更好一些?”有一位偽法域強者開口問道。

吞吞立即搖頭:“只有周元才行!”

“為什麼?”周元也是有些奇怪。

吞吞在石板上解釋道:“因為你曾經煉化過我的聖獸精血,所以你才能夠和我進行短暫合體。”

還有個原因吞吞沒說,一旦合體,它自身將會進入到周元神府內,而神府乃是修煉之重,源氣之源,那對於每個修煉者來說都是最為重要的地方,那裡出現了什麼變故,對於修煉者而言將會是毀滅的打擊。

再有,它那個狀態之下,自身也將會變得極為的脆弱,若是有誰對它心懷貪念,指不定會試圖生出異心,那個時候,它也會陷入極為麻煩的境地。

所以這合體雙方,必然得對對方都懷有極大的信任。

吞吞可以信任周元,但它卻不太願意信任艾糰子等人。

而眾人聽到吞吞這麼說,也就不再多問。

“周元元老,那就只能依靠你們了。”艾糰子感激道。

望着眾人那期盼的目光,周元也只能點頭,然後對吞吞道:“這合體,究竟要怎麼做?”

吞吞直接跳到周元頭頂上,然後便是有一道意念落入其腦海。

周元品味着那意念之中所蘊含的信息,片刻後,方纔微感恍然。

所謂的合體,其實便是吞吞能夠以特殊的形態,落入他的神府之內,然後與他的源嬰間構成某種玄妙鏈接,最終達到兩人暫時的合為一體的目的。

而合體成功,他們的力量就能夠短暫的融合在一起。

只是說起來簡單,但周元卻能夠明白這之中蘊含的難度絕對不低,畢竟一人一獸,源氣不同,血脈不同,想要合為一體,簡直就是天方夜譚。

“只能先試試了。”周元說道。

至於成不成,試過後就知道了。

話音落下,他的身影便是凌空盤坐下來,而在其頭頂,吞吞也是保持着盤坐的姿勢。

艾糰子等人分散於四周,將一人

一獸護在中央。

而在那至尊戰臺中,蚩軒也是註意到了這一幕,當即眉頭微皺,有些疑惑,但最終還是冷笑一聲。

“裝神弄鬼,待我獲得至尊戰台的認可,不管你們做什麼都沒了作用。”蚩軒立於至尊戰臺中,微微閉目,然後開始漸漸的與腳下的至尊戰台構建某種連接。

...

“周元,放開心神,讓我進入你體內!”

隨着吞吞意念的落下,只見得它的身軀漸漸變得扭曲,似是形成了一縷縷的黑光,然後自周元天靈蓋落進。

不過它的進入並沒有成功,伴隨着周元眉心神魂的閃爍,那一縷縷黑光直接是被彈了出去。

“不要反抗!”

周元悻悻的道:“條件反射。”

旋即他凝定心神,竭力的壓制着身軀對那種外來之物的自然排擠,於是吞吞所化的縷縷黑光便是穿過身軀,順着經脈最後闖進了神府之內。

黑光直接是來到源嬰所在,現出吞吞的身影,它好奇的打量了一下周元的源嬰,然後盤坐在源嬰前方,黑光化為鎖鏈,將一人一獸鏈接起來。

這一刻,周元能夠感覺到,有一股異樣的力量,在他的體內出現。

那股力量古老而強大,充滿着難以形容的生命力。

他感覺,若是能夠與這種力量聯合的話,那他自身的實力,將會暴漲到一個極為恐怖的地步。

一時間,他對於那合體的結果,竟是生出了期盼。

而艾糰子等人也是感應到了周元突然間隱隱漲動的氣勢,皆是好奇的看來。

周元舔了舔嘴唇,迎着他們那好奇的目光,咧嘴露出自信的笑容:“諸位,準備好了嗎?!”

“獻醜啦!”

砰!

有源氣雲霧自其身軀上爆發開來,轉瞬被狂風吹去,眾人急忙看去,然後臉龐上的神情便是變得有些僵硬下來。

只見得在那周元所在的位置,一道身影盤坐,那身軀倒是與先前的周元沒有變化,只是那原本的腦袋,卻是變成了一顆光禿禿的獸頭...

那分明是吞吞的腦袋,只是沒有毛髮而已。

吞吞的頭,周元的身子?

好怪異的模樣。

“成功了嗎?”那吞吞的腦袋開始說話,聲音卻還是周元的。

艾糰子他們沉默了一下,這算是成功嗎?

砰!

不過還不待他們說話,周元體內源氣震動,血肉蠕動間,便是變回了人形的原樣。

而吞吞的怒吼在其體內傳出:“想屁吃啊!明明是失敗了!”

周元嘴角抽搐,這合體果然是沒那麼簡單,兩人源氣,血脈皆非一脈,想要融合談何容易。

“繼續嘗試吧...”

片刻後,源氣雲霧涌

現。

出現了一頭吞吞的身軀,頂着周元腦袋的怪物。

艾糰子等人:......

“呵呵,繼續...”

砰!砰!

在接下來的一段時間中,艾糰子他們大開眼界,算是知道了人獸合一究竟是能夠達到何種變態的境界。

論起怪異以及醜陋的程度,簡直能跟孽獸一族相比。

不過,隨着那一次次的失敗,周元倒是隱約的感知到了某些規律,每當合體失敗,他都察覺到吞吞的血脈之力在體內暴走,而這等先天聖獸血脈太過的霸道,憑他根本就壓制不住。

所以,這種融合,根本不太可能啊!

除非有什麼血脈能夠將吞吞那先天聖獸血脈給鎮住,這才能夠讓兩者成功融合。

周元搖頭,先天聖獸的血脈本就是天地間頂尖級別,什麼才鎮得住?

這般想着,周元心頭忽的一動,能鎮得住吞吞血脈的,當然有啊...夭夭就可以啊!

夭夭的神祗物質!

周元眼睛一亮,他記得在他的體內,就有夭夭留下的神祗物質。

若是能夠引動這體內深處隱藏的神祗物質,應該就能夠鎮壓下吞吞躁動的先天聖獸血脈。

“再來一次!”

他心中思緒閃過,然後對着因為失敗太多次,都有些懶洋洋的吞吞發去意念。

吞吞無奈,只能打起精神,再度開始連通。

隨着連通的持續,吞吞那股古老血脈之力,再度出現在了周元的感知中,那血脈充滿着桀驁不馴,仿佛世間沒有任何存在能夠將其馴服一般。

周元沒有理會那股古老血脈的作祟,而是心神沉靜,在那體內最深處,感知着神祗物質。

這般感知,不知道持續了多久,一抹神秘的紫金光澤陡然划過。

周元毫不猶豫的抓住了這個時機,直接是將那神秘物質搬動,然後對着吞吞的血脈壓了下去。

砰!

當源氣雲霧再度自周元的體內傳出時,艾糰子等人已是顯得不太關註了,畢竟此前失敗的次數太多。

轟!

不過也就是在這一霎,一股恐怖的源氣風暴,猛然間橫掃而開。

附近的艾糰子等人身形直接是被生生的震得連連後退,緊接着,他們目光狂喜的投射而去。

這次,是真的成功了?!

...

而也就是在同一時間。

金猊族後山。

玉手握着玉葫蘆的夭夭,靈動的眼眸忽然微微一動,她有些驚訝的抬起絕美俏臉,望着虛空中。

周元跟吞吞這兩個家伙,怎麼血脈在碰撞糾纏?還引動了神祗物質...

這是在乾什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