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紅的戰台出現於祖魂山山巔的位置,濃郁的凶煞之氣化為赤雲,幾乎是遮蔽了天際。

所有的視線都是無比震撼的望着這一幕。

仿佛連空氣都是在這一刻凝滯下來。

“他所說,竟然是真的...”

連艾糰子都是失神的望着那座氣勢雄偉的赤紅戰台,這個秘辛,他們萬獸天掌控龍靈洞天多年都未曾知曉,為何這孽獸族會知道?

是聖族嗎?

而緊接着,艾糰子臉色便是忽然一變,如果至尊戰台是真的存在,那是否在占據者就真的能夠掌控祖魂山?!

若真是如此的話,一旦祖魂山落入孽獸族掌控,他們萬獸天豈不是損失大了?

艾糰子眼眸冰冷,身形凌空而立,她眸光轉向蚩軒所在的方向,臉色不由得變得更為的難看。

此時那滔滔血海盡數的沒入其體內,恐怖的源氣底蘊若有若無的散髮出來,引得虛空都是在破碎。

足足三千億源氣底蘊的強度!

這看得萬獸天諸多強者都是頭皮發麻。

要知道,就算是此處最強的艾糰子,真要論起源氣底蘊的話,也不過一千五百億左右,而這,僅僅只是蚩軒的一半。

這根本就不是一個層級!

甚至說,恐怕根本就沒有任何偽法域境能夠達到這種程度...

因為三千億,已是相當於真正的法域強者!

而在萬獸天諸多強者色變的註視下,那蚩軒深深的吸了一口瀰漫著凶煞的空氣,然後抬頭衝著艾糰子笑道:“你們知道為何以往萬獸天無法發現至尊戰台的存在嗎?”

“因為只有當祖魂山中有挑戰者的源氣底蘊達到三千億的門檻,才能夠引動至尊戰台的出現。”

“可偏偏你們萬獸天那些愚蠢的聖者定了規矩,將龍靈洞天當做了七品源嬰境的試煉地,而這,就註定了你們永遠無法發現這個秘密。”

蚩軒的笑聲中,帶着戲謔與玩味。

周元也是在此時皺了皺眉頭,源嬰境是不可能將源氣底蘊達到三千億的,甚至連偽法域都不可能,不過,萬獸天的聖者應該也探測了祖魂山,難道他們也未能發現至尊戰台的存在嗎?若是連萬獸天聖者都不知曉這等隱秘,孽獸族或者說聖族,又怎會知曉?

“另外,還有個讓你們絕望的事...”

“你們以為這至尊戰台是誰都能夠上去的嗎?不,它也是有條件的,而那條件,就是源氣底蘊三千億...”

蚩軒笑眯眯的踏出步伐,然後所有人都是見到,他的身影直接是出現在了祖魂山山巔,然後穿過了那重重凶煞之氣所化的赤雲,徐徐的落在了那座至尊戰台之上。

“所以接下來,你們只能在外面,眼睜睜的看着我成為至尊戰台的占據者,然後在你們的眼皮底下,掌控祖魂山。”蚩軒笑容燦爛,似是很想看見萬獸天接下來那一張張絕望的臉龐。

“什麼?源氣底

蘊三千億才有資格進入至尊戰台?”而不出他所料,萬獸天諸多強者嘩然,眼神驚怒。

此前他們還想着,如果真是到了最壞的情況,那就傾盡所有的力量去車輪戰,用命一點點的將蚩軒消耗下去。

可如今蚩軒這麼一說,豈不是他們連進入至尊戰台的資格都沒?更遑論車輪戰消耗?

艾糰子面沉如水,雙手緊握。

周元的身影出現在了艾糰子身旁,而此時萬獸天其他的偽法域強者也是脫戰而來。

到了這個地步,種子戰台的爭奪已經沒有什麼太大的意義了。

對方的真正目的,已經顯露。

那座以往從未聽過的至尊戰台,才是爭奪所在。

“喂,那家伙三千億源氣底蘊,完全是作弊啊,這已經是抵達了法域境的層次,不是說這龍靈洞天只能源嬰境進入嗎?”周元忍不住的問道。

萬獸天其他強者面面相覷,也不知如何回答。

艾糰子輕輕搖頭,道:“雖然的確很讓人難以置信,但此人的境界,恐怕的確只是處於偽法域境...”

“三千億的偽法域,這可沒人能做到。”古鯨族那位名為莊小溟的偽法域強者苦笑道。

“是他借助了祖魂山的凶煞之氣灌頂,將源氣底蘊強行提升到三千億,而並非他自身的力量。”艾糰子說道。

“這家伙恐怕有些古怪,這種程度的凶煞之氣,一般的偽法域,根本承受不了。”周元緩緩說道。

其他人眉頭也是微皺,輕輕點頭,的確,他們也都是偽法域強者,可他們明白,如果讓他們來承受那種級別的凶煞之氣灌頂,就算他們是源獸之軀,也必然會喪失神智,成為只知殺戮的凶獸,可看眼前那蚩軒,顯然還保持着自我的神智。

可知道這些沒什麼作用,因為眼下的局面,已是將他們萬獸天逼到了一個尷尬的境地。

“萬獸天的聖者應該也察覺到了此處的情況吧?為何不出手?”周元問道。

先前他都感受到了聖者的註視,顯然萬獸天的聖者都在關註於此。

艾糰子輕嘆一聲,道:“龍靈洞天無法承受聖者降臨,以往檢測時,也是必須將龍靈洞天生靈清空,方纔能夠施行檢測,否則聖者降臨時,龍靈洞天震蕩,會將這座空間內其他的生靈都給抹殺掉的。”

周元愣了愣,原來聖者降臨如此的麻煩,可現在要他們撤退的話,恐怕時間上也來不及了。

周元沉默了數息,緩緩道:“各位,說句不好聽的話,現在的局面有些失控,那家伙搞出了三千億源氣底蘊,不說我們連登上至尊戰台的資格都沒有,就算勉強上去...也只是送死而已。”

周元還是很有自知之明的,如果對方是一千五百億,那還能夠鬥,可這三千億,根本沒法玩的!

這就算用命去填,都不見得能彌補。

所以按照他來看的話,現在理智的做法,恐怕是直接撤退了。

萬獸天其他的頂

尖強者也是沉默了下來,周元的話雖然刺耳,可卻極為的真實...

“我們不能退!”

艾糰子深吸一口氣,道:“我們與孽獸族宿怨太深,如果祖魂山在我們的手中失去,我們將會成為源獸種族的恥辱!”

其他各族的強者也是用力的點了點頭,眼神決然。

周元有點頭疼,感覺這源獸一族對孽獸族的仇恨簡直比聖族還要來得強烈。

“那不然怎麼辦?這至尊戰台我們根本就上不去。”周元無奈道。

所有人再度沉默下來,面對着這種差距,他們也感覺到無力,可他們又不能退讓,可見內心的糾結。

簡直讓人絕望。

而他們這些各族頂尖強者都是如此,更何況此時萬獸天其他的人馬,所有人的臉龐上都是寫滿着驚惶與無措。

那薑紅纓,蒙崇,金嵐等人也皆是獃立原地,神色倉惶。

而反觀孽獸一族的人馬,則是才是爆發出狂笑之聲,笑聲刺耳,如雷鳴般迴蕩。

祖魂山山巔,蚩軒負手而立,面帶笑意的望着這一幕。

周元感受着那種沉重的氣氛,也是心中無奈,眼下的局面,比當時面對迦圖時還要讓人無可奈何,最起碼迦圖還有戰鬥的可能,可現在那蚩軒三千億源氣底蘊,根本就是不公平的戰鬥。

而在眾人沉默間,一道光影突然掠來,徐徐的落在了周元的肩膀上。

正是吞吞。

瞧得吞吞的身影,艾糰子等人眼睛忽的一亮,他們或許不行,但吞吞這先天聖獸,會不會可以?

似是知曉他們所想,吞吞直接是搖搖頭,就算是先天聖獸,也沒那麼容易彌補一千五百億底蘊的差距啊。

眾人眼中的光芒頓時黯淡了下去。

吞吞見狀,哼哧了一聲,然後掏出石板:“不過我有辦法。”

“祖饕閣下,你有辦法抗衡那蚩軒?”艾糰子露出驚喜之色。

吞吞點點頭,爪子在石板上面划過,石屑飛舞,然後舉起。

眾人連忙看去,只見得上面刻畫着一道人影,有點像周元,而周元旁邊還刻着一個吞吞,緊接着,這一人一獸似乎是糅合在了一起...

吞吞爪子一抹,刻畫變成了文字。

“我跟周元可以合體,幹掉他!”

艾糰子他們的眼睛忍不住的瞪大了一些。

“你和周元合體?!”

“怎麼合體?”

周元也是目瞪口獃的望着,他瞧着吞吞那得意洋洋的模樣,跟這家伙合體?這是什麼操作?

而且怎麼想着這麼噁心!

他面色變幻,沉默數息,直接抱拳。

“我拒絕!告辭!”

我的合體是留給夭夭的,怎麼能被吞吞這個混蛋占了便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