嗤啦!

玄黃鐵鐧砸下,其聲勢並不算有多驚人,仿佛就只是一根鐵棍隨意的落了下來。

可就在在這鐵鐧落下的那一瞬間,蚩北卻感覺到了一股無法形容的恐懼之意自心靈深處涌出。

他渾身毛髮直接是倒豎了起來。

瞳孔中有着血絲瘋狂的攀爬出來,那是因為他感覺到了極端的危險氣息。

這看似普通的玄黃鐵鐧,仿佛具備着足以斬殺他的力量!

“啊!”

恐懼之間,蚩北已經來不及考慮周元究竟是怎麼可能突破白骨棺了,他猛的咆哮出聲。

他渾身血肉在此時詭異的蠕動起來,渾身冒出如瀑般的尖刺鬃毛,雙瞳赤紅,蘊含無邊暴戾,青筋如大蟒凸顯於皮肉上,蒼虯有勁,在那尾椎的位置,更是有着一條滿是骨刺的長尾甩了出來,將大地撕裂。

此時的蚩北,已經完全的沒了人形,粗略看去,仿佛是一種集合了諸多源獸種族特征而成的詭怪產物,讓得人毛骨悚然。

顯然,這正是孽獸一族的本體。

現出本體,同時有猙獰的骨刺陡然自蚩北體內刺出來,那些骨刺在手臂上糾纏,猶如是形成了某種尖錐之形,其上有恐怖源氣凝聚。

“給我死!”

他厲聲咆哮着,同樣是催動了所有的力量,然後與那砸下的玄黃鐵鐧,凶悍硬碰。

蚩北明白,這個時候,只要他稍稍有所退縮,那鐵鐧落下,就會將他毀滅得乾乾凈凈!

所以,唯有以命相搏。

鐺!

在那諸多震驚的目光中,骨錐與鐵鐧碰撞在一起,有金鐵之聲響徹,那裡的虛空直接是崩塌下去,化為了一片黑洞區域。

碰撞之間,那蚩北的眼瞳中則是有着驚駭欲絕之色涌現出來。

因為在這碰撞中,他發現那玄黃鐵鐧似乎是擁有着無法形容的力量,而且那股力量,將他的法域之力死死的壓制住。

“怎麼可能?!”

他的心中滿是驚駭。

砰!

然而不管他如何的難以置信,當玄黃鐵鐧落下的時候,他那諸多骨刺所化的骨錐,發出了難以承受的嘎吱聲響。

一道道裂紋,悄然的蔓延。

最終,在抵達極限時,再難以抵禦。

於是,玄黃鐵鐧揮下,凝聚着那蚩北全力的骨錐,轟然爆碎。

漫天碎骨飛灑。

而玄黃鐵鐧餘力未盡,仿佛是穿透虛空一般,落在了蚩北天靈蓋之上。

砰!

一道低沉的聲音在戰臺中響起。

空氣仿佛都是在這一瞬間凝滯。

無數道震驚的目光望着這裡,因為他們見到,那灰白法域,在此時開始以驚人的速度消退。

短短數息,灰白法域破碎消散。

兩道身影立於戰臺中。

周元面色有些蒼白,面無表情,他的一隻手臂如同燒焦一般的乾枯瘦弱,那乾枯手臂,握着一柄玄黃鐵鐧。

而玄黃鐵鐧的一頭,落在蚩北的天靈蓋。

蚩北的眼睛似是瞪圓了,其中滿是恐懼與不甘。

然而此時他卻是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了,因為他的身體開始在此時漸漸的化為粉末...

粉末從天靈蓋開始出現,迅速的蔓延而下,最終整個身軀都是在這一刻灰飛煙滅...

這一幕,讓得雙方關註於此的強者皆是倒吸一口冷氣,渾身發寒。

這蚩北,直接被周元一鐵鐧砸成了粉末?

這究竟是何等恐怖的攻擊?!

要知道,這蚩北可是孽獸一族,其肉身自然也是無比的強橫,生命力頑強到可怕,就算是再重的傷勢,只要還有一口氣在,終歸是能夠慢慢的複原。

可眼下,怎麼就被一棒子砸得屍骨無存?!

一道道震撼的目光,轉向了周元那乾枯手臂所握住的玄黃鐵鐧上,那鐵鐧顯得格外的古樸,沒有任何的光彩奪目,可當他們目光停留在上面時,卻是感覺到一股由衷的寒氣。

周元自身的力量,恐怕是無法將蚩北毀滅得如此乾凈的...那麼,應該就是這玄黃鐵鐧的力量了。

這家伙,真的是太恐怖了!

原本將要出手的艾糰子,也是在此時的凝滯了身形,即便是以她的心性,此時內心都是有些翻江倒海。

那蚩北的實力雖說不及她,但也絕對算得上是頂尖級別的偽法域,然而現在,卻是栽在了僅僅只是大源嬰的周元手中...

“不愧是在古源天做出那般奇跡的人。”她深深的看了周元一眼,心中感嘆一聲。

周元在古源天中的戰績,太過的輝煌,乃至於她這種未曾親身經歷的人,總是感覺有些不太真實,可今日親眼見證周元展現出一次奇跡,她方纔能夠真的確定,眼前的人,恐怕的確是有着那般能力與資格。

而在那山外,艾清緊提的心也終於是在此時徹底的放鬆了下來,她望着那道手持玄黃鐵鐧的修長身影,鳳目中有異彩涌現。

這般人物,可比萬獸天那些天驕人物耀眼了太多。

祖魂山中,諸多萬獸天的人馬爆發出了歡呼聲,那此前被重創的薑紅纓,蒙崇等人,也是怔怔的望着那座戰臺上,這個時候,就算是與周元有些恩怨的薑紅纓,都是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內心深處,更是有着一些畏懼之意浮現。

因為只有親眼見證了這一切的人,方纔能夠感受到周元所帶來的那種恐怖。

與其為敵,恐怕不是什麼好的感受。

“怎麼可能...”

唯有那艾炙難以置信的望着這一幕,通體冰寒。

他無法相信,那連他都不敢上前交鋒的蚩北,竟然會被周元如此徹徹底底的擊敗。

那他與周元之間,又會是何等的差距?

從今往後,萬獸天的人每當在說起此戰時,或許他艾炙都將會成為那個讓人暗中嘲笑的反面例子。

一想到那一幕,艾炙就感覺到腦海中有着陣陣暈眩之感傳來。

這一次,他以往苦心經營的聲望,恐怕將會一朝盡毀!

...

在那諸多震撼的目光中,周元的目光同樣是停留在那玄黃鐵鐧上,微微的有些失神。

說實在的,這天誅鐧的力量,同樣是出乎了他的意料。

“滅絕之力...”

周元目光閃爍,在先前天誅鐧砸下的瞬間,其中涌動出一股極為霸道恐怖的力量,正是那種力量,直接是在頃刻間滅絕了蚩北體內所有的生機,這讓得他連逃命的機會都沒有。

不過,終歸還是那蚩北此前因為將他鎮壓封鎖在白骨棺內,從而放鬆了警惕,不然的話,這一鐧下去,他即便會被重創,但也不至於被毀滅得如此乾凈。

咔嚓。

周元手中的天誅鐧突然有裂紋浮現,最後轟然碎開,化為了無數光點升騰。

而此時,周元方纔感覺到體內傳出的劇痛感,整條手臂幾乎廢掉,其中的血肉,鮮血全部都被天誅鐧所吸收。

神府之內,連源嬰都是變得有些萎靡下來。

眉心神魂,更是陣陣刺痛。

先前那一擊,看似簡單,可實則卻是消耗了周元所有的力量...

體內狀態糟糕,但周元神色卻是絲毫不顯,因為此時這戰臺上,依舊還有着孽獸族的強者在虎視眈眈,一旦他露出疲態,莫說再來一位偽法域,就算是來一位源嬰圓滿,以他現在的狀態,恐怕都扛不住。

於是,他面色淡漠的負手而立,狂風捲動衣角,眼神漠然掃動,直接是看向一些孽獸強者方位。

似是在說,還有誰?

而借助着先前一棒子砸死蚩北的凶威,如今他目光所過處,別說是一些源嬰圓滿,就算是孽獸族那邊的數位偽法域強者,都是目光閃爍,然後避開。

一時間無人敢應。

周元見狀,似是有些遺憾的搖了搖頭。

實則內心深處狂抹冷汗,大松一口氣,還好,演技到位,這一座種子戰台,應該是保下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