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天岩漿濺落,那氣勢凶悍的岩漿魔影,竟是在此時被那蚩北一掌生生的捏碎開來。

萬獸天諸多強者見到這一幕,皆是心頭一緊。

這蚩北的實力,着實是太過的恐怖了,這再加上其自身偽法域的加成,那所爆發出來的威能,簡直讓人感到頭皮發麻。

蚩北立於戰臺中,他望着那如漫天煙花般四射的岩漿,雙目微眯了一下,笑道:“死了沒?”

轟!

其聲音剛落的瞬間,面前的虛空陡然撕裂開來,一道光影暴射而出,鋒銳無匹的源氣洪流快若奔雷般的對着蚩北劈斬而下。

蚩北面露森冷笑意,手掌抬起,有無數白骨在掌心凝聚而來,眨眼間便是化為了一隻白骨大手,然後直接拍下。

虛空破碎。

砰!

眼前的光影直接是被他那白骨大手硬生生的拍進地面,頓時整個大地都是龜裂開來。

“在我的法域範圍偷襲?真該說你是天真呢,還是愚蠢?”蚩北森然一笑,然後抬起了白骨大手。

目光投去,他卻是忽的一怔,因為在那白骨大手之下,雖然是周元的模樣,但其皮膚卻是呈現銀色,而且他也並未被蚩北拍碎,那銀色的身軀微微塌陷,也並沒有任何血跡流淌出來。

“嗡!”

而就在蚩北驚疑間,突然他聽見了有驚天劍吟聲自後方響徹而起,那股鋒銳之氣,令得他皮膚都是陡然間刺痛起來。

他猛的轉頭,只見得那裡的虛空破碎開來,其中竟是有着七道七彩劍光呼嘯而出。

那七道劍光,絢麗得讓得目眩神迷,其中猶如是蘊含著星河。

只是,蚩北卻是從那絢麗之下,察覺到了無邊的危險氣息。

那種危險氣息讓得蚩北知曉,如果他就這樣沒有太多防備的被這七道劍光斬下,恐怕即便他是偽法域,今日也得吃苦頭。

不過好在的是,從始至終,他都對周元帶着防備。

那嘴上的諸多輕蔑,都只是錶面現象,因為蚩北不是蠢貨,他很清楚聖族那些聖天驕的實力,雖說周元所打敗的只是天陽境的聖天驕,但在聖族中,能夠得到這種稱謂的,皆是擁有着讓人感到絕望天賦與潛力的妖孽。

而周元能夠打敗那天陽境的聖天驕,這其中就算是有着諸多的僥幸,那也足以說明他自身的優秀。

面對着這種對手,就算其自身只是大源嬰境的實力,蚩北依舊是在內心深處保留着一些警惕。

而這種警惕,也成為了他此時面對着周元這突襲的底氣。

蚩北袖中的手掌,已是結成印法,瞬間催動。

“聖源術,白骨紙甲!”

伴隨着低喝響起,只見得這法域內有灰白之氣降臨而下,直接是在蚩北的身軀上化為了一件森白色的紙甲。

紙甲之上,有諸多斑駁之痕,看似脆弱,實則卻是蘊含著

極為強大的防禦之力。

鐺!鐺!

七道劍光斬下,落在白骨紙甲上,有金鐵碰撞般的聲音響徹而起,蚩北的身影被震得不斷的後退,碰撞處的虛空在不斷的破碎。

而其身軀上的白骨紙甲,雖然有一道道裂痕浮現出來,但卻硬生生的扛着七道劍光盡數落下後,方纔徹底的碎裂開來。

蚩北的腳掌重重跺下,地面崩裂,他眼神有些陰沉的望着前方自虛空中走出的那道身影。

他那慘白的面龐上,有些血氣涌動,然後被他生生的壓制了下去。

雖說白骨紙甲抵禦了劍光九成的力量,但依舊是有着一些劍氣侵入體內,讓得他此時的體內不斷的傳出微微刺痛。

周元踏出虛空,他望着蚩北,眉頭卻是輕輕一皺,先前那七道劍光,自然便是斬天劍光。

而經過此前祖魂靈池內的提升,他已是能夠將七彩劍光凝煉出七道,原本以為此次以銀影正面吸引其註意力,而他在暗中突襲,應該是能夠給這蚩北造成不小的麻煩。

但眼下來看,結果顯然並不能讓得他滿意。

“你可真是謹慎啊。”

周元感嘆,這蚩北雖然嘴上各種輕視,但這所準備的諸多手段,完全是將他當做了不遜色於此前薑魃的對手。

這家伙,倒是陰險。

蚩北陰冷的盯着周元,道:“但還是低估了你給我造成的麻煩。”

“不過可惜,既然你此次突襲失效,那也就該輪到我了吧?”

周元聞言,卻是突然一笑:“誰說我就結束了?”

就在他聲音落下的那一瞬,蚩北突然渾身汗毛倒豎,因為他感覺到在其身後,又是有着與先前如出一轍的鋒銳劍氣衝天而起。

他偏過頭,便是瞳孔驟縮的見到,先前被他一巴掌拍在地面上的銀色周元,竟是在此時睜開了眼睛,然後嘴巴一張,七道絢麗劍光噴射而出,直接洞穿虛空,以不可思議的速度對着其劈斬而下。

白骨紙甲先前已被劈碎,即便是以蚩北的實力,也不可能在如此短暫的時間中施展出兩次。

於是,他只能爆發出低吼聲,身形閃電般暴退的同時,法域力量涌動,在那身前倉促的形成了一面面森白骨牆。

嗡!

七道七彩劍光暴射而過,直接是將那重重白骨之牆摧枯拉朽般的洞穿撕裂,短短數息之後,劍光已是出現在了蚩北身前,然後在其驚駭的目光中,狠狠的劈斬而下。

啊!

一道慘叫聲響起,七道劍光,直接是自蚩北身軀上洞穿而過,留下了七個血窟窿。

蚩北的臉龐上,似是還殘留着難以置信。

嘩!

祖魂山上,諸多目光皆是有些震驚的望着這一幕,這蚩北,就這樣被周元所斬殺了?

“周元,小心!法域未散,他並未死!”

而此時,艾糰子叱喝聲陡然傳來。

其實不需她提醒,周元內心就已是警惕起來,因為他很清楚,銀影催動的七道劍光,固然能夠對蚩北造成傷勢,但要說將其斬殺,那必然是不夠的,而眼下這蚩北偏偏擺出一副被斬殺的模樣,顯然是別有用意。

於是,他不僅未曾上前查探,反而身影第一時間就化為陰影消失而去。

同時,蚩北那被戳出七個血窟窿的身軀漸漸的化為灰白色彩,最後化為一副白骨架子,分解散落。

“法域之力,化血骨棺。”

伴隨着一道漠然的低語聲在這灰白法域中響起,只見得某處的虛空扭曲,原本化為陰影消失而去的周元直接是被一股力量鎖定,擠壓得現出了身影。

而當其身影現出時,其身後出現了一座白骨之棺,棺蓋開啟,一口便是將周元吞了進去。

砰。

棺蓋落下,將白骨之棺遮蔽得嚴嚴實實。

祖魂山中,萬獸天諸多強者的面色都是在此時劇變。

周元此前的表現已是極為的完美了,可誰都沒想到,蚩北的手段如此的詭異...偽法域,真的太棘手了,身處法域內,手段讓人防不勝防。

“周元...”

山外的艾清俏臉微現蒼白,鳳目之中滿是緊張,擔憂之色。

“哼...”

艾炙所在的戰台,他望着這一幕,則是一聲冷哼,自語道:“自作孽不可活,真以為那蚩北是你能夠挑戰的嗎?”

此前他畏戰不前,就是因為感應到了蚩北的可怕,而連他都不敢上前,這周元偏要去搶這個風頭,如今風頭沒搶到,這條命說不得都要搭進去。

不過這樣也好,有了周元的愚蠢送死,倒是不會有人覺得他是真的畏懼,而只是明哲保身而已。

明知不可敵,還要上前,豈不是如了對方心愿?那並不是有勇氣,而是愚不可及。

灰白法域內。

灰白霧氣涌動,蚩北的身影浮現出來,他眼神森冷的望着白骨之棺,淡漠的道:“周元,你的確實力非凡,僅僅只是大源嬰境,就將我逼得動用了這般手段,但可惜,你我之間,終歸是有着境界之差。”

“我這化血骨棺,唯有法域之力方可抵禦,否則不管你手段再如何多,也只會在其中被化為污血,屍骨無存。”

“法域的力量,你無法想象,即便這隻是一道偽法域,但對付你,卻是綽綽有餘了。”

“倒是可惜,沒辦法拿你的人頭回去了...”

在蚩北不斷的自言自語間,那白骨之棺上,有着血紅的紋路攀爬出來,漸漸的將骨棺染紅。

不過,就在那猩紅之色越來越濃郁時,一道低語聲,也是在此時,自那棺內若有若無的傳出。

“法域之力嗎?”

“你以為,我就沒有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