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周元的身影落在那座種子戰臺中時,他能夠感覺到天地仿佛頓時都變得有些高遠起來,那是因為空間在延伸。

戰台看似不過萬千丈方圓,可實則其內的空間,卻是足以承受任何法域之下的爭鬥破壞。

在那前方遠處,面龐削瘦如骸骨般的蚩北怔怔的盯着周元,好半晌後,唇角方纔浮現出一抹莫名弧度。

“你竟然...還真的敢上來。”蚩北忍不住的笑着,似是感覺到眼前的人實在是有些不知所謂。

雖然他知曉周元如今的名氣在諸天中都算是不小,但他還是無法理解,一個大源嬰,究竟何來的勇氣摻和他們這種偽法域間的爭鬥。

“你這樣子,差點讓我以為上了聖者的戰台。”周元笑了笑,道。

蚩北搖搖頭,道:“口舌倒是鋒銳,可惜沒什麼作用。”

他伸出乾枯的手指,對着周元遙遙一點:“你這顆人頭,我今日是要定了,它將會成為我在聖族的晉升之階。”

轟!

當話音落下的時候,蚩北再懶得廢話,一股恐怖的源氣直接是在此時自他的體內爆發而起。

那源氣浩蕩,遮天蔽日,引得虛空破碎。

無邊無際的威壓席卷,即便是在那戰台之外,都是能夠隱約感知。

周元的身軀也是在那等壓迫下,如負山嶽,他眼神微顯凝重,因為從那蚩北體內爆發的源氣底蘊,已然是達到了一千四百億的恐怖層次!

“果然很棘手啊。”

難怪連那艾炙都不太願意與這蚩北交手,因為雙方差距太大,即便上來,也只不過是送菜而已。

周元一步踏出,神府之內,七寸六的源嬰盤坐,源氣洪流陡然噴發。

白金色的源氣遮天蔽日,只是那等強度比起蚩北,卻是差了許多。

周元的源氣底蘊,即便是此前凈多祖魂靈池的洗禮增強,也只是堪堪達到一千一百多億的程度。

這與蚩北之間,有將近三百億的差距。

若是換作尋常源嬰強者,面對着這種差距,恐怕早就絕望認輸了。

“這點源氣底蘊,就是你的底氣所在?還不如那靈鳳族的廢物呢。”蚩北聲音嘶啞的笑道。

周元沒有理會,只是雙手陡然合攏。

“晉升!”

“地聖紋!”

兩道增幅秘法瞬間催動,大地震動間,周元的源氣頓時節節攀升,數息之後,增至了一千兩百多億。

蚩北見狀,雙目這才一眯:“能夠短暫增幅底蘊的秘法,你這家伙,身上好東西還真是不少。”

到了他們這種層次,尋常的增幅秘法已經沒什麼作用了,除非是真正的聖物秘寶,但那種層次的寶貝,就算對真正的法域強者而言,都算是稀罕,他們這種偽法域就更是別想了。

而眼下這周元似乎是催動了兩種增幅秘法,實在是讓人有點眼熱。

“不過可惜,還是沒什麼作用。”

蚩北淡淡一笑,下一刻,他手掌抬起,隔空輕拍而下。

轟!

那一掌拍下時,周元上方的虛空直接是破碎開來,一隻巨大無比的白骨巨掌裹挾着灰白源氣,猶如滅世災星般的呼嘯而下,對着周元所在重重轟下。

這一霎,連空間都是爆碎出無數的碎片。

恐怖落下的威壓,也是讓得周元神色凝重,他仰着臉龐,深吸了一口氣,下一刻,他的皮膚上有着赤紅的紋路陡然間蔓延出來,一股驚人的高溫自其鼻息間噴出,連空氣都是被燃燒而盡,腳下的地面,更是開始化為熔岩。

“大炎魔!”

伴隨着一道低沉的吼聲,他的身軀陡然膨脹,轉眼之間,便是化為一座通體赤紅的岩漿魔影。

那座魔影龐大的身軀上,一道道岩漿所形成的赤紋蜿蜒流動,最後在那魔影身軀胸膛處的位置,竟是凝成了一隻由岩漿所化的火紅魔眼。

魔眼赤紅,其內猶如是蘊含著一座岩漿世界。

在此前那祖魂靈池內,周元得到提升的不僅是自身的源氣底蘊,他的神魂乃至於肉身,都是獲得了極大的提升。

而大炎魔,便是趁此踏入了真正的大成境界。

大炎魔乃是一道專修肉身的頂尖小聖術,雖說論起等級,還算不得真正的聖源術,可當其大成時,再配合周元那愈發強悍的聖琉璃之軀,也足以爆發出極為恐怖的威能。

“大炎魔,炎瞳界!”

伴隨着低吼聲自周元心中響起,只見得那岩漿魔影胸膛處的赤紅魔眼之中陡然爆發出萬千赤光。

赤光對着那拍下的白骨巨掌

狠狠的一刷。

只見白骨巨掌便是化為一道灰白光芒,直接被扯入岩漿魔眼之內,頓時魔眼內有劇烈動蕩傳出,猶如是在進行着驚天碰撞。

不過這般動蕩持續了十數息後,便是漸漸的停歇。

諸多視線能夠見到灰白氣息不斷的自其中升騰而起,那白骨巨掌,直接是在其中被焚滅了。

“有意思,竟能夠將一身血氣煉到這種地步。”蚩北有些驚訝,他如何感知不出,那魔影散髮出來的岩漿以及熾熱,皆是周元血氣所化,這顯然是需要在肉身上擁有着極高的造詣方能夠做到。

轟!

而在其說話間,那岩漿魔影胸膛的赤眼之內,猛的噴發出億萬道岩漿洪流,鋪天蓋地的對着蚩北席卷而去,宛如流星墜落,欲要掃蕩天穹。

攻勢磅礴。

蚩北望着這絢麗的一幕,淡淡一笑,雙掌緩緩的攤開。

轟!

一道灰白色的法域在此時以蚩北身軀為源點,陡然擴散。

那法域,有兩千五百丈!

而蚩北淡漠的聲音,也是隨之而起。

“此為,萬骨法域!”

嗡!

當其聲落的那一瞬,只見得虛空中,有無數白骨憑空浮現,然後迅速的連接,直接是形成了一面巨大無比的白骨牆壁。

轟轟!

無數的岩漿洪流撞擊而來,卻是被那白骨牆壁盡數的抵禦而下,無法將其破壞絲毫。

“周元,不要玩這些花里胡哨的招數了...”

“早點讓我把你...弄死吧。”

蚩北伸出白骨般的手掌,對着周元所化的岩漿魔影,五指微曲。

虛空撕裂,無數白骨冒出,然後纏繞在岩漿魔影之上,宛如白色的蔓藤,而以岩漿高溫,竟都是無法將其焚斷。

“骨神之握!”

隨着蚩北那淡漠的言語,那如蔓藤般的白骨,猛然握攏。

轟!

那裡的虛空直接崩塌,形成了巨大的黑洞。

隨着那白骨蔓藤的壓縮,只見得那岩漿魔影,便是在那諸多震動的目光中,直接是生生的爆碎開來,漫天岩漿噴射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