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周元的聲音傳出的時候,祖魂山內諸多戰臺中頓時是為之一靜,緊接着那一道道錯愕的目光便是遠遠的投射而來。

而當他們看見出聲的那道人影時,臉龐上的驚愕不由得更甚了。

“周元?”

不少萬獸天的強者皆是驚訝,此前的周元一直在祖魂山外冷眼旁觀,不過對此很多人都是抱着無所謂的心態,因為他們也相信萬獸天的實力不會弱於這孽獸族。

而且,此前艾炙那般對待周元,任誰都能夠想到後者心中定然不爽,所以他們幾乎都是選擇性的忽視了他的存在。

所以當此時這般尷尬的時候,周元突然的出聲,引來了許多的關註。

那蚩北同樣是微微一怔,旋即森冷的目光便是遙遙的將周元鎖定,而當他在見到後者的面貌時,雙目頓時虛眯起來。

“混元天,周元?”他有點訝異的出聲。

他竟然是認識周元。

不過這也不足為奇,周元在古源天中擊敗了聖族聖天驕,此事必然也在聖族內掀起了不小的波瀾,而身為孽獸一族中的精英強者,蚩北會知曉周元的面貌倒也算是正常。

“倒是有意思,萬獸天的龍靈洞天,竟然會出現一個人族。”

蚩北輕笑一聲,旋即他眼神幽冷的註視着周元,淡淡的道:“雖說你在那古源天中闖出了點名堂,不過你這家伙,是不是有些太不知好歹了一些?”

“這裡的局面,是你這剛踏入源嬰境的小輩有資格插手的嗎?”

山巔上,盤坐的周元一笑,道:“你這些話,在那古源天時,那名為迦圖的聖天驕也說過,所以你們...臺詞都這麼無聊的嗎?”

蚩北盯着周元,眼中有掩飾不住的殺意涌動,旋即他唇角微勾,道:“這麼看來,你也是想要上來玩玩了?來吧,若是帶着你的人頭回聖族的話,或許會給我帶來許多的好處。”

他眼神漸漸的猙獰,周身有恐怖的源氣在凝聚。

而諸多萬獸天的強者也是眼目微亮的看來,周元,這是打算出手嗎?雖然不知道他究竟能否匹敵蚩北,但這種勇氣,倒是振奮士氣。

然而,面對着蚩北的邀戰,周元卻是伸了一個懶腰,道:“不去。”

諸多萬獸天強者臉龐一僵,連那蚩北嘴角都是微微抽搐,渾身凝聚的那種氣勢一時間有點不上不下,這讓得他有些憋怒。

“沒想到讓聖族在古源天受挫的,竟然是這麼一個無膽鼠輩?”蚩北冷笑道。

周元搖搖頭,笑道:“算了,有人警告了我,不要在這龍靈洞天搶什麼風頭。”

萬獸天這邊一片沉默,然後就有着一些目光不由自主的對着艾炙所在的方向飄去。

而艾炙神情也是有些僵硬,周元言語間蘊含的譏嘲,他如何聽不出來,此前他自信滿滿的警告周元,還說什麼不需要他插手,可如今這局面變得如此尷尬,實在是讓得他羞憤無比。

於是,他忍不住的冷聲道:“周元,不要陰陽怪氣,就算你真的出手了,也改變不了什麼!所以不要說這些沒用的話!”

“你說的很對。”周元笑了笑。

艾炙眼角抽搐,胸口有些堵悶。

“周元...”

而此時,有着一道聲音從另外一座種子戰台傳出,那是艾糰子。

她在與蚩淵激戰的同時,還能夠分出心神將視線投向周元的方向:“周元,此前艾炙所為,的確目光狹隘,但聖族畢竟是諸天之敵,若是可以,真的希望你能夠出手。”

她的聲音傳開,這讓得艾炙面色有些鐵青,想要反駁,但最終什麼都沒說出來,因為他此前選擇避戰,就已經讓他有些站不住腳。

周元抬頭望着艾糰子的身影,有些無奈的道:“你真是太看得起我了,這家伙在偽法域中都算是頂尖層次,而我,連源嬰圓滿都尚未到。”

艾糰子微微沉默,雖然她知道這似乎是事實,但她卻能夠敏銳的感覺得出來,周元對那蚩北,並沒有多少的懼怕,這也就是說,周元不見得就沒有抗衡的手段,這雖然聽起來有點難以置信,但連古源天那種奇跡他都創造出了,又何況一個龍靈洞天?

周元這般推拒,恐怕更多還是心中對於此前艾炙的咄咄逼人而不快。

不過她也能理解,畢竟誰讓艾炙說話那麼得罪人,對方心中有氣也是理所應當。

“周元...”

此時,一旁的艾清也是有些懇求的看着周元。

周元擺了擺手,道:“其實情況沒那麼差,那艾炙如果上去的話,還是能跟那家伙鬥兩下的,雖然可能最後會被打死...”

“我周元也是有骨氣的好吧,可不會唾面自乾的隨便出手的...”他嘀咕道。

其實他是會出手的,畢竟不管如

何討厭那艾炙,但此時吞吞也在祖魂山中,它雖然現在還游刃有餘,可一旦孽獸一族再度利用凶煞之氣增幅的話,或許最終會影響到吞吞。

只是,那艾炙實在太讓人噁心,周元今天不狠狠的膈應這家伙,那口氣實在不通暢。

而也就是在此時,周元心頭忽然一動,因為他感覺到一道浩瀚莫測的目光,在此時投註在了他的身上。

那目光自空間之外而來...

是萬獸天的聖者!

他們果然在關註這裡啊。

那道目光穿透空間而來,雖然沒有帶着任何的信息,但周元卻是明白了其中的含義。

那是希望他此時出手。

“看着我做什麼...聖者了不起嗎。”

周元撇撇嘴,但下一刻,目光微閃間,還是輕吐了一口氣,算了,聖者似乎的確了不起...

他抬起頭,看向艾糰子的方向,伸出兩根手指。

“我可以出手,但是如果我解決了這家伙,事成後,我要兩顆法域種子。”周元神色認真的說道。

萬獸天人馬嘩然。

旋即神色有些古怪,此前那艾炙不想讓周元占便宜,所以阻止周元插手,而現在周元出手,條件就是額外多占一顆法域種子,這顯然是要狠狠的噁心一把艾炙。

而此時那艾炙的確是有些憤怒,怒道:“周元,你是在趁火打劫!”

旋即他目光轉向艾糰子,道:“蚩北還是由我來對付!”

艾糰子看了他一眼,淡淡的道:“你已經心生懼意,即便你出手,也沒有什麼勝算。”

“那他就可以嗎?!”艾炙不服。

“最起碼,會比你高一點。”

艾炙嘴唇動了動,面色鐵青的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艾糰子眼神冷冽,旋即不再猶豫,直接道:“周元,出手吧,如果最後事成,我萬獸天可給你兩顆法域種子!”

周元站起身來,伸展了一下歇息半天仿佛都生鏽的身體,然後對着身旁的艾清笑了笑:“好吧,接下來,就到我表演的時候了...”

“希望能賺到這兩顆法域種子吧。”

他笑着一步踏出,虛空波盪間,下一刻,他的身影已是出現在了那蚩北所在的戰臺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