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鬥不休的祖魂山上,氣氛卻是在此時微微的有些凝滯。

雙方諸多的視線都是停留在蚩北以及艾炙的身上,不過相對而言,孽獸族那邊皆是眼帶猙獰與戲謔,而萬獸天這邊則是有些惶惶然。

此時的蚩北與艾炙雖然都擊敗了各自的對手,但從重量級來說,雙方並不算一個層次。

因為蚩北打敗的是薑魃,此人在萬獸天諸多偽法域中,都算是前三的存在,而艾炙打敗的梵風,卻只是孽獸族那邊排名靠後的偽法域。

艾炙能夠打敗梵風,但如果面對着蚩北這等對手的話,恐怕落敗的幾率會很大。

所以,艾炙如果真的沖向了蚩北,無疑是凶多吉少。

可這種時候,若是不上的話,那對於萬獸天這邊的士氣顯然也會有着不小的影響。

艾炙,無疑是陷入了兩難之地。

而在那眾多視線的註視下,艾炙自身的臉龐也是陰晴不定,他這裡才剛剛享受到擊敗一位偽法域的得意,可轉瞬間,這種心情就被踐踏了下去。

“該死的,那薑魃如此廢物嗎?!”他心中有着憤怒涌動,如果薑魃能夠多阻攔一些時間,他就能夠占得這座戰台!

心中涌動的憤怒,讓得艾炙想要直接出手與那蚩北相爭,但理智又讓得他的腳步無法挪動出去。

因為那從蚩北身上散髮出來的強悍壓迫,遠比梵風來得強,此人在孽獸一族必然也是頂尖般的人物,以他現在的實力,顯然難以匹敵。

除非他也是能夠在此時踏入偽法域,但這不太現實。

心中思緒轉動,艾炙一時間終歸是未曾應下那蚩北的挑釁,反而是沉默下來。

諸多看着此處的萬獸天強者,眼中的光芒不由得有些黯淡,但他們也明白,眼前的局面,艾炙此舉,方纔是理智的。

蚩北盯着艾炙,嘴中發出一道嘶啞的笑聲,他輕輕的跺了跺腳下的戰台,徐徐道:“此前我們的力量得到增幅,乃是因為結界初成,引動了祖魂山凶煞之氣加持。”

“但那還只是第一步,如今我腳下這座戰台,正是結界一處中樞所在,如果你們無人來制衡我,此處中樞被聯通,我們得到的加持將會更強,到時候...或許你們將會死得更慘。”

他如枯骨般的臉龐上,衝著艾炙露出滲人的笑容:“所以這個時候,你還不把握一次當英雄的機會?”

他的聲音傳出,頓時讓得諸多萬獸天強者色變,甚至於連正在與蚩淵激鬥的艾糰子,心頭都是一沉。

因為她感覺到,這蚩北所說恐怕真是屬實。

現在的她,還能夠與得到一次增幅的蚩淵鬥得不分上下,可若是對方的增幅再來一次,或許連她都要開始落入下風。

可眼下萬獸天的偽法域已經盡數的出手,甚至連薑魃都不幸落敗,他們這邊實力能夠超過薑魃一頭的,也就只有她,吞吞以及古鯨族的莊小溟,但他們都無法騰出手去應對蚩北。

原來此次戰局,不知不覺間,他們萬獸天已經如此的劣勢了...

“周元,他所說是真的嗎?”在那祖魂山外,艾清俏臉也是有些蒼白。

周元沉默一下,輕輕點頭,在他的感知中,那滿山的血紅漩渦在不斷的成形,雖然那黑袍人已經不再出現,但也正如蚩北所說,他所在的那座戰台,算是一個比較重要的中樞點所在。

一旦連通,將會引動祖魂山更多的凶煞之氣。

艾清見狀,心頓時沉了下去。

“艾炙不是那蚩北的對手吧?”她抱着最後的希冀問道。

周元淡淡的道:“他先前能夠打敗那梵風,已經算是極限了,而蚩北比梵風更強,他不可能有勝算的,所以現在的他選擇不去應戰,倒是最理智的選擇。”

可這樣一來,那所導致的連鎖反應將會更大。

艾清紅唇微張,旋即她鳳目猛的投向周元:“那你呢?!”

周元在那古源天所創造的奇跡,給她留下了極為深刻的印象,說實在的,那時候的局面恐怕比現在還要更為的艱難,但最終周元都是率領着諸天人馬破局而出。

周元眼皮微垂,平靜的道:“我不會出手的。”

“是不會,而不是做不到?”艾清鳳目有光彩綻放,敏銳的抓住了周元言語間的漏洞。

周元曬然一笑,道:“你也太看得起我了。”

話落,便是不再接話,只是眼神冷淡的註視着那祖魂山中。

而祖魂山內,那座種子戰臺上,蚩北見到萬獸天這邊依舊沒有動靜,似是有些失望,笑道:“怎麼?就沒人敢來嗎?”

他那近乎無情般的目光,盯着艾炙,然後又是看向了薑紅纓,金嵐等諸多七品頂尖強者。

“怕你不成?!”

一道怒叱陡然響起,只見得那薑紅纓破空而出,驚人源氣爆發,手中赤虹長槍帶起滾滾洪流,直接是裹挾着怒火,轟向蚩北。

蚩北笑吟吟的望着含怒出手的薑紅纓,似是贊賞的點點頭,旋即他一掌拍出。

轟!

虛空破碎,只見得一隻白骨巨掌撕裂虛空,直接與那薑紅纓轟來的源氣洪流相撞。

砰!

撞擊的瞬間,薑紅纓的攻勢瞬間潰散,恐怖的勁風傾瀉在其身軀上,直接是轟得吐血倒飛了出去,重重的砸落在戰臺上。

僅僅只是一招,薑紅纓便是慘敗。

蚩北一掌擊潰薑紅纓,笑着道:“萬獸天的男人,還比不過一個女人呢。”

此言一齣,直接是引得萬獸天諸多強者雙目赤紅。

“我來殺你!”

一道驚天虎嘯響徹,只見得那神虎族的蒙崇,面露猙獰,手持巨斧,猛然劈斬而下。

只見得天地間有

寒光斬下,帶着無邊煞氣。

蚩北乾枯的臉龐上帶着笑意,白骨拳頭一拳迎上,火花濺射間,空間扭曲,而那巨斧竟是在此時生生的爆碎。

蒙崇壯碩的身軀如炮彈般的倒射了出去,渾身骨骼盡碎,鮮血噴灑。

短短不過片刻的時間,兩名萬獸天內頂尖的七品強者,直接是被蚩北摧枯拉朽般的重傷。

雙方巨大的實力差距,在此時顯露無疑。

不過,隨着薑紅纓與蒙崇的慘敗,有人發現那自蚩北那座戰臺中散髮出來的凶煞之氣似乎開始變得濃郁起來,從而甚至引動得整個祖魂山的凶煞之氣都是有些動蕩。

“不對,他是在故意激人前去,似乎每當他贏一場,就能夠引動更多的凶煞之氣!”有人驚呼出聲。

蚩北感受着戰臺中漸漸濃郁的凶煞之氣,露出笑容:“看來你們倒沒蠢到底,若是你們再來輸一場,這座戰台的凶煞之氣就會被徹底的引動了...”

“當然,就算你們接下來不再前來,也只是將這個時間稍微延後一點,無關大礙了。”

萬獸天諸多強者面色鐵青,敢情他們此前是被這蚩北耍了,他故意言語激怒薑紅纓等人,顯然是要以他們的落敗,來醞釀戰台的凶煞之氣。

而如今,只要再在這座戰台輸上一場,恐怕這孽獸族的下一步謀劃就會得逞!

可是,就算無人上去,也只是稍微延緩時間罷了...

所以,此時的萬獸天,顯然是被這蚩北逼到了一個極為尷尬的境地。

蚩北輕輕舔舐.着白骨手掌上的血跡,那似笑非笑的目光投向艾炙,道:“這最後一場,你不打算試試阻止我嗎?”

艾炙面色變幻,半晌後,他咬着牙道:“同樣的計謀不要想來第二次,我不會去如你願的!”

沒錯,他不能上去,不然就順了對方的心意,到時候反而會引得大局崩壞!

素來自傲的艾炙,絕對不願意承認,他的內心深處被對方烙下了一絲懼意。

萬獸天諸多人馬沉默的望着這一幕,他們雖然覺得艾炙的選擇或許沒有錯誤,但不知為何,心中深處還是難免有着一絲失望涌現。

畢竟,人人都希望看見英雄的出現。

只是這世間,終歸是凡人更多。

他們望着那如魔骨般立於戰臺上的蚩北,此時的後者,宛如是一個魔王般,阻擋住了他們所有的希望。

蚩北笑眯眯的望着這一幕,然後輕笑道:“就你們這些下五天的垃圾,也妄想和聖族鬥?真是蠢貨,早點都去死吧。”

萬獸天諸多強者眼睛噴火。

不過,在那祖魂山外,盤坐於山頭上的周元聽到此話,卻是眉頭微微一皺,然後有淡笑傳出。

“你這狗.娘養的東西,罵萬獸天就罵萬獸天,還拖上其他天域做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