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局面對我們似乎挺有利的!”

在祖魂山外,艾清也是在眺望着那一座座戰台,目光掠過之處,她驚喜的發現似乎萬獸天這邊占據着大部分的優勢,而反觀孽獸一族那邊,則時不時的有人殞命於戰臺上。

不過話音出口後,艾清又有些歉意的看了周元一眼,因為如果萬獸天真的能夠輕易的壓制住孽獸一族的話,那麼周元恐怕還真是不需要出手,而以那艾炙的性格,恐怕會因此生事。

“周元,你不用太擔心,小姑說過的話,一定會履行的。”艾清連忙安撫道。

周元則是沒回答她的話,因為他的目光也是在凝視着那祖魂山上眾多的戰台。

從錶面上來看,現在的局面的確是萬獸天這邊擁有着優勢,但這反而是讓得眉頭一皺,這倒是不是他不樂意見到萬獸天有優勢,畢竟雖然他對於那艾炙,薑魃等人不爽,但卻不會將這種情緒遷怒於整個萬獸天。

只是以理智的視角來看,孽獸一族明顯是有備而來,卻反而被萬獸天盡數的壓制,這顯然不太合理。

再者...

“如果萬獸天這麼簡單就能夠取得優勢的話,為何此前那一個月的對峙中,並沒有取得什麼進展?”周元緩緩的道。

艾清聞言不由得一怔,此前一個月雙方的對峙廝殺中,萬獸天這邊似乎的確不算多大的進展,不然不至於連孽獸族的底細都沒能摸清楚。

“你,你這是什麼意思?”艾清有些不安的問道。

周元沉默,沒有回答,因為他也不確定孽獸一族究竟有什麼謀劃,如果這是示敵以弱的話,這樣不斷的犧牲人馬,對他們又能有什麼好處?

只是,心中的那種不安感,卻是在此時猛然的加劇了。

這孽獸一族,究竟想要做什麼?

他凝視着祖魂山上那一座座激戰中的戰台,半晌後,神色忽的一動,眼瞳深處有聖紋浮現而出。

破障聖紋!

聖紋流轉,眼前的景象頓時變得不同。

那仿佛是一片血紅的世界,無邊無際的凶煞之氣自祖魂山中升騰而起,遮天蔽日,讓人看着就頭皮發麻。

那等凶煞太過的強烈,即便是神魂感知都無法蔓延而進,但借助着破障聖紋的力量,周元卻終於是發現了一些異常。

他見到,在那祖魂山上,出現了一些小小的漩渦,這些漩

渦分佈散亂,但卻是以驚人的速度增多起來,然後逐漸的牽引着那自祖魂山中散髮而出的浩瀚凶煞之力。

“這些漩渦...”

周元心中一震,因為他發現,這些漩渦所在的地點,大部分都是孽獸一族殞命之地。

這發現讓得周元頭皮有點發麻,難道這孽獸族是故意丟失性命,以此為媒介,來形成這些血紅漩渦?

所圖為何?

周元無法知曉這些漩渦究竟有什麼用,但這絕對算是孽獸族暗中的謀劃。

“咦?一些血紅漩渦在逐漸的連接。”

突然間,周元發現一些血紅漩渦間,漸漸的有着一條軌跡在連接,引動,那種連接的軌跡格外的晦澀,複雜,他試圖順着軌跡推演,但卻發現,即便以他這化境後期的神魂,都是在此時有些震顫起來,那是難以為繼的表現。

這說明什麼?說明眼前這種佈局,根本就不是化境神魂能夠推演觸及的。

周元心中震動,他的目光直接投向了那軌跡出現的最後地方。

那裡是一座位於山腰位置的戰台,這在其中並不算太起眼。

而此時,戰臺中,有一道黑袍人影。

黑袍人影腳下,是一具萬獸天強者的屍體。

周元望着這黑袍人影,面色卻是微微一變,因為在他的感知中,竟然無法察覺到其存在,若非是破障聖紋的存在,他恐怕也不可能察覺到此人的存在。

此人有古怪!

不過就當周元目光鎖定那一道黑袍人影時,後者似乎也是有所察覺,黑袍微微偏頭,陰影下有一對冷漠的目光穿破虛空,與周元視線相撞。

轟!

周元腦袋中似有轟鳴響起,神魂猛的震蕩起來,不過好在他立即運轉神魂,全力鎮壓。

如此好半晌後,方纔將神魂穩住。

呼。

周元吐出一口濁氣,面色有些難看,先前那一下,若非他神魂正好突破到了化境後期,恐怕說不得直接就被重創了。

他目光再度投去,只見那座戰臺上已是空空如也,黑袍人也消失而去。

而隨着黑袍人的消失,那處戰台的位置,也是出現了一道常人根本無法察覺的血紅漩渦。

這讓得周元面色有些陰沉,果然如

他所料,這孽獸族別有謀劃,那蚩淵等孽獸王族,只是明面上的強敵,這個隱藏在暗中的黑袍人,才是最具有危險性的存在。

周元目光微微閃爍,然後偏過頭,對着艾清說道:“傳信給艾糰子他們,孽獸族有人在借助祖魂山戰檯布局,所圖不小,若是忽視,恐怕這一次萬獸天要栽。”

艾清也是被周元所說驚到,雖然她並不明白周元所說何意,但以她對周元的瞭解,後者必然是有什麼緣由,才會說出這些話。

於是她也是毫不猶豫的取出一枚翎羽,翎羽有符文銘刻,其內中空,她紅唇輕輕吹響,頓時有一道奇特的音波破空而去。

音波散去,祖魂山戰臺中,那艾糰子,艾炙等人神色皆是一變。

艾炙眼神變幻,但最終一聲冷笑:“那周元莫不是為了有所表現,故意恐嚇我等吧?”

但艾糰子卻沒他這般狹隘,因為她同樣是在此次的對戰中帶着一些不安,如今周元的提醒,也是讓得她那不安更加的濃郁,當即沉默熟悉,猛的叱喝出聲,聲音響徹在萬獸天人馬的耳中:“所有人註意一位黑袍人,發現蹤跡,立即傳信,輪流絞殺!”

她的聲音,立即引來了諸多雖然疑惑,但卻充滿着殺氣的應喝聲。

“呵呵...”

不過就當艾糰子聲音剛落時,一道有些陰冷的輕笑聲突兀的響起。

諸多視線順着聲音望去,便是見到一道黑袍人影立於一座戰臺中,他微微蹲下身子,手掌按着滿是血跡的戰台,抬起的目光,卻是投向了祖魂山外的周元。

“好小子,竟然能夠發現我的蹤跡。”

“不過可惜,終歸還是晚了點!”

話音落下,他手掌陡然一拍。

轟!

那一瞬,似乎整個祖魂山都是微微的一抖,緊接着,滔天凶煞之氣猛然席卷而出,那些凶煞滾滾而至,最後沒入到了在場每一位孽獸族強者的體內。

然後,萬獸天的強者們便是面色劇變的見到,那些孽獸族人馬渾身氣勢節節攀升,那股自他們體內散髮出的凶煞之氣,幾乎是凝為實質。

宛如是得到了一場巨大的增幅!

特別是那頂層位置的十座種子戰臺中,那十位孽獸族頂尖的強者,更是在此時氣勢暴漲到了一種讓人心悸的層次。

於是整個局面,幾乎是在頃刻間逆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