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大的祖魂山矗立於天地間,巍峨雄偉,仿佛上連天穹,下接大地。

而如今,祖魂山中,有無數廝殺聲響徹。

這些戰台雖說看上去是一座石台,但實則內部仿佛自有空間衍變,猶如一座座小型空間般,遼闊無比,足以容納任何的破壞。

而此時,每一座戰臺上,都有慘烈而血腥的激戰在爆發。

當源獸一族與孽獸一族碰撞時,沒有任何的和解餘地。

...

艾糰子眼眸冰冷的註視着前方那道頭髮灰白,頭有黑角探出的身影,她的身後,忽有金光涌動,只見得一對鳳翼自其身後伸展開來,鳳翼閃爍着光澤,每一枚翎羽都是有鋒銳寒光涌現,仿佛刀刃。

她小手一握,金色翎羽落在她的手中,化為一柄金翎長劍,劍柄如鳳凰展翅,華麗中有危險氣息散髮。

手持鳳翎長劍,艾糰子的氣勢也是在此時陡然間變得鋒銳,凌厲。

在那艾糰子的對面,蚩淵也是雙目微眯的註視着,道:“不愧是靈鳳族,看來此戰不會讓我失望。”

他一步踏出,下一刻,只見得一道黑色法域以他為源點,猛然擴散而開。

黑色法域達兩千七百丈,法域之內,有無盡深淵浮現,深淵之內,噴薄出了讓人難以想象的陰寒暴戾之氣,在這種法域之內,尋常源嬰境恐怕都是守不住心神,說不得還會被暴戾侵染心神,變成殺戮怪物。

“這是我的魔淵法域。”

蚩淵身後有滔天黑氣涌動,令得此時的他看上去如同猙獰魔神一般,極為的駭人。

他手掌一握,滔滔黑氣在其手中凝聚,化為一柄黑色長槍,長槍之內,發出億萬尖嘯聲,動搖神魂。

“我這魔淵法域內,不知葬送了多少天驕,不過如今正缺你靈鳳族的屍骸!”蚩淵笑聲如雷,其中的煞氣宛如化為實質,遮天蔽日。

艾糰子容顏平靜,並不理會蚩淵的挑釁,只是道:“我倒是很疑惑,你孽獸一族為何突然覬覦龍靈洞天?祖魂山所誕生的法域種子,應當不至於讓得你們的主子花費這麼大力氣將你們送進來吧?”

龍靈洞天乃是依附於萬獸天的一座空間,而萬獸天之外,有萬獸天諸位聖者佈下的層層防禦,想要穿過這些防禦將人送進龍靈洞天,想必就算是聖族,也是付出了不小的代價與謀劃。

“死人還需要知道這麼多嗎?”

然而對於艾糰子的疑惑,蚩淵卻是猙獰一笑,完全沒有解釋之意,只是一聲長嘯,只見得那滾滾黑氣席卷而出,宛如道道漆黑墨龍,直接封鎖空間,對着艾糰子斬殺而去。

氣勢凶悍。

艾團

子望着那直墜而下的滾滾黑氣,那黑氣之中所蘊含的暴戾煞氣,唯有恐怖二字方能形容。

眼前這蚩淵,倒的確是棘手的強敵。

不過,想要勝她,恐怕還有些不夠。

艾糰子輕輕跺腳,下一瞬,天地間似有雷鳴響徹,只見得一道金色的法域自其體內陡然擴散開來,金色法域中,有億萬道金色雷霆跳躍,金雷位於上方,而在金雷之下,則是赤紅的火海。

法域,有三千丈!

艾糰子的聲音在法域中響起:“此為我所修之法域,名為金雷火法域。”

她手中鳳翎長劍一抬,只見得億萬道金雷赤火陡然咆哮而出,直接與那滾滾黑氣相撞,那一刻,整個虛空都是在劇烈的震蕩。

金雷赤火撕裂如墨龍般的黑氣,將其焚燒。

唳!

金雷之後,忽有清澈鳳鳴之聲響徹,一道倩影腳踏金雷而出,手中長劍揮下,一道萬丈劍光浮現,光亮照耀蒼穹,在那劍光上,有金雷赤火跳躍,威勢霸道。

金雷赤火劍光在那蚩淵眼瞳中放大,他神色也是一凝,雙手猛然合攏。

“魔淵之手!”

只見得其法域中,一道深不見底的深淵震蕩,下一刻,竟是有一隻巨大無比的魔手自其中探出,魔手之上,升騰着無比可怕的黑色源氣。

魔手直接是捏碎了虛空,與那斬下的金雷赤火劍光相碰。

轟!

那一瞬,宛如天雷地火涌動,毀滅衝擊陡然席卷。

...

轟隆!

一道渾身繚繞着漆黑源氣的魁梧身影倒飛而出,身軀在那地面上撕裂出深深的痕跡。

吞吞所化的紫金巨獸足踏大地,獸瞳居高臨下的盯着那被它擊飛的身影。

“呵,真不愧是先天聖獸...”

那道魁梧身影緩緩的爬起,他眼神森然猙獰的盯着吞吞,道:“記住我的名字,孽獸王族,蚩囚!”

“神柱法域!”

轟!

他一聲厲吼,只見得一圈法域猛然間自其體內擴散開來,法域之內,有玄光凝聚,竟是在那法域虛空中,形成了無數巨大無比的古老光柱。

那些光柱,橫立天地間,似有無窮威能。

“神柱鎮壓!”

在那蚩囚咆哮間,只見得一道道光柱破空而去,裹挾無邊威勢,對着吞吞鎮壓而下。

吞吞抬起腦袋,獸瞳註視着那些落下的光柱,鼻孔間有白氣噴出,下一刻

,有極為純粹的黑色自其四蹄之下蔓延開來,短短數息,便是猶如在其四周形成了一方黑色區域。

那黑色區域籠罩之處,世間萬物皆是被吞噬而下。

鎮壓下來的光柱,也是在接觸的瞬間,詭異消融。

這是先天聖獸自帶神威,宛如天生法域,所以若是要說的話,也可稱為吞噬法域。

神柱被吞,吞吞身軀上的紫金鱗片也是在此時變得更為的璀璨,仿佛那被吞噬的光柱直接是化為了力量,增補了其自身。

吞吞獸瞳中,有黑光涌現,下一刻,那蚩囚便是面色微變的見到,在他虛空四周,突有一道道黑洞漩渦涌現,然後直接對着其絞殺而至。

...

薑魃,莊小溟等偽法域強者,皆是在此時展露了法域,與強敵激烈交鋒。

在更下方的戰臺中,艾炙,薑紅纓,金嵐,蒙崇等各族源嬰境圓滿也是爆發全力,與敵廝殺。

濃郁的血腥之氣,衝天而起。

艾炙所在的戰臺中,此時的他爆發出滔天源氣,連綿浩瀚的攻勢將他的那位孽獸族強者壓制得喘不過氣來,而在此時,他還有閑暇投望其他的戰台。

然後他便是發現,如今祖魂山上的諸多戰鬥中,整體來看,他們萬獸天顯然是取得了不小的優勢。

這讓得他忍不住的暗自鬆了一口氣,旋即他玩味的目光看向祖魂山外那道沒有動靜的身影,他如何不知曉,那周元此時不動,無非是在坐等時機,或者說...待價而沽。

但他顯然是低估了萬獸天的實力,如今局面他們這邊一片大好,根本就不需要那周元的出手。

“也罷,他到時候毫無貢獻,說什麼都不能讓艾姨將法域種子給他!”

艾炙冷笑一聲,旋即不再理會山外的周元,而是加大攻勢,開始對付眼前的敵人。

...

而當整座祖魂山中都是在爆發著慘烈激戰的時候。

在那位於山底層次的一座戰臺中,這裡是雙方比較低層次的交鋒,數量最為的龐大,同時也最為的不起眼。

誰都沒有註意到,在那一座小型的戰臺中,一名黑袍人正抬頭望着那滿山戰臺中的激戰。

黑袍遮掩住他的臉龐,其下一片陰影。

而此時,在他的腳下,躺着一具巨大的屍骸,顯然是此前被他所斬殺的萬獸天強者。

黑袍下,突然傳出了意味不明的沙啞笑聲。

然後腳下的屍骸漸漸的融化,最後漸漸的融入到了戰台之中,隱隱間,似是有着一道詭異的源紋在地面上一閃而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