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位?”

當那薑魃的話音落下時,一旁的各族偽法域強者目光皆是一閃,他們能夠聽出薑魃言語間所隱含的那種針對,畢竟周元是不是第一位的確還有待商榷,但若是排在薑紅纓之後,則是目的過於的明顯了。

畢竟不管怎麼說,此前薑紅纓敗在周元手中的事情,如今也算是人盡皆知了。

不過這畢竟是玄龍族與周元間的恩怨,他們不想摻和進來,所以皆是保持着沉默,當然,或許最重要的原因,還是他們覺得不論是艾炙也好,周元也罷,他們終歸只是源嬰境圓滿,或許偽法域層次的爭端,並不太需要他們來插手。

倒是那艾清柳眉微蹙,忍不住的道:“周元此前明明是贏過薑紅纓,為何還要將其排到第三?如今大敵在前,你此話未免也不夠公道。”

薑魃一怔,顯然是沒想到幫周元說話的竟然會是靈鳳族的艾清,當即面色有些不愉。

而艾炙也是在此時輕咳一聲,有些嚴肅的看了艾清一眼:“艾清,這裡自有我們做主。”

艾清只是初晉七品,雖說她在靈鳳族內也算是聲望不小,但在艾炙等人眼中卻是小了一輩,自然話語權不會多重。

艾清還想說什麼,但卻是被周元伸手阻攔了下來,他看了艾炙一眼,笑道:“各位不必如此,我修煉這麼多年,機緣也得到過不少,這龍靈洞天的法域種子雖然是好東西,但在我看來也並非是稀世之珍,你們如果真擔心我搶了誰的機緣,我可以不參與接下來的爭鬥。”

周元說的客氣,不過言下之意在場的人都明白,無非便是說你們愛咋咋,小爺大不了不跟你們玩。

不過此時的周元的確是有些不爽,若不是因為吞吞的緣故,恐怕他還真是有掉頭就離開的心思。

吼!

而此時,吞吞也是爆發出一道怒吼聲:“小祖也不玩了!”

雖說這裡有它所需要的機緣,但這些混蛋竟然如此針對周元,簡直不能忍。

眾人這才一驚,他們倒是沒想到吞吞竟然與周元關係會如此之深厚,為了後者,它居然能捨棄眼前的機緣。

於是他們皆是看向未曾說話的艾糰子。

而後者的面色,從先前薑魃說話時,便是有些微沉,此時她淡淡的瞥了眾人一眼,特別是艾炙與薑魃,眼神中意味讓得兩人神色有點不自然。

“祖饕閣下勿要動怒。”

她對着吞吞安撫了一聲,然後道:“周元排在薑紅纓之後斷然是沒有什麼道理的,如今大敵在前,你們還心懷一些種族成見,簡直是愚不可及。”

她言語冰冷,卻自有一番威勢,即便是薑魃都被其壓制。

她沉默了一下,看向周元,輕聲道:“周元,你的位置不必安排,到時候你可自尋看情況伺機出手,你放心,只要此次能夠勝了孽獸一族,就算你沒有出手的機會,我也會將我所得到的法域種子送給你,當做補償,如何?”

艾炙聞言,眉頭

頓時緊皺,以艾糰子的實力,很有可能占一座種子戰台,所以她得到法域種子的概率不小,但如今她已經開闢了偽法域,所以法域種子對她的作用並不會太大,所以一般來說,在得到那法域種子後,她多半會交給族內,而到時候有大半的概率會落到他的手中。

這豈不是將屬於他的法域種子給了周元?

他想要再度開口說什麼,但艾糰子冷冽的目光讓得他只能吞下了嘴中的話語。

只是心中卻是在決定,若是事後那周元毫無貢獻的話,他定然是要反對的,法域種子這等機緣,豈能隨意讓給外族之人。

周元倒是能夠感受到艾糰子的誠意,不過他對此只是不置可否,然後他摸了摸頭頂發怒的吞吞,進行安撫,雖然他心中有些不愉,但卻並不想讓吞吞失去這道它所需要的機緣。

另外眼下的這裡,恐怕還有萬獸天的聖者在關註,他也不想因為這些事搞亂了萬獸天的大局,到時候惡了那些聖者,可不算是什麼理智的事。

至於那法域種子的機緣,能有便有,沒有也就算了,反正他此行前來,最主要的目的是幫吞吞,而且他此前在那祖魂樹內得到的機緣,已是讓得他滿足。

大不了不摻和他們萬獸天這堆破事。

而在與周元略作交流後,吞吞方纔鼻孔間噴出一團白氣,雖說依舊還是不想理會其他人,但好歹是沒有再罷工了。

其他眾位偽法域見狀,方纔暗自鬆了一口氣。

這位小祖宗真是惹不得。

艾糰子看了周元一眼,自然是知曉他的心中還是有着芥蒂,但也不好再多說什麼,只能等事後再來安撫讓他消消氣了。

轟!

而當他們這邊因為出戰順序而出現一些糾紛時,那孽獸一族那邊,卻是直接是在此時有了動作。

只見得那十數位偽法域強者中,分出了十位破空而出,直接是落向了祖魂山接近山頂位置的十座種子戰臺上。

“萬獸天的無能之輩,若是有膽,那就來鬥一場吧!”那蚩淵長嘯,嘯聲如雷。

隨着他的動作,孽獸一族強者也是在此時紛紛出動,眾多身影宛如蝗蟲般掠空而過,他們的目標是種子戰台之下的那諸多戰台,那裡的戰台或許饋贈不如種子戰台,但依舊是一份機緣,能夠提升實力。

一時間,漫天黑氣席卷,凶煞滾滾。

“動手吧!”

艾糰子容顏冰冷,直接下了命令。

聲音落下,她身影率先掠出,只見光芒閃爍,她的身影就已出現在了蚩淵所在的那座種子戰臺中。

隨着艾糰子的出擊,那薑魃,莊小溟等各族偽法域,也是紛紛出手,各自尋了一座種子戰台,然後眼露殺意的鎖定了對面的孽獸族偽法域。

“你也去吧,小心一些。”周元對着頭頂的吞吞說道。

吞吞腦袋一點,黑光閃現間,已是破空而出,然後直接是化為

紫金巨獸,咆哮之間,有先天聖獸之威席卷開來,引得諸多震動視線。

吞吞獸瞳一掃,然後落向了一座種子戰台。

周元看了一眼,那座種子戰臺上,同樣有一尊身軀魁梧的孽獸偽法域,其頭髮與蚩淵等人一樣,皆是呈現灰白色彩,據說這是孽獸族王族的標誌。

不過當這位王族強者在見到吞吞時,面色也是變得格外凝重起來。

顯然,即便是身為孽獸一族,但同樣是明白先天聖獸的威能與強橫。

萬獸天這邊,隨着頂尖人物的出戰,各方人馬也是隨之而動,沖向了祖魂山中那一座座猩紅的戰台。

頂尖層次有頂尖層次的戰場,而其他層次,同樣是有屬於他們的戰場。

而隨着雙方人馬的涌來,祖魂山上頓時爆發出滔天的凶煞殺伐。

那艾炙也是打算動身,不過當他看着紋絲不動的周元時,微微一笑,道:“周元元老不打算上去玩玩嗎?”

言語間,略有深意。

一旁,尚未出手的薑紅纓,金嵐等各族的源嬰圓滿也是投來目光。

周元瞥了他一眼,他如何不知道這艾炙的心思,當即隨意的笑道:“艾糰子長老不是說就算我不出手,她也會送我一顆法域種子嗎?”

艾炙臉龐上的笑容微微一僵,這周元難道還真打算死皮賴臉的白吃一顆?

“周元元老,這龍靈洞天的機緣乃是我萬獸天之物,雖然你沾了祖饕閣下的光被允許進入,但若是沒有作出貢獻的話,恐怕到時候沒那麼容易拿到法域種子。”

“而且,這孽獸族,我相信我萬獸天足以應付!”艾炙淡淡的警告了一聲,然後便是懶得再多說,身影一動,便是破空而去。

在他看來,周元究竟出不出手,並不能影響什麼,畢竟他們所看重的,只是吞吞的力量,而並非是周元。

隨着艾炙動身,其身後,薑紅纓眸光只是掃了周元一眼,神色看不出喜怒,然後離去。

金嵐倒是欲言欲止,但最終還是搖了搖頭,沒說什麼,動身跟上。

周元負手而立,眼神平靜的望着那祖魂山上一座座戰臺中所爆發的激烈碰撞。

在其一旁,艾清留在此處,她看向周元,輕聲道:“周元,你不要生氣,艾炙會針對你,主要是因為族內之前曾有意讓他與薑紅纓聯姻...”

“而至於他說的話,你不用當真,小姑既然給了你承諾,那麼不管最後結果怎樣,只要能勝了孽獸族,她定然會給你一顆法域種子!”

周元擺了擺手,然後在山岩上盤坐下來,他灑然一笑。

“法域種子我是真沒那麼在意...”

“只不過,我倒是希望局面真的如他所說,並不需要我出手吧。”

艾清聞言,眸光望向那已經爆發出諸多激戰的祖魂山中,柳眉微蹙,不知為何,隱隱的感覺到一點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