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紅的祖魂山靜靜的矗立於大地上。

而在祖魂山的兩側,兩波人馬對峙,那涌動的殺意直接是引得這片天地間的空氣都是變得粘稠了起來。

隨着孽獸一族的人馬如潮水般的涌來,在那其中, 忽有黑色光華閃現,緊接着有着一道道散髮着驚人威壓的人影緩緩的自其中踏空而出。

周元目光看去,眼神便是微微一凝。

那些人影,約莫十數道,從他們體內散髮出來的威壓來看,這些人,全部都是偽法域的實力!

這孽獸一族的實力,比周元預料的更強!

而當這些人在出現時,萬獸天各族的部隊中,也是隱隱的有些騷動,就連艾糰子眉尖都是微蹙了一下,因為他們這邊的偽法域,也不過只是十來位而已,而這,已是各族派出了法域之下最為精銳力量的前提,畢竟,偽法域,已經算是接近了這個世間頂尖的層次了。

這可並不算是什麼大白菜。

然而她沒想到的是,孽獸一族派出的隊伍,完全不比他們萬獸天弱。

由此也能夠看出,此次這孽獸一族,當真是傾巢而出。

“藏了這麼多天,終於捨得露頭了嗎?”艾糰子眸光冰冷的盯着那十數道身影,淡淡的道。

“呵呵,你這女人倒是有些能耐,此前真是可惜了...”在那十數名孽獸族強者居中,有一名身穿黑色長衣的男子輕笑一聲,他的額頭上,有兩根黑色如彎刀般的角,一對幽黑的豎瞳帶着無盡的冰寒與凶戾。

他盯着艾糰子,打量了一下她的身段,嘴角泛起一抹笑意:“靈鳳族嗎?還真是高貴的血脈啊,在下蚩淵,乃是孽獸王族,跟你倒很是搭配,你若是願意從了我,我倒是能給你留個活命,如何?”

艾糰子盯着他,認真的道:“你們這血脈太過的骯髒腐臭,我可真是很嫌棄,不過這倒也不能怪你們,畢竟你們孽獸族的誕生,也是頗為的倉促,但這也能夠說明創造你們的那位主子對你們其實也並不是特別的上心,我倒是很想知曉,你們孽獸一族在那聖族,究竟是個什麼地位?”

她這平平靜靜的話語說出來,卻是讓得氣氛都是微微凝滯。

旁邊眾人忍不住的看了她一眼,誰能想到這位平日里只是沉浸肉乾的艾糰子,竟然言語如此之刁鑽...

而那名為蚩淵的男子,面色陡然的陰沉下來,包括着孽獸族其他的那些偽法域,也是滿眼殺意的盯着艾糰子,顯然是被艾糰子刺到了痛處。

孽獸族雖說是由聖族那位聖神所創造,但其實本質是誕生於源獸種族的屍骸與血脈中,這與聖族還是有些不同,所以孽獸族在聖族內的地位算不得太高,這也是孽獸族中一些有野心之

輩最為不甘之事。

“蚩淵,跟她廢話什麼,待會將她擒住,自然會讓她知曉什麼叫做生不如死。”在蚩淵身旁,一名身軀枯瘦,看上去如同一具骨骸的人影,語氣漠然的說道。

“蚩北,你什麼時候變得慈悲了起來,不僅是她,這些萬獸天的所有人,到時候我們都得好好的嘗嘗他們血肉的味道。”一名身軀極為魁梧的孽獸強者咧嘴笑道,滿嘴都是尖銳的牙齒,他的眼神格外的凶戾,猙獰森然的神情讓人望而生畏。

他名為蚩柱,同樣是孽獸族這群偽法域中的頂尖人物。

孽獸族其他強者聞言,皆是發出了哄笑聲,只是那笑聲中滿是森冷殺意,引得天地變色。

轟!

而也就是在雙方釋放着殺意的時候,那座祖魂山突然在此時震動起來,只見得滔天血光從中席卷而出,龐大的山嶽開始出現變化。

血光內,有一座座古老而凶煞的戰台涌現而出。

戰台從山底一層層的出現,仿佛無窮無盡一般,不過越是接近山頂的戰台,不僅更為的龐大,而且那股凶煞之氣也顯得越重,到得最後接近山頂處,那裡的血光幾乎是將戰台掩蓋,厚重得讓人喘不過氣。

周元也是在註視着祖魂山的變化,因為他能夠感覺到,當這些戰台出現的時候,兩邊隊伍釋放出來的那種殺意皆是變得濃郁起來。

“這就是祖魂山戰台。”

一旁的艾清見到周元的目光,輕聲解釋道:“以往進入龍靈洞天的隊伍,最終都會匯聚於此,然後登臺征戰,而凡是在戰臺上取勝者,皆是能夠得到祖魂山的饋贈。”

“你看見接近山頂那些戰台了嗎?我們將其稱為種子戰台,若是能夠在那裡取勝並且在一定時間內無人敢挑戰,就將會得到由祖魂山孕育而出的“法域種子”。”

周元目光一閃,他望着接近山頂的地方,只見得那裡有滔天血光涌動,那裡的戰台顯得更為的龐大與古老,光是從那等氣勢上就可看出區別。

他數了數,那種所謂的種子戰台,只有十座。

但這顯然不夠分啊,因為雙方光是偽法域級別的強者,就已經超過了二十位,更何況,除了偽法域外,還有着艾炙,薑紅纓這種源嬰境中的頂尖人物。

周元來到這龍靈洞天,一是幫吞吞戰台奪得它需要的機緣,二便是自身對那法域種子也是很感興趣,因為如今的他距離源嬰圓滿已是極為的接近,雖說他並不打算這麼早就開闢法域,但若是能夠得到一顆法域種子,對於他之後感悟法域也將會有着莫大的好處。

所以,法域種子這等奇寶...他自然是有些覬覦的。

只是如今有着孽獸族

強敵在前,而且相對於萬獸天而言,他又算是外人,所以暫時倒不好過於的表態。

而在他心思轉動的時候,艾糰子也是將眸光投向眾人,道:“此次出現的種子戰台有十座,不管那孽獸一族究竟有什麼謀劃,我們都需要奪得更多的勝利。”

“十座戰台,由我們這些偽法域先動,孽獸族的偽法域必然會來爭奪,我們就與他們正面鬥一場。”

說著,她看向周元頭頂的吞吞,臉色鄭重的道:“祖饕閣下,也請隨我們一同出手占一座戰台。”

吞吞的實力極強,即便是艾糰子也不敢小覷,有它的出手,必然能夠分擔不小的壓力。

吞吞磨了磨爪子,點點腦袋,它雖說是先天聖獸,但若是算陣營的話,必然是屬於源獸一族,所以對於由聖神創造而出的孽獸一族,它同樣飽含着厭惡。

見到吞吞點頭,艾糰子方纔繼續道:“而若是十座種子戰臺中,我們有人落敗,那就由其餘的偽法域接戰。”

“若是偽法域盡數落敗,則由源嬰圓滿接手。”

在場的艾炙,薑紅纓等一眾源嬰圓滿皆是面色一肅。

艾炙沉默了一下,道:“若是源嬰圓滿接手的話,也得定個順序。”

他的目光在此時掠過周元。

種子戰台名額有限,到時候如果輪到他們上的話,想必對手也經歷了大戰,狀態有損,這對於他們而言其實是個不錯的機會。

而這個時候誰先上去,當然是占儘先機,說不得就能夠穩占一座種子戰台。

吞吞在此時發出了一道低吼聲,那吼聲傳入眾人耳中,也是讓得他們瞬間知曉了它的意思,它要周元第一位接手。

眾位偽法域神色微動,目光不由得的投向了艾炙。

因為在萬獸天,如果拋除他們這些偽法域外,艾炙才算是眾望所歸的源嬰境圓滿第一人。

艾炙見狀,則是淡淡一笑,道:“祖饕閣下,我們理解你想要為他爭取機緣的心,只是現在的局面,已經關係到我們源獸一族與孽獸一族的宿命之爭,我們希望你能夠理解。”

吞吞怒視艾炙,這話是什麼意思?是說它為了私心在給周元謀取機緣嗎?明明周元的實力足夠這個資格!

而此時,那玄龍族的薑魃,也是緩緩的開口:“周元的實力雖說還不錯,但在這裡或許還差了一些火候,我建議以艾炙第一位,薑紅纓第二位...”

他看向周元,似是笑了笑。

“周元元老嘛...”

“可以暫時居第三,到時候看情況而定,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