吼!

黑色光影裹挾着暴戾源氣,掠空而過,宛如一顆黑色流星,直撲後方那一座傷營而去。

在黑色光影后方,則是十數道萬獸天的七品強者瘋狂的追擊。

但他們的速度顯然不及那孽獸強者,後者充滿着殺意的狂笑聲不斷的響徹,刺激着這片地域中的那些正在與孽獸一族侵入者展開激戰的各族強者。

而當他們在看見那避開了重重感知結界,潛入到後方的孽獸強者時,皆是面色大變,一時間失神,則是在與敵交戰中屢屢落入下風。

畢竟在那傷營之中,也有着他們所熟悉的同伴。

“卑鄙!可惡!”

“快攔住他啊!”

“靈鳳族那位大人呢?為何不出手啊!”

“......”

有一道道低吼聲響徹起來,其中不乏一些目光投向了艾糰子所在的山頂上,因為他們都知道,艾糰子坐鎮於此,就是在防備着出現類似的事情。

所以他們很是不解,為何艾糰子立於山巔不動,她明明應該已經察覺到了才是。

不過也有感知敏銳者,他們面色難看的投向遙遠處,那裡似乎是升起了一股強大而暴戾的源氣波動鎖定了艾糰子,一旦後者出手,那麼孽獸一族那位頂尖強者也將會施展雷霆攻勢,到時就算無法斬殺艾糰子,但也必然會對後者造成一些傷勢。

而如今祖魂山即將出現,一旦艾糰子狀態受創,說不定會影響最終的爭奪。

顯然,這是孽獸一族蓄謀已久的謀劃!

一道道信號在此時升空而起,這是在提醒着其他地方坐鎮的偽法域強者,但顯然,在這電光火石間,其他各族的偽法域強者也是趕不及了。

咻!

而也是就在這瞬息之間,那孽獸強者的身影已是出現在了傷營的上空。

不過,就當其即將直接毀滅傷營時,突然其中有一道流光衝天而起,一道源氣洪流爆發,洪流之內,直接是噴發出無數翎羽,每一枚翎羽都是散髮着極為鋒銳的力量,連空間都是被撕裂開道道痕跡。

那孽獸強者眼神譏諷的望着那道攻勢,那種源氣波動在他看來頗為的稀薄,顯然出手之人恐怕只是一個七品初期而已。

“噗!”

他張開嘴巴,猛的一噴,只見得燃燒着火星的黑煙席卷而出,宛如一口黑暗龍息,黑煙席卷而過,那無數源氣翎羽紛紛被蒸發而起。

源氣翎羽被焚,源氣洪流內,一道倩影也是顯露出來。

那熟悉的身影,竟是艾清!

而此時,山巔上的艾糰子也是見到這一幕,頓時俏臉一變,她倒是沒想到,艾清竟然會在傷營之中!

另外,以她那七品初期的實力,想要對抗一名明顯是七品後期的孽獸強者,顯然是螳臂當車。

“艾清,快退!”她的聲音在源氣的包裹下,急急的傳入到了艾清的耳中。

不過艾清聞言,卻是並未退走,清麗的臉頰上,滿是冷冽與果決,她死死的盯着那孽獸強者,如果此時她退走的話,此處傷營必然被毀,那會對諸族人馬造成極大的打擊。

她知道她的實力不會是那孽獸強者的對手,但她只要能夠阻攔對方一瞬,或許也能為己方贏來一絲轉機。

艾清玉手結印,下一瞬,一對鳳翼陡然自其身後延伸而開,熾熱雄渾的源氣猛然爆發。

砰!

她的身影直接是化為一道流光衝出,一對鳳翼合攏,猶如是化為了一柄燃燒着金色火焰的槍芒,洞穿虛空,直指那孽獸強者。

“找死的小娘們!”

孽獸強者眼目森然,不帶絲毫的情感,他一步踏出,五指緊握,一拳轟下。

那一拳下,滾滾黑光涌動,猶如是一輪黑色大日,散髮着毀滅之意。

“滾!”

一拳轟下,與那金色鳳翼所化的槍芒碰撞,巨聲轟然響徹,源氣肆虐,而那金色槍芒幾乎是頃刻間爆碎開來,艾清的身影也是倒飛而出,一口鮮血噴出,嬌軀從天而降。

孽獸強者見狀,頓時嘴角浮現出猙獰笑容,他身影一動直追而去,手掌間有一根漆黑的骨刺冒了出來,骨刺散髮着森森寒芒,直接就對着艾清暴刺而去。

“死吧!”

天地間,萬獸天各族強者見到這一幕,皆是色變。

而那山巔上的艾糰子,也是臉頰陡然冰寒,眼中有無盡殺意涌出,下一刻,她身影一動,就要出手。

她無法坐視關係最親近的艾清死在她的眼皮底下。

所以即便要引得那孽獸族的頂尖強者偷襲出手,她也必須出手了。

遙遠處,虛空中那一對赤紅眼瞳,也是察覺到了艾糰子的異動,當即那眼中有着譏誚與殘忍浮現。

艾清嬌軀自虛空飛墜,她面色有些蒼白,一對鳳目望着那破空而來,散髮着死亡氣息的黑色骨刺,心中也是輕輕嘆息一聲,靜靜的等待着那死亡的到來。

天地間一道道怒喝聲不斷的響起。

艾糰子源氣轟然爆發。

然而,就當艾糰子源氣將要破體而出的那一瞬,那艾清身前的虛空突然波動了一下,下一瞬,無數白色的毫毛瘋狂的破空而出,然後如蛇一般的纏繞上了那暴刺而來的黑色骨刺。

那白色毫毛無比的柔韌,在其纏繞下,那黑色骨刺竟然是迅速的變得緩慢下來。

最終,黑色骨刺在距離艾清眉心還有半寸距離時,徹徹底底的凝滯了下來,再也難以寸進絲毫。

突如其來的變故,讓得這片戰場都是猛然一靜。

艾清同樣是有些震驚的望着這一幕,她望着那些白色毫毛,隱隱的感覺到有些眼熟。

砰!

不過不待她所想,那些白色毫毛猛然一縮,黑色骨刺直接是被生生絞成了無數粉末。

再然後,艾清那急墜的嬌軀便是被一隻手臂攬住,她急忙抬頭,然後見到了一張帶着笑意的熟悉面龐。

“你...”艾清鳳目微微瞪圓。

因為眼前之人,赫然是周元!

“艾清隊長,好久不見啊。”周元衝著那清麗美人咧嘴一笑。

“大源嬰?不知死活的狗東西!”

不過周元聲音剛落,那前方有森寒的聲音傳來,只見得那孽獸強者眼神凶殘的盯着周元,顯然後者的突然出現,讓得他轟殺艾清的想法落空了。

“既然這麼恩愛,那就一起去死吧!”

孽獸強者殺意沸騰,黑色源氣滾滾升騰,猶如是形成了一片黑色海洋,下一刻,黑色海洋席卷而回,在其掌心形成了一道道黑色獸紋,最終,他一拳對着周元轟下。

那一拳,可謂是地動天驚!煞氣磅礴!

面對着這一拳,就算是尋常的源嬰境圓滿的實力,都不敢憾其鋒芒!

“小心!”艾清咬着銀牙,急聲道。

周元神色倒是平靜,他一手攬住艾清腰肢,下一瞬,腳掌一跺,虛空爆碎,而他的身影直接是在那眾多震驚的目光中,直衝而上,他竟是選擇與那孽獸強者硬憾!

黑煞巨拳落下。

周元另外一隻手掌,同樣是緊握成拳。

下一刻,毫毛涌來,化為拳套,覆蓋拳頭。

周元的肉身,有着琉璃之光綻放,這種琉璃光芒比起以往,無疑是更為的純凈,而且若是看得仔細的話,就能夠發現,此次的琉璃之光,不僅是從皮膚散髮,而且還來自血肉深處。

轟!

神府內,源嬰吐出浩瀚源氣,流淌周身。

眉心間,神魂跌坐,一輪神魂光暈在腦後浮現,有磅礴神魂之力,連綿而出。

周元那一拳,與那砸落的黑煞巨拳相比格外的渺小,但那一瞬間,他的拳頭之上,似是有一層淡淡的晶光在流轉。

轟!

然後下一瞬,兩者碰撞,有巨聲響徹。

虛空仿佛都是在此時出現了一片崩塌。

最後,無數道目光便是驚駭欲絕的見到,當周元的拳光過處時,那黑煞巨拳瞬間崩碎,然後直接是轟在了那名孽獸強者身軀之上...

僅僅只是一瞬間。

那名七品後期的孽獸強者,整個身軀都是在這一瞬轟然爆碎。

鮮血潑灑,猶如是化為了一場血雨。

這片區域,所有人都是目瞪口獃。

而被周元攬住的艾清,也是微張着紅潤小嘴,有鮮血飄落在她那白皙清美的臉蛋上,但她卻是未曾察覺,只是愣愣的望着面前那張年輕的面龐。

周元,竟然一拳把那名七品後期的孽獸強者轟成了血沫...

這家伙,怎麼變得這麼恐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