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望無際的大地上,山湖聳立,巍峨壯闊。

不過,此時這壯闊天地間,卻是處處瀰漫著凶煞之氣,空氣之中也儘是血腥的味道。

轟!

目光拉遠,只見得這天地間,有無數道源氣狼煙升騰,每一處源氣狼煙所在處,皆是有着極為慘烈的戰鬥在爆發,其中隱約可見龐大的巨獸在互相間撕咬,搏殺。

鮮血侵染大地,通紅一片。

這裡是龍靈洞天中央地帶,同時也是萬獸天各族與那孽獸一族碰撞的地方。

在起初的時候,這裡的碰撞還是小規模的,可隨着時間的推移,將近一個月時間下來,此處已經如同是絞肉機一般,將雙方的精銳部隊都是拉扯了過來,之後,便是近乎眼紅,你死我活的廝殺。

戰線前方的一座山巔上。

有一座巨大的營帳矗立,一面旌旗隨風搖擺,其上萬獸天三個鎏金大字醒目無比,同時散髮着金光,金光蔓延,覆蓋了遼闊的區域。

金光之中,蘊含著特殊的力量,凡是在其範圍之內的人,皆是能夠加快傷勢的治療。

顯然,這是一件用以戰爭的聖物。

而此時,在那金色旗幟之下,有十數道身影矗立,他們的目光望着前方這天地間的道道狼煙,神色也皆是顯得有些凝重,因為他們都能夠感應到那一處處戰場上的廝殺之慘烈。

而在場的這些人,身份皆不一般,他們算得上是此次進入萬獸天的各族中的領頭人物,而此前與周元有過衝突的薑紅纓,薑魃也在其中。

“孽獸一族此次還真是來了不少精銳,各位,看來此次我們都得做好準備了。”眾人中,有一道感嘆的聲音突然響起。

說話的人,乃是一名面容清朗俊逸的男子,他身軀修長,其一身素白長衫,顯得氣度不凡。

不過他在眾人中顯然是頗有聲望,如今開口,其他各族的領頭人物都是面色凝重的點點頭。

眼前此人,名為艾炙,出自靈鳳族。

而如果要在萬獸天的源嬰境中做一些排名的話,此人恐怕算得上是榜首,就算是薑紅纓,都要弱他一籌。

當然,這隻是指在源嬰境內,而如今的此處,各族都是派遣了偽法域強者,所以論起戰力,他的位置倒是落後一點,但這並不妨礙他說話的份量。

想到這裡,眾人的目光突然看了一眼艾炙身側的位置,只見得那裡有着一名橙裙女子,女子容顏秀美,青絲輓成了一根長長的馬尾辮,垂落在身後。

女子顯然並未參與進這些領頭人間的討論中,她小手中抓着一個布袋,時不時的伸手從裡面掏出一塊泛着香氣的肉感,神色認真的一口一口吃下去。

面對着這位全神貫註對付着肉乾的秀美女子,卻是無人發笑,即便是連那玄龍族的薑魃,目光看來時,都只是嘴角微抽的將視線轉開,不敢去打擾這位進食

這位女子,名為艾糰子,也是出自靈鳳族。

如果說艾炙是這一代萬獸天源嬰境中的扛鼎者,那麼這位艾糰子,就是薑魃那一代源嬰境中的扛鼎者。

現在的她,同樣算是偽法域。

只不過,偽法域與偽法域之間,那也是有着不小的差距,這種差距的體現,最簡單的就是看你是在源嬰達到什麼層次的時候,衍變出了法域...

源嬰八寸,即為圓滿。

達到這個層次後,若是有機緣的話,就有可能衍變出偽法域。

可一般有野心與天賦的源嬰境,大部分都不想在初入八寸時就衍變法域,因為這會造成底蘊虛薄,簡單來說,就是源嬰底蘊越厚,那所衍變出來的偽法域也會更強。

當然,誰都想要在源嬰達到極限時再去衍變法域,但很多時候現實是殘酷的,若是機緣天賦不夠,放棄了一次機會,或許便是永遠的停步於源嬰圓滿。

唯有大天賦,大毅力,大魄力者,方纔能夠成為那超凡者。

如薑魃這等人物,是在源嬰達到八寸九時,選擇衍變出偽法域,這倒不是他不想繼續的積累下去,而是他感覺到了這就是他的極限。

但即便如此,在這萬獸天的偽法域中,薑魃的實力都算是名列前茅。

而眼前這名為艾糰子的秀美女子,則是在源嬰達到九寸二時,完成了法域衍變。

看似不過短短三點的差距,但所有人都知道這之間是何等的鴻溝。

放眼諸天內,能夠將源嬰修至九寸的都是相當罕見,而九寸二,更是足以傲視諸多群雄。

可以說,這位艾糰子,就是萬獸天各族在這龍靈洞天內的期望與底氣。

有這等身份實力,莫說她只是吃點肉乾,若是她不嫌棄的話,在場恐怕會有人願意割兩塊肉給她吃...

在場眾人的目光望着艾糰子,但她卻依舊猶如未聞,只是小口小口的咬着肉乾。

咳。

在其身後,有一道輕咳聲響起,然後一根纖細玉指戳了戳艾糰子的腰肢。

艾糰子不滿的轉過頭,一張清麗絕美的容顏印入眼帘,她不由得嘟囔道:“小艾清,幹嘛打擾我呢。”

那戳她的人,若是周元在這裡,必然能夠認得出來,因為正是此前在那古源天認識的艾清。

原本以她這初入七品的實力,是沒有機會進入龍靈洞天的,但因為艾糰子的存在,她被派了進來,因為靈鳳族的高層都知曉,艾糰子實力雖然強橫,但性格有些不着調,而剛好艾清能夠盯住她。

“小姑...大伙在等你說話呢。”艾清有些無奈,道。

沒錯,論起輩分的話,眼前的艾糰子,算是她的小姑。

艾糰子抿了抿小嘴,搽去嘴角

的肉屑,然後看向其他各族的領頭人,嘆道:“那孽獸一族這段時間跟我們糾纏這麼久,應該是想要試探我們的實力。”

艾炙微微一笑,道:“艾姨,我們又何嘗不是想要試探他們的底細呢?”

艾糰子望着遙遠處,那裡的天地呈現黑暗的色彩,其中有不知道多少暴虐的源氣波動,她的眸子中,首次的出現了一些凝重,緩緩的道:“我能夠感知到孽獸一族那邊有極強的存在,那甚至給我帶來了危險的感覺。”

此話一齣,在場的人面色皆是忍不住的一變,連艾糰子都感覺到危險?那孽獸一族有這麼強的人?!

“現在他們應該還不會出手,應該是在等待祖魂山的出現。”艾糰子說著,又感覺到嘴癢了,於是取出小布袋,又開始掏着小肉乾。

“對了...”

她突然一頓,眸光看向了一旁金猊族的金嵐等人:“你們那位小祖呢?怎麼還沒出現,有它在的話,我們可能才穩妥一點。”

金嵐聞言,面色有些尷尬,搖頭道:“自從進入龍靈洞天后就沒有聽見小祖的消息。”

一旁的薑紅纓,薑魃則是有點面色不自然,但最終還是說道:“那位小祖應該是找到了一些機緣,如今或許還未結束吧。”

艾糰子點點頭,又道:“我聽說那位小祖選了一個混元天的人類吧?是叫做周元?這人能夠打敗聖族頂尖聖天驕的人,應該是個厲害角色。”

薑紅纓嘴唇動了動,沒說話。

倒是那艾炙笑道:“艾姨,那周元名氣雖然不小,能耐也有一些,不過此次的事,算是我們源獸種族與孽獸一族的宿怨,倒也不需要一個人族來插手吧?我們萬獸天允許他進入萬獸天混一些機緣,已經算是他占了便宜。”

他言語淡淡,但還是聽得出來似乎對周元有些意見。

不過在場的人都沒開口,他們知道這艾炙的意見來源,無非便是因為薑紅纓。

畢竟薑紅纓被周元打敗的事情,如今也不算是什麼新鮮新聞了。

艾糰子潔白的貝齒輕輕撕咬着肉乾,她瞥了艾炙一眼,言語淡淡:“聖族是諸天之敵,此次聖族派遣孽獸一族潛入龍靈洞天,必有所圖,所以只要能夠對付孽獸一族,不論是源獸種族還是人族,皆是戰友。”

“你抱着這種心態,只會因小失大。”

艾炙聞言,雖然心中有些不服,但也只能點頭應下。

艾糰子拿起肉乾,又是放下,緩緩的道:“我感覺...祖魂山恐怕快要出現了。”

其他人聞言,神色頓時一凜,若是祖魂山出現的話,那麼與孽獸一族的決戰,也將會開始爆發了。

他們皆是抬頭望着遠方那黑暗而孕育着暴虐氣息的天地間,面龐凝重。

他們有着預感,這一次龍靈洞天中與孽獸一族的碰撞,恐怕將會超乎他們想象的慘烈。